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二十九章 紫微斗数,有凤南来
    看着张小草走远,张百仁其实挺同情这小丫头的,四岁年纪便开始离家修道,或许过个三五年,这孩子已经不会记得眼下一群人了吧!不会记得这小村庄、不会记得张百仁,或许只记得漠北!

    看着嘈杂的屋子,之前张母可是为妙云道姑与张小草做了不少面饼和肉食,都没来得及收拾,没有了张小草,张百仁感觉自己的生活似乎少了一些乐趣。

    张百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修士匆匆离去,不过想来也是和鱼俱罗有一定的关系。

    是夜

    张百仁裹着袍子,走出了院子,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繁星,许久无语。

    紫微斗数也不知道是谁研究出来的,总共分为三卷,利用紫微斗数预测之时,按顺序:一定时刻,二起八字,三立格局,四排星辰,五立坐命,六起大运,七起大限,八书化曜,九书喜忌,十排吉凶。

    一看八字强弱,二看立格用神,上看命宫空贵,四看六亲多寡,五看前程兴衰,六看守限星照,七看流年行宫,八看倒限神杀,九看落枕安慰,十断生死命运。

    这就是紫薇起局的规律,其实紫薇与奇门之间道理相同,只不过是用法不同罢了,若是能熟练掌控奇门的人,去学习紫微斗数,很快的,用不了多久。

    张百仁排开紫薇格局,根据问卦的时辰,起了格局,然后在看星空的群星,站在院子中许久不语。

    文昌吉曜临身命,主擢巍科迈等伦。

    红鸾才质十分奇,美貌光亨事事宜。

    福德若临身命上,定膺福禄两相随。

    看着眼前的卦象,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张小草算是遇到贵人了,此去改命也!不过这命数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日后必然有波折。”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了星空:“自洛阳方向,有凤来仪,莫不是哪位皇妃来塞北边关探亲?按照这卦象显示,我若是能与此人产生瓜葛,那必然是贵不可言,日后如蹬青云路,甚至于仙道也要应在此女身上!”

    “宫里的皇妃,来北地探亲,倒是寻常,怎么会与我产生瓜葛?莫非这皇妃身上有我需要炼制宝剑的材料?看起来倒也不对,这女子身上有我的机缘而已”张百仁看着自家的卦象,有些无语:禄元星宿主科名,衣锦腰金甚贵荣。辅佐君王成大业,金枝玉叶是皇亲。

    天星是有凤来仪,自洛阳而来,而卦象上是这般批示,自己若是想要辅佐君王成就大业,张百仁还真不知道这天下间有谁配得上自己辅佐!杨广?不行!李世民?更不行!

    “帝王多薄幸,不可信也!”张百仁松开了手掌的推演,看着天空星象:“此事还有些波折,到时候看我手段。”

    正在想着,屋内传来张母喊话,张百仁紧了紧衣服,转身走入屋中开始吃晚饭。

    第二日,张百仁美美的喝了牛奶,赶着群羊走出村中,就看到宋老生与马有才在哪里等候。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张百仁放任群羊吃草。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将军说最近这塞外有些乱,叫我等过来陪你放羊,若是有什么事,也好相互照应,朝廷钦天监已经来人测定了宝物即将出世之地,过些日子可是没时间陪你了,我等要去看那宝物,与突厥人征战”张百仁点点头:“是否需要我出手相助?”

    “不可,将军说了,此次宝物出土,却是大凶之兆,区区宝物罢了,再厉害也是死物,哪里及得上你重要”宋老生看着张百仁:“你绝不会知道,将军究竟有多么看重你,对你比对我们这些弟子都要好,只希望小先生日后莫要负了将军的恩情。”

    张百仁笑了笑,看着远处的羊群,紧了紧衣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说完后揭过这一篇,有些好奇道:“昨日村中的道士,是朝廷出手?”

    宋老生一笑:“那是当然,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将军的地盘,想要将他们撵走,还不是将军一句话的事情。你可别小瞧那些人,这群人三教九流,本事未必会很高,但手段却是有一些,将军也拿捏不住,所以都赶走了。”

    张百仁点点头,确实是如此,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秘法无数,就算是见神不坏的高手也难以把持全局。

    日子一天天的过,转眼间已经到了三月,张百仁发现自家的便宜大哥仿佛是失踪了一般,不见任何踪迹。

    张百仁不相信鱼俱罗能驱赶得了淮水水神,自家这个便宜大哥的去向,可谓是成了谜团。

    看着那越来越靠近北方的凤气,张百仁知道,自家的机缘到了。

    “仙道机缘,倒要看看是什么机缘!北方突厥似乎听到了动静,居然派人前去拦截,有人蒙蔽天机!居然有人蒙蔽天机!朝廷肯定没有反应过来!”张百仁看着星空中北方一股隐晦气流向着凤气接近,顿时心中一惊,遮掩天机可不像是乐虎国际国际中说的那么简单,以人力撬动星宿之力,付出的代价绝对超乎了人们的想象。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值得突厥动手遮掩天机”张百仁走回屋子,三月份的北方依旧是寒冷无比,不过山中的杏花耐得住这寒冷,居然在寒风中缓缓绽放。

    手中拿着绢布,张百仁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长剑,长剑虽然普通,但这些日子经过张百仁剑意的熏染,已经脱离凡俗之态,化为了法剑,可以震慑恶鬼。

    “这件事要不要和将军说?将军也未必有时间,现在和突厥方面整日里勾心斗角难以分心,单凭我足够了!”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拿出磨刀石,开始缓缓的摩擦着剑刃。

    “百仁,你怎么坐在寒风中磨刀,快进屋来,外面黑灯瞎火的,小心染了风寒”张母在屋子里喊了一声。

    张百仁应了一声,拿起长剑,走入屋子,开始缓缓的磨剑。

    “成败在此一举,若是能杀了这群人,必然能创伤隋朝气数,给我突厥争取几十年的时间,听说三祭祀为了这次事情,消耗了三十年的寿命,耗尽了潜力已经转身投胎了,所以说这次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一群突厥人隐匿在寒风中,身上裹着厚厚的兽皮:“大家都是为了生存,此次大王有令,要么成功,要么自尽!我等是死士,家族妻儿老小皆有赏赐,尔等身后事不必担心。”

    “大人,这次宝物真的有那么邪门吗?居然要叫大隋的这位贵人亲自冒险来到北地”一位突厥士兵怪异道。

    “听人说,此次出土的宝物非同小可,极有可能会酿成天灾,所以大隋贵人才不得不亲自来此”那首领道。

    “听人说大漠十三鹰也来了,可汗这次可是下了狠心,非要斩草除根不可,专门冲着那小畜生来的,这小子真的有情报中说的那么邪门吗?不过是四五岁孩童,怎么会踏上修炼之路?莫不是那些混账因为战败胡诌找借口?”有突厥士兵脸上满是疑惑。

    “这事与咱们无关,咱们的事情是阻杀这大隋来的贵人,贵人身份非同小可,身边有高手守护,我等此行抱着必死决心,决不后退!”

    北地边关之处,两辆马车在几十位护卫的守护下缓缓北上,这几十位护卫俱都眼中精气神足,身材壮硕,显然不是庸手。

    “机缘!”张百仁看着星空中的两道气流,眼中杀机闪烁:“明日!就在明日!没有人可以阻挡我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