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二十五章 斩杀祭祀,突厥炸营
    大年已过,天气依旧是寒冷,热闹的军营冷清了下来,张百仁看着满天的繁星,心中暗暗思量:“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今年是杨广继位的第二年,正月之时会大赦天下,改为元年(605),立萧氏为皇后,废幽州总督等等,太多的却是不记得了。”

    其实张百仁对于萧氏是很感兴趣的,萧氏的一生绝对是一个传奇,可惜了,命途坎坷。

    “想那么多做什么,我又不会与萧氏产生什么瓜葛,就是不知道李白诞生没有,在这修炼的时代,很多事情都不能真的按照历史上记载的来算,天知道李白是不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张百仁心中暗自诽谤。

    说起来张百仁有些奇怪起来,自家那个大哥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这珠子可真是一个好宝物,居然叫张百仁修行速度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本来按照张百仁如今的年纪,即便是采得大药,也非落下病根不可,但这珠子居然不断弥补着张百仁的亏空,好生的了得,省了张百仁不知道多少苦功。

    “大晚上的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快点进屋,准备睡觉了”张母在屋子里瞪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讪讪一笑,看了看天空中的星斗,转身走入屋子。

    一夜无话,张百仁夜晚蓄养剑意,第二日天刚刚亮,起床去外面拿了牛奶走入屋子,张母将牛奶热了,张百仁喝了牛奶,赶着群羊走出了村子,却是忽然听到远方传来阵阵战鼓之音。

    “有趣,这才刚刚过完年,突厥人就忍不住折腾了,这些年来突厥可不算是老实,时不时南下惹出一些事端,劫掠一番,叫大隋好生的痛恨,今日正好在试试身手,孕养剑意”张百仁看了一眼群羊,转身向着战场方向走去,遥遥看着不断厮杀的战场,宇文城都那一身拉风的盔甲分外醒目。

    张百仁退了黑袍,紧了紧衣衫,手中拿着长剑,一步一步向着战场迈去。

    “杀!”张百仁轻轻一喝,似乎震动了虚空,长剑出鞘,一抹璀璨的光华划过了虚空,轻轻了结一位突厥士兵的性命。

    看着眼前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张百仁下手毫不留情:“尔等缕犯边关,侵袭我大隋子民,掠夺妇女,罪恶无数,便是杀的再多,我都不会心软!”

    想想被突厥糟蹋的女子,屠杀的百姓,张百仁下手毫无愧疚,在他的眼中,这突厥士兵就仿佛是一根根稻草,亦或者是宰杀毫无人性的野兽,岂有心慈手软的道理?

    杀人并不是很累,只要轻轻一抹,便可了结了突厥士兵的性命,尤其是如张百仁这般,已经练成了剑意,剑未到剑意已经叫敌人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化为了一个木偶。

    张百仁早就成为了隋军中的‘明星’‘传奇人物’,此时有人见到张百仁在边缘处诱杀突厥士兵,赶紧呼喝了一声:“小先生,快来军阵中!我等替你护驾,双拳难敌四手啊。”

    张百仁闻言笑了笑,一剑封喉,要了一位突厥士兵的性命之后,一边厮杀一边向着隋军阵营而去。

    若是转身就跑,张百仁敢肯定,下一刻自己的脑袋就不属于自己了,人的速度再快,又如何能及得上马匹?。

    倒也不对,有的武者速度确实是比马匹更快,玉独秀想到了宇文城都的音爆,那么快的出手速度,体质应该是强悍的有些不像话吧!

    陆陆续续宰杀了七八位突厥士兵,张百仁跳入隋军阵营,一马当先,杀戮不停,手中剑光纵横,所过之处令人胆寒,突厥士兵眼睁睁的看着长剑一点点送入自家的咽喉,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躲闪不得,似乎自己的身子不再是自己的,跟不上指挥。

    张百仁脚下的尸体在堆积,惹得突厥士兵一阵骚动,居然迟迟不敢上前,绕开了这一处隋军的战场,向着侧翼杀去。

    “哈哈哈,突厥这些没卵子的东西,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小先生果真是厉害至极,居然叫突厥胆寒了”有隋军士兵狂笑,惹得突厥士兵一阵哇啦啦啦的大喊,但是不敢再出手。

    “又是这小子!”远处大后方,突厥中的祭祀看着张百仁身前空缺,面色难看至极。

    “还请祭祀大人指示”有突厥士兵道。

    “仆骨莫何将军说,若有机会在碰到这小子,一定要将这小子宰了,今日隋军高手都不在,我岂能错过这等机会,这小子已经修成神通,等闲士兵在其眼中犹若是鸡犬,还需我亲自出手才是!”突厥祭祀冷冷一笑,居然缓缓走下了祭台,慢慢隐藏在乱军之中,在乱军中不断趁机出手偷袭大隋士兵。

    祭祀一路行走,借着乱军的掩饰,居然来到了张百仁前方,口中说着一串子突厥语,听的人莫名其妙。

    “我识得他,我去亲自了结他”张百仁看着那祭祀,轻轻一笑,脸上满是自信,居然脱离了大隋士兵的掩护,手中持着长剑向着突厥祭祀杀来。

    “可惜了,天骄没有成长起来,和普通俗人并无差别,早折的花朵,灭杀了中原的天才,可汗一定会奖赏我的”祭祀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火热,口中一串子鸟语,张百仁一点都听不懂。

    “杀”张百仁一剑挥出,与突厥祭祀厮杀到了一起。

    远处,宋老生与宇文城都也察觉到了这边的状况,宇文城都出手狠毒,劈砍了几位突厥士兵之后,向着这边杀来。

    张百仁不知道这突厥祭祀的修为,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然后在这突厥祭祀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长剑划破了他的咽喉,一捧热血喷出,突厥祭祀到死也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快的剑,快到自己的手段根本就施展不出,就好像是一道闪电划过虚空,划过了这祭祀的心头。

    “轻敌了!”这是那祭祀死前唯一的念头。

    祭祀知道,自己还是太轻敌了,太大意了,谁能想到一个四五岁和猴子一般瘦的小娃娃,神通居然会这般强。

    看着那仿佛是光速的一剑,祭祀想躲,甚至于手掌已经做出了反应,可惜还是没有快过张百仁的长剑。

    突厥祭祀呆住了,一边的突厥士兵呆住了,喊杀声都在瞬间冷却下来,就仿佛是传染病一般,飞速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整个战场居然在霎时间冷了下来。

    一边正在赶来的宋老生与宇文城都看到张百仁一剑刺入了突厥祭祀的咽喉后,动作愣在那里,就连手中的劈杀都忘了。

    “噗”突厥祭祀捂着脖子,却捂不住狂喷而出的血液,口中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些什么,却没说出来,瞬间栽倒在地。

    “呼”张百仁提起长剑,轻轻的吹了一口:“早就看你不爽至极,居然敢犯了修炼忌讳,与我大隋做对,不斩杀你我心中难安。”

    “祭祀!”

    附近的突厥士兵疯狂的咆哮了一声,眼睛都红了,死了一位祭祀,对于突厥来说绝对是震动全族的大事情,尤其眼前这祭祀,背景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突厥见神不坏的仆骨莫何将军也要给几分面子。

    天塌了,这是所有突厥骑兵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接着就见突厥瞬间炸营,居然不战而逃,一哄而散。

    怎么了?张百仁一愣,只看到那突厥人在一边呜哩哇啦的一阵悲呼,然后就一哄而散,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