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十三章 精盐与婚约
    说实话,张百仁对于历史、历史的走向还真不是很清楚,他一个道人,每日里研究经卷的时间尚且不够,哪里还有时间去研究历史,关于隋朝、唐朝的历史,张百仁只是大概知晓,若是细分,却两眼朦胧,开始抓瞎。

    张百仁在自家门前喊了一声,张母走出来道:“我儿说什么?”

    “娘,那军中的汉子居然守了诚信,将物资送了过来,孩儿力气单薄,却是拿不动,还请娘帮忙”张百仁道了一声,转过身跑到隔壁呼喝一声:“大叔!大叔!快来帮我拿东西!”

    “你这孩子,大惊小怪吓我一跳,要拿什么?”隔壁走出来一个汉子,四十多岁,饱经风霜,脸上沟壑开始显露,未老先衰,典型的营养不良。

    “跟我走就是了”张百仁高声道。

    “百仁哥哥!百仁哥哥!”张百仁刚刚迈步,却见身后一道人影跑了过来,瞬间扯住张百仁的衣袖:“哥哥带我去,我也要去看热闹。”

    “小草乖,哥哥还有事,一会回来再陪你玩!”看着身前一袭破衣烂衫,脏兮兮的小丫头,张百仁苦笑着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

    “好!百仁哥哥已经好几天没和我玩了,我去你家等你!”张小草转身跑入了张百仁的家。

    张百仁揉了揉鼻子,开始在前面带路,张大叔道:“你小子搞什么鬼!”

    “大妹子也去啊”看着张百仁的母亲,张大叔脸一红,问了一声。

    张母点点头:“这孩子说和军中换了一些物品,我跟着过去看看。”

    三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来到了村口,找到了藏着物品之处,看着大包裹,张母与张大叔一愣,张百仁道:“大叔,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扛起来。”

    “好嘞”张大叔醒过来,卷起地上的包裹猛地一用力,甩在了肩上,一路急走,来到张百仁家中,将包裹放下。

    “快看看是什么东西”张母一笑,张大叔闻言打开包裹,随即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娘嘞,你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军伍中人会给你这么多物资?布匹!肉干!银钱!还有一把长剑!”张大叔的话语越来越高,满脸震惊的呆愣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东西脑袋有些发晕。

    “什么?”张母闻言一惊,赶忙上前,看着包裹里的物资一愣,然后瞅了张百仁一眼,没有说话。

    “罐子里面是什么东西?”看着婴孩脑袋大小的两个黑色罐子,张大叔奇怪道,一边说着,拿起其中的一个罐子,打开之后却是愣在那里,许久无语,过了一会声音颤抖道:“这……这是精盐吧?是精盐还是白糖?”

    张母一愣,走上前看着那精细、雪白的粒子,伸出素手点了点放在嘴中,眉头皱起:“是精盐!军中主将、偏将才有资格吃的东西!”

    “我的娘嘞,这一罐精盐有价无市,怕是要值百两银钱!”张大叔的手都颤抖了,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罐子放下,似乎这小小罐子有千斤重,自己拿不起来。

    “这里还有一个罐子”张母打开另外一个罐子,看着入眼的雪白,只是与之前的一罐子相比,这一罐有些发粘:“这是白糖!”

    看着眼前的这些物品,布匹、长剑、精盐、白糖、肉干,还有粮食,张母的脸上不但没有笑容,反而阴沉了下来,但却是没有发作。

    “精盐、白糖可是好东西”张百仁一笑,丝毫没有注意到张母阴沉的面孔,上前拿住精盐点了点放在嘴中,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来到这个世界四年了,这是张百仁第一次吃盐!

    这绝不是玩笑,张百仁是真的第一次吃盐。以前吃的都是最原始的盐矿,用水煮了当做是食用盐,不经任何处理,会死人的!

    “来,大叔,布匹就不说了,明个让我娘给小草做一身衣裳,这精盐和白糖咱们两家一人一半”看着包裹里的布匹,张百仁点点,心中大概知道对方的意思,无非是想要拉拢自己,倒是下本钱。

    张百仁却不知道,眼下的精盐可是于俱罗的用度,是宇文CD私下孝敬给于俱罗的,为了拉拢张百仁这个年轻的苗子,居然舍得送出来。

    “这……这不行,太贵重了!不行!不行!”张大叔连连摇头,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精盐,更何谈吃过,精盐的珍贵在这个时代比之白银还要受人欢迎。

    “既然百仁开口,张大哥就拿去吧,这几年多亏你照顾我们母子,区区精盐不成敬意”张母在一边接过话。

    “不行!不行!太贵重,我不能要!”张大叔连连摇头,脸上满是坚决。

    张母见此笑了笑:“我见小草这丫头不错,这些精盐、白糖便算作是聘礼了如何?小草这孩子,我喜欢的很!日后做我张家媳妇倒也不错!”

    张百仁闻言如遭五雷轰顶,霎时间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一边脏兮兮的小丫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百仁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大妹子既然这么说,那婚事就定下了!”张大叔拍掌道,对于张百仁的乖巧懂事,张大叔一直看在眼中,倒是一个托付终身的良配。

    张母转身走进屋,拿了罐子将精盐与白糖分开,塞入张大叔手中,却见张大叔一直盯着手中的精盐与白糖笑的合不拢嘴。

    唯有张小草懵懂的站在那里,痴痴地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大人们这么高兴,张小草自然是也高兴。

    “唉……娘……我……”张百仁想要说话。

    “回头娘有话问你”张母将干粮和肉干放起来,和张父谈笑着交换了生辰八字,这个偏僻的鬼地方要是按照规矩来,大家也消耗不起,就这么简单的暂时先定下来,交换了定亲信物,日后派人提亲、迎娶再提三媒六聘也不迟。

    将傻笑的张大叔送走,张母看了张百仁一眼,拉着张百仁进屋,面色阴沉似水,张大叔一个粗人不懂那么多,但张母可知道,无缘无故军中之人会白白送这么多东西?

    “说!为什么军中给你送了这么多东西!别说是两只野鸡,就是一百只都未必能换的下”张母面色严肃。

    张百仁脸上的喜悦变成了苦瓜脸,脑子飞快转动,瞬间编制出了一个完美的理由:“那军中大将于俱罗将军见我骨骼惊奇,想要收孩儿为徒!”

    “军中大将收你为徒?”张母审视着张百仁,低着头道:“于俱罗将军的威名我也听过,难道这附近大军的将军是于俱罗?”

    “正是”张百仁连连点头。

    “于将军既然看得起你,那是好事,你日后定要苦练不辍,莫要辜负了将军的好意”看着那长剑,再想想张百仁四岁孩童,不曾与外界接触,如何知道于俱罗的大名,张母心中放松了下来,而且看那长剑也不像是作假。

    “孩儿知道,自然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张百仁拿起一边的长剑,长剑都要赶上张百仁高了,张百仁年纪太小,耍不起来。

    “行了,你快去看书,习武也不能忘了读书,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武人在厉害,也及不上读书人的地位,日后我儿文武兼备,做一个文武双全的状元,也不枉娘这般苛刻的要求你”张母转过身开始收拾屋子。

    “呼 ~~~ ”张百仁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打着于俱罗的名号,日后好多事情都可以做了,这倒是张百仁意想不到的惊喜。

    “来年开春,我这剑诀便可更进一步,到时候好处数不胜数!”张百仁咧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