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十五章 首阳山青铜
    看着低头吞咽的张百仁,张母眼中带着点点泪光:“百仁还这么小,我怎么可以因为一己之私,叫其离开繁华的中土来这塞外受苦。”

    张百仁很喜欢吃饺子,尤其是肉馅的,吃起来咯吱脆的脆骨,咬起来喷香。

    张百仁吃的狼吞虎咽,但若是细看就会发现,每一口饭嚼的很细很细。

    吃饱了饭,张百仁闲着无聊坐了一会,把玩着怀中的玉佩,但见这玉佩水光缭绕,看起来分外喜人,玉佩之中似乎有一条浩荡蜿蜒的大河。

    小心的将玉佩挂在腰间,张百仁拿出了红色的面纱,看着那火红的凤凰,轻轻一笑,将面纱规矩的叠好,放在鼻尖轻嗅,缓缓抚摸着面纱,那张风情万种似喜似嗔的面孔再次出现在眼中。

    “怪不得将杨广、李二、突厥、宇文城都迷惑的神魂颠倒,这女人当真是极品!”张百仁将面纱塞入怀中,开始参悟观摩着剑意,细心的推演着剑诀。

    玉兔西降,金乌高升,张百仁这一夜睡得香甜无比,精神气爽,看着天边的无尽紫气,轻轻一笑,耍了一套剑法,确实是剑法,大路货色的剑法之后,张母热好了牛奶,张百仁喝了牛奶,起身走出家中,驱赶着羊群向着淮水流域而去。

    “就是这小子?”

    远处,十三道人影骑在马上,并肩而立,周身笼罩在毡帽之中。

    “看不出来,这土包子居然是一位天纵之骄,被突厥列为必杀名单,杀了他咱们就可以去突厥王帐领赏。”

    “切莫大意,昨日听那些溃散的突厥士兵说,乌骨将军被这小子三剑杀了。”

    “是极,咱们未必会比乌骨强,见了这小子之后,莫要啰嗦,直接动手,迅速要了这小子的命”

    “驾”

    “驾”

    “驾”

    烟尘滚滚,只见十三匹快马纵横,卷起阵阵沙尘,气势汹汹的冲散了羊群,向着张百仁杀了过来。

    “该死!”张百仁心中骂了一声,大漠十三鹰他不怕,但是骑在马上的大漠十三鹰,在马匹的加速度下,随便劈砍那可都是几百上千斤的力道,挨着就死,擦着就伤,而且自己这小个子,根本就够不到马匹上的突厥强者。

    刀光纵横,眼下大漠十三鹰居然隐约组成了玄妙阵法,向着张百仁劈砍而来。

    “麻烦了!”这是张百仁此时唯一的念头,纵使是剑意在锋利,但自己的身体素质跟不上,有什么好说的?剑诀中好多剑术自己都不能用。

    “哗啦”

    仿佛是时光静止,张百仁呆愣了一下,看着蓦然静止的大漠十三鹰,嘴角露出了笑容:“大哥,你来的可真是时候!不然小弟今日的麻烦可就是大了。”

    看着阳光下的十三道冰雕,张百仁松开了手中的长剑,剑道神通虽然厉害,但却不是万能的。

    “贤弟可是知道名声的厉害了吧,这大漠十三鹰来找你,是为了在漠北扬名立万的”淮水水神步履优雅,带着一种贵族气质,来到了张百仁身前:“贤弟的剑道神通虽然厉害,但剑术有些僵滞古板,难以指挥如臂,不然练成了绕指柔,管叫这十三鹰不够贤弟一剑杀的!贤弟年纪小,火候不足倒也是正常。”

    “多谢大哥!”看着被冲散的羊群,张百仁赶紧去驱赶,待到赶到一起之后,才对着淮水水神道:“大哥好些日子不见,不知去了哪里。”

    “你还别说,塞外还真是一个好地方”淮水水神坐在了河岸边缘,张百仁也跟着坐下。

    淮水水神道:“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一处远古洞天!”

