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十三章 皇后拉拢
    你要是几年没见到女人,保证你见到再丑的女人都会忍不住心中有一股犯罪的冲动。

    抱着怀中的米斗,心中暗道:“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心中想着,张百仁走入屏风,看到一袭大红袍,金丝交织着火红的凤凰,面带薄纱的萧皇后,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正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见过娘娘”张百仁行了一礼,扯下米斗上的黑布:“这一斗珍珠,特意献给娘娘,希望娘娘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看着张百仁稚嫩的样子,脸上满是少年老成,此时张百仁修为道行增益,已经开始脱胎换骨,虽没有返老还童,但肌肤却开始变得白嫩水润,发丝亮丽,活脱脱的一个粉嫩正太,只是看起来眉心有些病秧子味道,更加使人恨不得抱在怀中蹂躏一下。

    看着那一斗明珠,萧皇后笑了:“这明珠可谓是极品,每一颗都一般大小,颗颗饱满,光泽圆润,价值连城,小先生太客气了。”

    一边侍女上前笑着收了珍珠,即便是在皇宫中见过宝物无数,但见到眼前这一斗珍珠,萧皇后依旧是感觉震惊,这珍珠可不比国库中私藏的差,而且品质尤有胜过。

    “小先生快坐吧”萧皇后指了指自家案几边缘的一个小一号案几。

    张百仁心中一动,坐在了萧皇后身边,双方不足一米,鼻尖香气缭绕,甚至于张百仁都可以感应到萧皇后的呼吸。

    这等少年理应拉拢在身边共坐,以示恩宠,萧皇后出身虽然高贵,但小时候可谓是坎坷至极,过得并不好,最懂世俗人情。

    透过屏风,张百仁发现外面看不清屏风内的一切,但屏风里却可以将外面看的一清二楚。

    “隋朝的能工巧匠果真是不凡”张百仁心中暗道。

    “本宫多谢各位将军为我大隋出生入死,镇守这苦寒之地……”

    萧皇后话语很慢,确保大帐内的每个人都能听清,说了一番客气话后,自然有宝物赏赐下去。

    张百仁懂了,当初萧皇后来塞外,后面的马车中虽有自己的用度,但更多的是朝廷的赏赐,怪不得这女人那般境地,依旧不肯舍弃那辆马车。

    赏赐完毕,喝了几杯酒水,众位将士纷纷告辞离去,大帐中只留下张百仁坐在那里。

    有侍女撤去屏风,萧皇后看着张百仁:“小先生看起来怎么病怏怏的?”

    “去年修行,伤了根基,并无大碍,日后补回来就是了”张百仁道。

    萧皇后道:“小先生赠送了本宫一斗明珠,本宫这里也有一件宝物,要赐给小先生呢。”

    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不知是何宝物?”

    “小先生请看”萧皇后身边的侍女端着一只木盒走出,停在萧皇后身边。

    木盒长一米五,巴长宽,半个巴掌厚,盒子上雕龙刻凤,显然是精心雕琢。

    萧皇后接过木盒,放在案几前缓缓打开:“小先生剑道高超,岂可用那等俗物?这把宝剑本来是想着赐给于将军的,但本宫来到此地后却发现了更适合它的主人。”

    一边说着,萧皇后将长剑推到张百仁身前:“此剑虽不是上古名剑,但却是真正万锻好剑,毫无杂质。已经化为了铁母,削铁如泥,正适合小先生用,有了此剑,小先生必然能如虎添翼。”

    说到这里,萧皇后道:“此剑锻造不宜,需万锻不可,几十位墨家大师日夜赶工,我大隋开国这么些年,也不过仅仅只锻造出五柄而已。”

    “多谢娘娘厚爱,此宝太贵重,贫道怕是消受不起”张百仁看着身前的长剑,确实是宝光内敛,即便是透过剑鞘,张百仁依旧感应到了长剑之中无匹锋芒。

    “嗡”

    似乎是感应到了张百仁眼中的剑意,宝剑居然自动震颤了起来。

    “好有灵性的宝剑”张百仁露出惊叹之色。

    “唯有小先生这般剑道高手才可配得上这宝剑”萧皇后捂嘴轻笑:“如今宝剑通灵,小先生还要推辞吗?”

