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十七章 扶天广圣如意灵签
    张丽华闻言一愣:“妾身素闻道家修行,俱都是法不外传的真正秘法,小先生居然有道法千卷,莫不是在诓我?”

    张百仁笑而不语,继续拿起小刀,轻轻的削着手中的竹签。

    看一根根扁宽的竹签,张丽华露出好奇之色:“小先生莫非是在制作灵签?”

    “日后出门在外,若是没钱的时候,还能混一口饭吃”张百仁打趣着张丽华。

    张丽华捂嘴吃吃一笑:“小先生说笑了,小先生乃是天人之资,怎么会沦落到那一步。”

    “我虽然不属于道教,但却是继承了道家的道统,做事做全面,理应做一个合格的神棍。”

    张百仁白皙的手指小刀仿佛是一只精灵,在欢快的跳着舞蹈,不过是几个呼吸间,一根竹签便已经形成。

    竹子不是普通的竹子,都是活了上百年的竹子,翠绿的仿佛是玉石,张丽华拿在手中细细打磨,张百仁借机磨练操控自家的剑气。

    “妾身听闻这世上云鉴无数,不知小先生要制作的是哪一种云鉴”张丽华看着张百仁手中的竹条,露出好奇之色。

    “我制作的竹签,唤作是:扶天广圣如意灵鉴”张百仁看着手中的竹子道。

    “不知如意广圣是哪路尊神”张丽华打磨着竹签,看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低着头细心削着竹签:“你不是道家人,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不多时,一百二十只灵签削好,张丽华正在细细打磨,张百仁随意拿起一根竹签,然后剑意纵横,加持于手中的小刀上,一行清晰的小字瞬间雕刻而出。

    张百仁的字说不上好看,但也绝对不难看。

    第一上上

    干德之建,元亨利贞。君子体焉,陈纪立经。

    张百仁不过是十几个呼吸,已经雕刻好。张丽华拿过灵签,满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会,然后才道:“小先生,不知道这上上签是什么意思。”

    张百仁低头雕刻着灵签,漫不经心道:“占阴晴,晴。田蚕大收,坟葬吉利。六畜大旺,行人立至。求谋大遂,求财大利,婚姻大成,官事大吉。谒见遇贵,出行大通。修造清吉,疾病即愈。走失即见,生产有喜。捕盗便获,祷祀获福。怪异无咎,移徙获吉。家宅大安,文书有就。已上大吉,应一五七数,及亥卯未年月日时,方位正东。”

    张丽华闻言攥着竹签,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我遇见小先生,小先生就是妾身的贵人。”

    张丽华眉目如画,确实是惹人怜爱,张百仁停下动作,看着张丽华:“是你自己运道不错,与我有缘而已。”

    二人在书房中削着竹签,张母期间来过一次,看到二人在玩的正欢,也没有多打扰,有张丽华帮忙‘带孩子’,张母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

    张百仁刻好了第二根灵签之后,看了看一边的竹筒,随便砍下来一截,略作修饰,便在竹筒上雕刻下‘扶天广圣如意灵鉴’,随手将竹筒递给张丽华:“灵签打磨好之后,便放在这竹筒里。”

    张丽华闻言点点头,乖巧的将灵签放进去。

    制作竹签容易,但想要雕刻一百二十根灵签,却是大工夫,张百仁还要兼顾修行。

    “我说小先生,这几日怎么不见你人影”大门外传来白云道士的喊叫,这厮又开始坐不住了,遥遥的看着张百仁家竹楼,站在大门外高呼。

    张百仁看了张丽华一眼:“找个面纱带上。”

    说完后看着大门外的道士:“你进来吧。”

    得了张百仁的允许,白云道士顿时面露喜色,匆匆的推开大门,爬上了竹楼,钻入屋中,看着面容典雅,身姿宁静的张丽华,道士一愣:“见过夫人。”

    “真没想到,夫人居然这般年轻,也唯有夫人这般人物,才能生出小先生这般鬼才”白云道士恭敬道。

    张丽华捂嘴轻笑,张百仁的脸顿时黑下来了:“这不是我娘,我娘最不待见神棍,若是叫我娘看到你,准没好脸色,这是那日自路上带回来的张氏,唤作:丽华。”

    张氏?

    道士一愣,上下打量了张丽华一眼,连忙转过头,痛心疾首道:“早知道当日道士我就收留下她了,却是便宜了你小子。”

    张百仁瞪了白云道士一眼:“休要浮言孟浪。”

    道士讪讪一笑,老脸一红:“我这嘴,就是管不住。”

    一边说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手中灵巧的小刀,似乎在跳舞一般,就仿佛是一个精灵在嘻嘻。

    “小先生的道功可真是见长,剑术已经迈入了化境,不知小先生雕刻的是什么灵签,道士我也略懂灵签之术”白云道士好奇道。

    张百仁低着头,没有开口,懒得理会这碎嘴道士,一边的张丽华开口道:“是扶天广圣如意灵签。”

    “扶天广圣如意灵签?没听过!”白云道士摇摇头,随即却是一愣:“不对劲,这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灵济真君在明朝之初才有记载,如今在隋唐之时,这老东西居然说自己听说过,隔着几千年呢,要不是自己养气功夫不错,非要一剑劈了他不可。

    “来,我帮你。打磨灵签我可是经常做,手熟的很”白云道士拿起灵签,毫不客气的开始快速来回打磨。

    张百仁默许,并不阻拦。

    就这般过了两三日,这一日张百仁刚刚雕刻好一个竹签,却见张母推门走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白云道士,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拿起一边的竹木就向着白云道士打去:“哪里来的骗吃骗喝神棍,居然也敢来我家叨扰,看我今日不打死你。”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白云道士抱头鼠窜,见到张母不依不饶,瞬间窜出了门外,逃之夭夭。

    看着张百仁与张丽华,张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尴尬一笑:“当年被臭道士骗过,一见到这群装神弄鬼之辈,就忍不住了火气。”

    说完后张母认真的看着张百仁:“以后少和这些男盗女娼之辈来往,这道士中全都是虚诈之徒。真正高功大师,却是世间难寻。”

    张百仁点点头:“娘你放心就是了,孩儿绝不和这撒虚捣诈之徒来往。”

    “丽华,你盯紧这小子,若是在看到这小子和道士来往,你就直接揍他屁股”张母瞅了张丽华一眼,转身离去。

    张丽华脸一红,拿下了面纱,一双妙目看着张百仁:“小先生母亲可是真不待见道士,也不知道士怎么得罪她了。”

    说到这里,张丽华道:“夫人不知道你已经踏入道门?”

    张百仁点点头:“保密,我一直都和我母亲说我是习武的。”

    张丽华轻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张百仁的脸蛋:“你这小子,倒是狡诈的很。”

    看着近在咫尺,洁白无瑕的面孔,张百仁忽然一愣,然后低下头雕刻着竹签:“不管是习武也好,修道也罢,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其作用难以替代。”

    “开疆辟土,全靠武将征战。而护国抓鬼,却要依赖道士出手,道士与武者的存在相互互补,而不是冲突的,术业有专攻,仅此而已”张百仁道。

    “好一个术业有专攻,小先生道士大才”张丽华拊掌称赞。

    张百仁抬起头看着张丽华:“我昨日传你的法诀,你可曾都记下了?”

    张丽华闻言尴尬一笑,撒娇道:“妾身愚钝,那法诀繁复,一时记不住哩,小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