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十章 祖龙骨头
    “将军,皇后娘娘又不是傻子,这件事可用不着咱们操心!张百仁年纪虽小,但不是没有主见的人,张母怕是未必能左右张百仁的意志”宇文城都看着鱼俱罗:“若是张百仁意志不坚定,如何会有那般锐利的剑意?”

    “你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人我是已经向朝廷推荐了,剩下来的要看皇后娘娘手段,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上古妖邪的踪迹”鱼俱罗愁眉苦脸:“希望别出什么大乱子。”

    “小先生和淮水水神牵扯到一起,将军不可不警惕”宋老生道。

    “无妨,一切皆有娘娘操心”鱼俱罗道。

    水府中,张百仁看着祖龙遗骨,瞬间起了退去的心思,当年上古水神都栽了,更何况是尚未玉液还丹的自己?

    “吱呀”张百仁手掌刚刚拉开大门,却见那龙骨上的龙珠瞬间化作一道电光,根本就不待张百仁反应过来,钻入了张百仁的眉心,向着紫府冲去:“哈哈哈,终于等到人来了,老祖我终于可以重生了。”

    一阵叫嚣在张百仁紫府中响起,却见一条虚幻神龙周身金光缭绕,散发着无匹神威,定住了一方虚空。

    “祖龙?”张百仁骇然。

    “不错,正是本座,你这小子倒是好运道,老祖我借助你身子重生,这可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咦,先天神胎,而且还是四个,老祖我时来运转也,有了这四道神胎,老祖我便可恢复上古巅峰修为,再次横行世间”此时祖龙回过神来,看着虚空中悬浮着的四道神胎,仰天大笑满面狂喜:“老祖我真是好运道!好运道!不曾想你这小小凡人居然有如此机缘,看在这四道神胎的份上,老祖我给你个痛快。”

    说着话,祖龙二话不说向着神胎扑去,就要借助那神胎重生。

    “嗖”

    四道剑光在虚空中交错,遮掩了整个紫府。

    “不要,好恐怖的剑胎!居然是先天剑胎!该死!”祖龙一声惨叫,瞬间被四道剑光斩入了龙珠之中,再无任何响动,紫府恢复了平静。

    “这就完事了?”看着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淡紫色光华的龙珠,张百仁一愣。

    “龙珠可是个好东西,尤其是祖龙的龙珠,不过这东西跑到我紫府中算是怎么回事?”张百仁睁开眼睛,此时暂且顾不得龙珠。

    张百仁生怕祖龙耍诈,所以不敢接触,而是暗中以剑胎监测,过一段时间再说。

    看着洁白如玉的龙骨,张百仁笑了:“本来还想着放弃,如今看来却是不用了,这龙骨可是好东西,若是武者服下去,脱胎换骨洗毛伐髓,我虽然不是武者,但若是服下去一些也可以助长我的底子恢复,而且自家丹田中住了一位大爷,宝物当然是越多越好。”

    张百仁长剑挥出,向着祖龙的龙骨劈砍而去,不见龙骨动摇,反而张百仁手脚发麻,被震飞了出去,差点晕死过去。

    “好坚硬,倒要看看是你坚硬,还是我的剑意坚硬”张百仁抽出神剑,运转剑意,自剑胎中借来一丝先天剑气,向着那祖龙骨头砍去。

    “砰”

    张百仁再次被震飞,而那骨头依旧是完好无损。

    “我的乖乖”张百仁面露惊容,自从有了诛仙剑气之后,好像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还有自己斩不开的东西。

    “这就是上古妖兽的力量吗?”张百仁在原地踏步,过了一会才在身后拿出四把法剑:“要是说将祖龙骨头收入溺水之中,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就怕溺水腐蚀了祖龙骨头的力量,反而得不偿失,如今只能看看我这首阳山青铜给不给力了。”

    首阳山青铜与祖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这是张百仁心中最后的一线希望。

    “咔嚓”一剑下去,居然砍出了一道豁口,虽然豁口不是很大,但却已经叫张百仁眼睛一亮。

    “我在努点力”张百仁抡起诛仙剑,不断劈砍着骨头,一刻钟后,已经是累的腰酸背痛,看着依旧微不足道的口子,张百仁拄着长剑喘着粗气:“我这要砍到猴年马月啊。”

    看看整个骨头,张百仁咬了咬牙,再看看手中灰不溜秋,不成样子的四把长剑,冷冷一哼:“我以祖龙的骨头喂你们,你们可争点气,千万不要再给我丢脸了,再这样下去,咱们可就没得玩了,你说你们这幅样子,我怎么拿出去对敌啊。”

    将地上的骨头茬子收起来,仔细的放好,张百仁继续劈砍,又劈砍出四个窟窿后,将四把法剑插入了那祖龙骨骼之中。

    “出了洞天,日后怕是没机会进来了,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便糟蹋了,本想着给鱼俱罗砍一些骨头,助其突破更高的境界,不曾想这骨头太硬,那可是怪不得我了”张百仁嘀咕着,感受着四剑之中快速壮大的魔胎,或者说是不断发生的微妙变化,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可是祖龙的骨头,你们若是吃了,总该有点剑的样子吧。”

    张百仁一边想着,一边在大殿中转悠,可惜大殿中除了祖龙的骨架子之外,再无别的宝物。

    张百仁转悠一圈,看着依旧在吞噬着祖龙骨骼精华的四把长剑,拿起一块祖龙骨头放入嘴中,开始搬运河车:“这可是大补之物。”

    确实是大补之物,比之张百仁丹田中水蓝色的珠子强盛了不知道多少倍。

    骨茬子遇见真气,瞬间被真气吸纳入经脉之中,一阵真龙咆哮之音响彻张百仁的心神,只见一圈河车下来,无数大药瞬间波涛汹涌,倒灌密藏,不过是三五个呼吸过后,密藏已经尽数灌满,底蕴得以补全,而且这股力量在不断向着张百仁的骨骼渗透而去,一股真龙之气融入,瞬间催化了不知道多少大药,张百仁只觉得三五个呼吸的功夫,大药已经瞬间灌满丹田,但是依旧在源源不断产生,这样下去,要不了三五个呼吸,张百仁便会丹田涨裂而死,这也是自上古至今朝第一位被自家大药撑死的修炼者,传出去必然贻笑千古。

    就在此时,在其丹田中的神胎动了,无数滚滚大药被张百仁丹田中的神胎被吞噬了一半,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吞噬着正在产生的大药。

    足足一刻钟,那骨头茬子才彻底被消化,神胎停止了吸收,略微抖动一下,继续沉睡在张百仁的丹田之中。

    张百仁看着那神胎,微微一笑,此时自己与那神胎感应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是一种好事情。

    “这祖龙的骨头茬子可不能乱吃了”张百仁慎重的将地上一把骨头茬子包好,小心的放入了剑囊之中:“剑囊终究是有些不方便,还需寻找一个剑匣才是。”

    说着话张百仁走出了大殿。

    且说淮水水神翻江倒海,舞弄波涛,倒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看着手中金色的匣子,淮水水神露出好奇之色:“不知上古水神将这匣子扔入此地,有何目的?匣子上的封印好生坚硬,我居然打不开。”

    这大概是淮水水神一月以来的唯一收获,把玩着手中的匣子,此时淮水水神反倒是不着急出去了,而是在思索着打开匣子的办法。

    “我那便宜大哥哪去了?最好别来,这可是祖龙的骨头,任何人看了都会眼红,到时候交代起来说不清道不明,我未必能克制他”张百仁站在大殿门口打量,一双眼睛看着远方,搜寻着淮水水神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