    “这里?”张百仁一愣:“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倒也是有可能。”

    “大哥定然是收获颇丰”张百仁羡慕道,远古洞天之中必然藏着宝物。

    “你是不知道,那远古洞天外居然有一只千年老鼋,舞弄波涛,善使水流,好生的厉害,那王八壳子为兄废了好大劲居然也难以破开,那老王八仗着壳子坚硬,好生的欺负人!”

    说到这里,淮水水神火气开始上涌,一边的张百仁苦笑,怪不得淮水水神这般大的火气,之前的十三鹰显然是撞在了枪口上,被淮水水神当成了出气桶。

    “咦,贤弟这玉佩好生精致……”淮水水神目光一转,无意中被张百仁腰间的玉佩吸引。

    “这是当朝一位贵人送的”张百仁笑了笑,将玉佩拿在手中。

    淮水水神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玉佩,声音都有些颤抖,过了一会才道:“贤弟,这玉佩可否借为兄看看?”

    “兄长但看无妨”张百仁将玉佩递了过去。

    淮水水神接过玉佩,仔细打量之后才一阵惊叹:“贤弟,为兄还要求你一件事。”

    说到这里,淮水水神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不瞒贤弟说,愚兄曾经得过上古水神的传承,所以才能历经几代王朝而屹立不倒!包括之前的那颗不知名珠子,都是那上古水神留下来的。”

    说到这里,淮水水神露出肉疼之色:“好叫贤弟得知,那上古水神有缘,得到了一块首阳山青铜。”

    “什么?”本来看着激动的淮水水神,张百仁还是很淡定的,但是听到首阳山青铜二字之后,顿时身子颤抖,开始变得和淮水水神一般模样。

    “这玉佩之中带有一丝上古水神的精气,正是开启洞天的钥匙,只要贤弟肯将这玉佩借我一用,那首阳山青铜就送给贤弟了”淮水水神说到这里,脸都在抽搐,那可是传说中上古首阳山的青铜啊,天地孕育而出的天才地宝,就这么送人了淮水水神说不心疼是假的。

    “兄长,这块玉佩有那么重要吗?”看着激动的淮水水神,张百仁终于知道自家的机缘在哪里了。

    “对你来说不重要,但对为兄来说,却是重要的很,为兄感应到那水府中似乎有上一代水神留下了的神位,贤弟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淮水水神眼中精光赫赫。

    张百仁点点头,只要能得到上代水神的神位,淮水水神极有可能变成天下间水族的第一人,就算是天帝也要礼敬三分,人间天子也不敢小觑,可以说至此之后长生矣!

    相比之下,首阳山青铜虽然珍贵,但对于淮水水神来说,并不见得有那么重要。

    这其中的关窍,张百仁想得明白,淮水水神没有杀人夺宝算是不错了。当然了,他也有可能顾及到张百仁身后子虚乌有的师傅,不敢下杀手。

    “大哥说的哪里话,这玉佩大哥有用,就送给大哥好了”张百仁爽朗一笑。

    淮水水神将玉佩塞入了张百仁手中:“君子不夺人所爱,玉佩上女子清香环绕,想必是美人所赠,愚兄怎么会做那等蠢事。”

    说到这里,淮水水神道:“那就说定了,首阳山青铜就给贤弟当做是酬劳,须知那老龟龟壳坚硬的很,我怕是破不开,贤弟剑道无匹,到时候还要依仗贤弟之威。”

    说完话之后,淮水水神跳入了河中:“贤弟明日来此,我去中原取了那首阳山青铜,明日便可回返。”

    看着淮水水神消失,张百仁一愣:“这么快?”

    接着心中就是狂喜,首阳山青铜,乃是天地余韵而出的至宝,用一点少一点,乃是天下间所有钢铁的祖宗,天生带有道韵,若是能炼制成法剑,那是最好不过了,绝对可以承载张百仁的剑胎。

    “首阳山青铜!首阳山青铜!。”

    张百仁有些想笑,仰天狂笑,最难的问题居然就这么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