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二十六章 闭关
    看着呼啸而逃的突厥士兵,隋军自然是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一边的宋老生与鱼俱罗凑了过来,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百仁,仿佛是看怪物一般。

    此时张百仁周身染血,自以为潇洒的吹了吹长剑,却不知道这动作落在别人眼中有多恐怖。

    “怎么了?”感受到宋老生与宇文城都的目光,张百仁长剑收回,漫不经心的道了一声。

    “你小子这次可算是立下大功了,将军封你个偏将都不为过,知道他的脑袋值多少钱吗?”宇文城都上前将祭祀的尸体托起来,看着远处的隋军,再看看张百仁:“走,洗漱一番去见大将军,这里没咱们什么事了。”

    于是乎,宋老生与宇文城都拖着那祭祀的尸体,拽着张百仁来到了军中大帐。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先生也在?”鱼俱罗看了三人一眼,看着血了呼喇的张百仁,在看看地上拖动的尸体,顿时一愣,猛地站起身来到了宇文城都身后,看着祭祀喉咙上锋利的剑伤,轻轻一叹:“好锋锐的一剑,居然叫这祭祀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小先生剑道通神矣。”

    鱼俱罗站起身:“之前我还在疑惑,为何前方战场那般嘈杂、呼啸,如今看到这具尸体,本将军心中全明白了,死了一位祭祀,对于突厥来说,可不是小事,只怕小先生日后会有麻烦。”

    “会有什么麻烦?”张百仁擦了擦身上的血液。

    “暗杀、报复!”鱼俱罗一笑:“不过没关系,咱们很快就会返回关内,到时候山高水长,这些混账想报复也困难。”

    “去带小先生洗漱,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谈”鱼俱罗看了宋老生一眼。

    宋老生领着张百仁去洗漱,早有军中的伙夫烧好了热水,美美的洗了个澡,张百仁道:“对了,我的羊还在山上,你们记得帮我看着点。”

    “你放心,大军在这里,肯定丢不了”宋老生一笑,帮张百仁擦干了身子,双方再次回到大帐,大帐内的尸体已经被人收拾起来,鱼俱罗看着张百仁:“小先生不是军伍中人,也不是本将军手下,本将军都不道该赏赐你什么好了,这可是一位祭祀,在突厥小有名气的祭祀,就这么死在你手中,此功劳比之千人斩还要重三分,小先生想要什么?”

    张百仁闻言笑了笑:“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受着将军的好处,自然要为将军办事,区区小事,不劳挂齿。”

    “这个人不一样,此人在突厥背景有点大,到时候怕是麻烦不断找上你”鱼俱罗摇摇头。

    “强者的路是一点点杀出来的,找上我?杀了就是!”张百仁话语冷冰冰道。

    “好志气!这笔功暂且记下,你放心,只要老夫在,少不得你好处”鱼俱罗越看张百仁就越觉得满意。

    “对了,你们村中最近没多些什么道士吧?”鱼俱罗道。

    “没现啊”张百仁道。

    “快要到了,那些中原强者应该快到了,遇到麻烦你报上本将军名号,只要对方不想死,你就算是骑到他脖子上撒尿,在这里他也得给我忍着”鱼俱罗得意一笑,话语中满是底气,丝毫不将中原的高手放在眼中。

    张百仁不语,他又不是那种主动惹是生非的人。

    “来,摆酒宴,刚刚一场大战,小先生必然是饿了”鱼俱罗笑着道。

    张百仁点点头:“有劳将军了。”

    吃了饭,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一双眼睛看着鱼俱罗:“于将军,小子家中多有俗物,我曾和家母言拜将军为师,家母不许我修道,如今采药将满,即将过关,欲求将军宝地一用。”

    “小先生要突破了?”鱼俱罗一愣。

    一边的宋老生与宇文城都也是瞪大眼睛。

    张百仁笑了笑:“修行不比武道,只要机缘到了,功行圆满,自可突破。”

    “好,小先生突破,本将军岂有不助之理,既然怕你母亲惊扰到你,那我便派人去给你母亲传信,就说是在军中修行,本将军指导你修行武艺”说到这里,鱼俱罗道:“本将军的营帐就借给你一用。”

    “将军营帐?这就不必了吧”张百仁一愣。

    “这你就不知道了,如今此地来了不知道多少高手,突厥那边必然有所动做,若是惊扰到你,岂不是本将军罪过”鱼俱罗道:“本将军去偏帐住宿一晚,倒也无妨。”

    “那就多谢将军了”张百仁没有推辞,领了鱼俱罗的人情,再次沐浴净身之后来到了鱼俱罗的营帐。

    鱼俱罗不愧是鱼俱罗,这营帐谈不上奢华,但也绝对说不上简朴,地上俱都是兽皮铺成,火炉烧的很旺,各种名贵宝剑挂在墙壁上。

    张百仁没有多看,而是选了正中央坐好,开始参悟剑诀。

    想要修炼,必须要找一个干燥,洁净之处,屋子不分大小,但一定要不漏缝隙,不能透风,张百仁选择在军中突破,也是因为这个道理,鱼俱罗也懂得修行之事,生怕张百仁受惊,所以将自己的大帐让了出来。

    寻常修士打坐,需左右烧香,不用蒸污,脚下的坐垫需软厚,让脚稍微高一些。

    有一句话说得好:林高,鬼吹不及。言鬼神善因地炁以吹人为祟,林高三尺可也。

    其实修士打坐采药之前,还是有有一个准备的程序,唤作是:进取。

    也就是说睡觉之前,令被褥寒温,令冬稍暖尤佳,枕高二寸余,令与背平。每至半夜后生炁时,或五更睡之初觉,先吹出腹中浊恶之炁,一九下止。

    不说修炼,这便是养生也是可以做的。

    如果要是细说,也不必是五更天,但调和炁的时候,最好是保持空腹,然后闭目,扣齿三十六下,以警身神。

    做完这一套,以手指捏诀,大约是眼睛大小,按住鼻子,左右旋转耳朵,摩擦面部,这便是道家的真人起居之法,然后才行导引,宣畅关节……。

    具体说起来很麻烦,再此不细说。

    黄庭经云:闭塞三关握固停,漱咽金醴吞玉英。遂至不食三虫亡,久服自然得兴昌。

    不过对于张百仁来说,自然不用那么麻烦,自家的剑诀来历奇特,不走寻常路子,此时张百仁闭目,却见丹田中采药已满,初始采药大概分为好几个小步骤,从最开始的进取、淘炁、调炁、嚥炁、行炁等等,大小总共是十四步,若是细细说来,怕是说到天亮也说不完。

    此时张百仁采药即满,接下来便是搬运河车,说起来这搬运河车与大小周天差不多,但本质上却是不同的,至于说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中打通经脉之说,张百仁听了更是嗤之以鼻,人生来百脉具通,若是需要打通全身经脉,那便是只有死人,只有死人才会经脉堵塞。

    人一旦出现经脉堵塞,便会出现疾病,其实看一个人的经脉是否有没有堵塞很简单,就是看你有没有病,有病的话经脉一定是有问题的。

    所谓的打通经脉,是指修行中祛除那些病患的经脉,将其打通。

    张百仁搬运河车的目的就是在此,这些年自己在这苦寒之地吃不好穿不好,体内落下了不少病根,不少经脉已经被堵塞,今夜正要趁着大药采满,开始搬运河车,重开那些已经病塞的经脉。

    搬运河车简单,而且这一境界要不了多长时间,此境界需从小周天炼起,炼通了小周天,才可行大周天,不过每一个门派有所不同,修炼起来的进度也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