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十八章 水神请帖
    张百仁无语,过了一会才道:“背法诀的事情耽搁不得,你晚上睡觉之前,需打坐一刻钟。”

    张丽华闻言使劲的点头,仿佛是乖巧的小猫,叫张百仁不忍再说,只能低下头继续雕刻灵签。

    是夜

    烛火昏昏,张丽华一袭亵衣的,坐在床榻上,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张百仁。

    “瞅我做什么,快盘坐起来”迎着张丽华的目光,张百仁心中一跳,心脏都慢了半拍,这般软玉生香的暧昧气氛,张百仁却心中有些把持不住。

    道家修行,并不是斩情绝性,而是遵循七情六欲,但却加以规范,此时软塌中的张丽华肌肤细腻,娇艳欲滴,再配合着床榻上的馨香,在昏昏的烛火下难免不会叫人心中起火。

    “哦”张丽华没感觉,一个五岁的小破孩能有什么感觉,自觉的盘坐在哪里。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打坐姿势不对,手中的法印也不对。”

    张百仁伸出手拿住张丽华的玉腿,隔着一层丝绸,好像是摸在了软玉上,将张丽华的大腿打开,然后在折回去,摆好了姿势后,张百仁瞧着张丽华:“就是这个姿势,你日后记住了。”

    说到这里,看着张丽华:“心无杂念,眼观鼻、鼻观心,等你火候到了,便可采取大药。”

    “嗯”张丽华睁开眼睛很认真的点点头。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闭眼!”

    说完后赶紧从张丽华的床上下来,回到自家床上,开始运转河车,搬运大药。

    每日运转河车七八次,便已经是张百仁的极限,丹田蓄满七八次,所有精气瞬间被那不知名的胚胎吸收。

    “寄生虫!该死的寄生虫!”张百仁将张丽华的玉体在自家脑海中斩去,开始冥想打坐。

    屋子安静,张百仁与张丽华只有一道屏风之隔,以张百仁的修为,甚至于可以感觉到张丽华软绵绵的呼吸。

    “你心思不净,日后还需多下苦功”张百仁道。

    “嗯”张丽华乖巧的应了一声。

    第二日天刚刚亮,张百仁早早穿好衣服,看到张丽华还在熟睡,推开屋门,一股清新的空气传来,忽然大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张母起得早,早早打开了大门。

    却见一袭黑袍的男子站在大门外,双手恭敬的地上一份请帖:“还请夫人转交小先生。”

    说完后那黑影瞬间化作烟雾,消散在空中。

    看着手中烫金色的文书,张母一愣,上面有淮水二字,不知道是何人所留。

    看着黑袍人瞬间消失,张母撇撇嘴:“方外之人,装神弄鬼。”

    说完后将手中的书信随手扔在了大门旁的石头堆里。

    “砰”

    大门关上,白云道士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弯腰拿出石头堆里的请帖,瞳孔一缩:“居然是淮水水神的请帖,却被张母扔在了门外,还需想个办法交给小先生才好,若是能叫小先生带我去赴宴,那是再好不过了,早就听闻淮水水神厉害无比,如今有机会一见,机缘难得啊。”

    一边说着,道士左右打量,瞬间一步迈出,居然纵身一跃,落入了张家院子里,透过窗子低低呼喝:“小先生!小先生!”

    “你大清早不去做早课,来我家做什么”张百仁爬着窗子低着头看向下方的道士。

    道士得意的摆了摆手中的请帖:“淮水水神请你去做客。”

    张百仁点点头:“你先放在哪里吧,我稍后下去取。”

    “你带上我啊”白云谄媚一笑:“你若是带上我,日后必然有你受不尽的好处。”

    张百仁嗤笑,此时张丽华已经起床,去了后院帮张母做早饭。

    去楼下拿了请帖,张百仁缓缓打开,心中明了,淮水水神请自己今夜入府一述。

    “不知我这便宜大哥又有什么事情”张百仁心中思量,没有多想,将请帖收入怀中,他记得这村子不远处确实是有一条大河。

    “此地接近黄河、沁水,还有隋朝的永济渠,也不知道开辟出来了没有,淮水处于中土腹部,距离此地虽然说没有十万八千里,但却也水路迢迢,自己怎么去呢?也不知道便宜大哥有什么办法”张百仁道看着书信,过了一会才道:“看来又要出门了。”

    早晨是油饼,豆浆是没有的,油饼和菜汤,张百仁很满足。

    “娘,我要出去几日,大将军要我前去学艺,大概要四五日的功夫”张百仁吃完最后一口饭,看着张母。

    张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不语,瞧得张百仁有些毛骨悚然,过了一会才听张母道:“去吧!”

    张百仁若是知道自家母亲看过水神的请帖,不知道还会不会撒谎,会不会将白云给一剑劈了。

    张百仁看着张丽华道:“我出去,母亲就有劳你照顾了。”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哪里用得着人照顾,你年纪小,出门不宜,将丽华带上,也好有个人照应,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出门要带上丽华”张母说完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

    看着张母的表情,张百仁果断没有在反驳,他总是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吃好早饭,收拾了行囊,张百仁背负剑囊,张丽华打着伞,跟在张百仁身后,门外白云道士堆满了笑容凑过来:“小先生!你就带我去嘛,我对淮水水神仰慕已久。”

    “我大哥不喜欢你们这些道士”张百仁打着油纸伞,张丽华跟在后面,道士苦笑:“你看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请帖今早被你母亲扔到了门外,要不是我送进去,你能得到消息?”

    走在前面的张百仁一愣,顿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白云道士:“你说什么?”

    “怎么了?”白云看着张百仁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

    张百仁揉了揉下巴:“坏菜了!这回可真是坏菜了。”

    说完之后瞪了白云一眼:“这回可被你害惨了,我说今早母亲神情有些不对劲。”

    说完后看着白云:“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吧!你要是不怕被水神宰了,也可以跟着我。”

    “不怕!不怕!”白云嘿嘿一笑,凑了过去。

    三个人冒着细雨,来到河岸边,却见那水中河流翻滚,一只顶着螃蟹脑袋的蟹将冒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三人,打量一番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见过小先生。”

    “此地距离淮水怕不是有近乎千里路程,本座如何赴约?”张百仁道。

    “无妨,水神早有准备”蟹将一笑,却见河水裂开,一只小船显露出来:“还请小先生上船。”

    “这是墨家的宝物”白云眼睛一亮。

    张丽华紧随其后,张百仁登了小船,蟹将却是拦住了张丽华与道士:“水神只请小先生,二位还请留步。”

    “那女子乃是我贴身侍女,放过来无妨”张百仁道。

    蟹将放开张丽华,白云哀嚎:“我呢?小先生我呢?”

    “你若是能说服蟹将,让你去又有何妨?”张百仁笑着道。

    “哗”蟹将根本就不给白云开口的机会,瞬间复合了河水,只留下白云在岸边跺脚:“真是岂有此理,居然将我一个人扔下。”

    这小船的速度确实是快,不比后世的潜艇慢。

    仅仅一日的功夫,小船已经悄悄的穿过各大复杂的水域,来到了淮水之地。

    淮水,可真是中原腹地了,淮水水神能在中原腹部执掌一条河流,可见其权威。

    “哈哈哈,盼星星盼月亮,可是终于将贤弟给盼来了”河水中远远的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