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十四章 先天神胎
    看着手中的这件宝物,张百仁的手都在颤抖:“我是不是太走运了?先天神胎已经成了大路货色吗?已经成了哪里都可以买到的大白菜吗?”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圆球’上面道道玄妙符文流转不定,在那胚胎之中,张百仁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机,然后想起体内坑爹的四剑剑胎,张百仁终于知道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了。

    “神灵!尚在孕育中的先天神灵,之所以找上我,是被我体内的四剑剑胎气机吸引,同为先天之属,同性相吸嘛”张百仁心中闪过各种猜测,然后瞬间有了判定。

    “这东西该不会是此次出土的异宝吧!”看着手中的胚胎,张百仁心中充满了疑惑:“若真是如此,只怕朝廷与突厥知道消息后要哭死,有了先天神灵,日后就算是杨广再折腾,大隋帝国那也是稳如泰山啊。”

    先天神灵只听闻在上古之时出现过,至今朝早就已经灭绝,不知所踪,如今居然出土了一枚先天神祗的胚胎,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只怕是此方世界都要动摇,为之震动,张百仁以后休想有安生日子。

    “这宝物”看着手中的神胎,张百仁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怎么弄,这小东西若是孵化出来还好,若是孵化不出来那可是真的给自己找罪受,消息传出去,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我藏在哪里啊”张百仁看了看周身,找不到藏匿手中神胎的地方。

    “不过虽然未必能孵化了这神胎,但若是能领悟了神胎中的道韵,领悟了先天神祗的神通,那我岂不也是有先天神祗的力量?”张百仁怦然心动,看着手中隐去了神光的肉球,放在手中把玩:“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一边想着,张百仁把玩着这肉球向着家中走去。

    回到村中,此时村子里灯火已经熄灭,唯有张家的微弱烛火在黑夜中摇摆。

    看到这一幕,张百仁只感觉心中一阵温软,将神胎塞入了袖子里,敲了敲院门:“娘,我回来了。”

    “快回来洗洗睡吧”张母打开门,与张百仁走入屋子,随着张百仁进入屋内。

    看着张百仁放下长剑,张母上前开始脱了张百仁外衣,端着洗脸水,开始给张百仁擦脸。

    “娘,我都是大人了”张百仁苦笑。

    “你在大,在娘的眼中也是个孩子”张母擦着张百仁的脸蛋。

    母子二人洗漱完毕,熄了灯火,夜晚之时,张百仁睡得迷糊,只觉得嗓子一堵,那神胎居然哧溜一声钻入了张百仁的肚子里,唬得张百仁瞬间惊醒,立即坐起来。

    “怎么了?做梦了吗?”张母迷糊道。

    “没事!没事!”张百仁躺下,心中暗道:“糟了,居然给这先天神祗钻了空子,跑到我肚子里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张百仁驱赶着羊群到了山上,看着自家的肚子苦笑:“大哥!大爷!你快行行好,从我肚子里钻出来行不?”

    春风中,张百仁一个人坐在风中求爷爷告奶奶,仿佛是疯子般坐在风中自言自语。

    正说着,只见肚子里的神胎居然透过一种玄妙手段,落入了自家的下丹田,正要向着上丹田去时,忽然一股锋锐剑意笼罩而下,乱串的神胎瞬间老实了。

    “我……”看着自家体内的一幕,张百仁目瞪口呆:“怪了!怪了!丹田虚无缥缈,就连我都找不到,你丫的居然能钻进去,算你本事厉害,还好我有剑胎降你,不然岂不是要遭殃了。”

    “哎哎哎……卧槽,你别吞噬我精气啊,你给我停下”

    见到神胎居然吸收自己丹田里的精气大药,张百仁再也淡定不了,开始爆粗口了:“老子本来就发育不良,好不容补了回来,正要等着玉液还丹呢,你丫的居然敢吞我精气,你快给我停下。”

    可惜没效果,神胎吞噬了足足一半之后,才蓦然止住。

    “总算是停下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要将我吸死”张百仁松了一口气,冷静下来之后搬运河车恢复精气,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与那神胎莫名有了一点感应。

    “精气乃是我之根本,你吞噬了之后,自然也带有我的气息”张百仁抱着长剑,一边恢复精气,一边修炼着剑胎,吞噬着先天剑胎中的力量。

    功行圆满,自家精气刚刚蓄满,然后只见丹田中的神胎再次发作,居然又开始吸纳张百仁的精气。

    “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把我当成你口粮了!”张百仁有些暴走,差点岔了气。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居然与那神胎多了一点莫名的感应,这份感应又微不足道的增大了一分。

    “感应?增大感应倒也是好事,日后终究有朝一日我能窥视神胎的秘密”张百仁抚摸着自家的长剑,看着羊群,有些无奈,这混账都已经进入丹田了,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每一份精气,都有着属于张百仁的烙印,源自于无尽虚空降生之时的烙印,称之为先天之力,也可以称作是阳神之力,也就是不灭的性之力量。

    任凭一个人轮回无数次,其本源的‘性’不增不减,不会改变丝毫,这一种性便是虚空之力,一个人的本源之力。

    张百仁的精气被神胎吸收,神胎自然有了张百仁不灭‘性’的气息,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小先生,小先生,你怎么还放羊啊,现在军中已经开始收拾营帐,准备回返了”宋老生跑过来,气喘吁吁道。

    “这么快?”张百仁一愣。

    “快回去收拾东西吧”宋老生道:“将军叫我过来嘱咐你一声,明日就动身了。”

    “有劳了!”张百仁抱拳一礼:“这羊群还是要交托给宋兄,你们先行离去,我与淮水水神有约,还有些事情尚未处理,只怕未必能及时出发,途中有劳将军照顾我娘,我定会在后面赶上大军。”

    “你不一起出发?”宋老生一愣,随即拍着胸脯:“没问题!这事你交给我吧!”

    张百仁点点头:“有劳了。”

    看着宋老生远去,张百仁将四把长剑背好,背负双手,眼中神光流转不定,

    “贤弟果真是信人”淮水水神自远处走来。

    张百仁转过身:“言而无信不可。”

    “大军明日开拨,你我明日动身如何?”淮水水神道。

    “不必,今日动身!早去早回,我回去嘱咐一般,咱们这就上路”张百仁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

    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淮水水神笑了笑:“杀伐果断,当真很适合走剑仙的路子,也不知师傅是哪路高人,居然调教出这般弟子,当真是厉害!”

    回到村中,此时村中已经开始忙碌,回到家中张母正在收拾行囊,看着张母搬弄着锅碗瓢盆,张百仁一头黑线,从柴火堆里拽出了自家的小包袱:“娘,你只要带着这个包裹就好,那些锅碗瓢盆不要了,到了关内自然有军营帮忙置办。”

    “这一路行军,怕不是要月余,少不了吃喝,不带着锅碗瓢盆怎么行?”张母道。

    “娘,我已经和军中说好了,路上娘自然有军中信得过人照应,而且我还要去和宫中的贵人招呼一下,我怕那些军中的汉子不老实”张百仁想到了萧皇后,若是能将母亲托付给皇后,就再好不过了。

    “孩儿有事,就不和娘一起上路了,我会在后面追上去,这一路孩儿都已经安排妥当,娘莫要担忧”张百仁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