    “多谢娘娘”张百仁伸出手抓住长剑,剑意灌注其中,瞬间长剑发生了一阵清越鸣叫,似乎遇见了真主,响彻方圆十几里,惹得无数铁器震动。

    “这是一把神剑”张百仁收回剑意,所有异象瞬间消失。

    “再小先生手中,它才称得上是一把神剑”萧皇后道。

    首阳山青铜这人情都承担下了,张百仁也不差眼前这个,宝剑确实是好剑,自己的四把宝剑如今都只是胚胎,使用起来未必成手,在这之前,还要选取一把趁手的宝剑才行。

    而眼前的这把剑足够了。

    另外一边,鱼俱罗在与众将士饮酒,听着响彻耳边的长剑鸣叫,看着大帐中颤抖的刀剑,俱都是一愣,鱼俱罗动作顿住:“真是一个好苗子。”

    “继续喝酒,不必管它”鱼俱罗道。

    张百仁将长剑别在腰间,对着萧皇后郑重一礼,一边的君侯夫人却是默不作声,将眼前的一切都收之于心中。

    “本宫相信,小先生日后必然不是凡人,咱们在东都一定会再见面的,不是吗?”萧皇后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笑了笑:“那是自然,一定会再见面的,贫道要剑试天下群雄,日后定有回报娘娘之时。”

    说着话,张百仁解下了腰间的长剑,轻轻抚摸,露出了不舍之色:“此剑虽然只陪伴我一年,但却是我用过的第一把长剑,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今日将此剑送给娘娘,日后宵小之辈,难近娘娘周身百丈。”

    “哦,那倒要谢谢小先生”萧皇后接过长剑,只觉得手如针扎,瞬间松开,却被张百仁在落地之前拿住长剑,才免得坠落:“此剑中有我剑道意志,娘娘还需以纱布隔开才行。”

    说着话,张百仁将长剑放在盒子中,递到了萧皇后身前。

    “好剑!”萧皇后笑着道:“小先生剑道果真是高深莫测。”

    与萧皇后喝了一些酒水,张百仁起身告辞,留下萧皇后与郡侯夫人窃窃私语。

    看着热闹的军营,张百仁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军营。

    月光如水,虽然及不上后世的路灯,但却也有路灯的一半亮度。

    不过张百仁才走出军营里许,却是忽然停住脚步,一双眼睛看着身后散发出红光的圆球,鸡蛋大小远远的缀在自己身后。

    “这是什么东西?”张百仁一愣,站在那里不动,那红色圆球在远处蹦蹦跳跳,转悠个不停,过了许久后才略带焦躁、畏惧的向着张百仁试探着靠近。

    这小东西太有耐心,足足在张百仁周身转悠了几个时辰,才停在了张百仁脚下。

    “这是什么东西?”张百仁动作很慢、很轻,缓缓的蹲下身,生怕将这小东西惊跑。

    “鸡蛋?”张百仁将那圆球拿在手中,却是猛然松手,只觉得这圆球滚烫无比,自己根本就摸不得。

    圆球坠落,蹦蹦跳跳,瞬间收敛周身红光,停在了地上。

    张百仁伸出手再次慢慢的将脚下圆球拿在手中,却是面色愕然:“确实是鸡蛋?也不像是鸡蛋,鸡蛋没有那么圆。”

    “这是什么玩意?不过好像里面蕴含着一股很恐怖的力量”张百仁翻过来调过去的来回翻看,借助月光,只见那‘鸡蛋’上道道红色纹路、符文流转不定,里面有一股生机在缓缓酝酿。

    “这是一个生命!”这是张百仁的判断:“不过怎么找上我了?”

    “不对!不对!这气机好像是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感受着手中小东西内蕴含着的熟悉气机,张百仁面色怪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