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二章 舔干净
    张百仁与张丽华坐下,张百仁打坐调息,一边张丽华也学着张百仁的样子,坐在张百仁的身边。

    看着张丽华,张百仁翻了翻白眼,功行周天之后,张百仁睁开眼睛,却见张丽华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正在盯着自己。

    看到张百仁忽然睁眼,张丽华一愣,瞬间收回目光,然后道:“小先生可曾听闻远处村庄中传来的哭闹之声。”

    张百仁点点头:“之前道士说此地鬼气冲天,显然村子遭了祸害。”

    正说着,白云道士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晦气的样子。

    “怎么了?”张百仁道。

    “你小子是不知道,此地果真招了鬼患,那鬼王居然要娶亲,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要被村中愚民去配阴婚,我和村中人说此举有失人道,那群愚民居然跑过来指责我,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好心当成驴肝肺,这恶鬼胆敢在此作恶,我今日非要将你炼度不可”白云道士显然是动了真火气,径直走到大殿中,打开了身后的背篓,摆上了供桌,却见道士手中陆续拿出了几方印章,印章上雕刻着文书三十五字,于背正雕白字,真楷书之。

    法印用真金雕刻而成,看着那真金雕刻而成的法印,张百仁眼皮子直抽搐,这道士看起来衣着简谱,却是实实在在的土豪。

    “小先生不知道,我这一生的积蓄,都用来修持此秘印上,甚至于还欠了宗门不少债务”似乎感应到了张百仁的目光,道士苦笑了一声。

    张百仁细细打量那印章,阔二寸四分,以应二十四炁;长二寸八分,以应二十八宿;厚一寸二分,以应一十二辰。

    白云继续道:“我这伏魔印,乃是幼年得异人传授,可用金银玉石、雷震枣木、坚硬之木,皆可。但玉石易碎,雷震枣木更是难求,活了百年的枣木几乎没有,白银不如真金,思来想去道士我咬咬牙,和宗门借了一大笔钱,换了一块真金。”

    修行中人法财侣地,缺一不可。

    道士说完之后,也不理会二人,而是烧了一炷香,掐日君诀,盯着印玺祝曰:

    嗣法某,谨以信香,告于天印神灵侍卫官将曰:元始开图,必自乎震。九炁帝君,获此神印。赤书玉字,天地安镇。隐音内名,鬼神符信。我佩印章,摄行天命。护身济人,伏魔皈正。无往不通,有感皆应。

    说着话,只见随着白云手中印诀引动,自东方居然有太阳炁被摄入而来,道士张口一呼,吹入了印中。

    松开法诀,道士看着张百仁:“有劳小先生替我看护此神印,我去村中沐浴净身,今日非要摄了那鬼王不可。”

    瞧着白云道士似乎动了真怒,张百仁点点头:“有我在,谁能靠近印章分毫。”

    道士说完之后匆匆而去,张丽华看着印章,露出好奇之色:“这便是道家秘法?”

    张百仁点点头:“不错,道士这一手可是有些门道。”

    不多时,白云回转,此时周身香气缭绕,来到那案几前,提起了朱砂笔,不知道写了什么,然后用法印盖上,瞬间折叠起来,上书“印到速安”四个字。

    “道士的法术好生厉害,居然取用太阳之炁,不过此时已经接近傍晚,若是在早晨、正午用印,效果应该还会强上几倍”张百仁拊掌称赞。

    道士讶然:“小先生好见识,居然看出了道士这印诀的本质,我这印诀乃是九老伏魔印,传自上古,似乎是来自于太阳帝君,至于起源已经不可考究,小先生居然一眼看穿印诀本质,实在是厉害。”

    看着白云道士,张百仁笑着道:“道长之前莫非在那村中吃了亏?所以才惹得这般大火气?”

    白云道士气哼哼道:“那鬼王好生过分,居然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附身给我难堪,今日非要收了这孽畜不可。”

    张百仁闻言暗笑,白云道士这是丢了脸面,打算找回场子呢。

    正说着,却听一阵马蹄声响起,然后一阵嘈杂脚步声走了进来,领头的乃是一位年轻公子,二十多岁年轻,面如冠玉,衣着华贵,周身跟随着十几位侍从,此时看着大殿中的阵仗顿时一愣,尤其是看着白云道士摆开法坛,更是愕然的愣了愣神,那年轻公子对着众人一礼:“小生刘文涛,见过众位。”

    说到这,这公子一双眼睛看向了张百仁身边的张丽华,虽然戴着面纱,但却依旧难以掩饰其绰约风姿,呆了一呆后,收回目光。

    张百仁不理他,自顾自的怀抱长剑眯着眼睛,张丽华坐在张百仁身边,默不作声的看着书籍,白云道士正在做法,哪里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人。

    见到无人理会自己,男子顿时面色一黑,一边侍从道:“尔等好生无礼,我家公子在与你们说话,你等居然理也不理。”

    道士好心肠,此时转过身看了一群人:“此地有鬼怪作祟,不是久留之地,你等速速离去吧,免得误了性命!”

    “鬼怪?装神弄鬼之辈,这世上哪里有鬼怪,有鬼怪我等也不怕,莫非是你等想要独占寺庙,叫我等露宿荒野?”侍从想要替自家主子找回场子,此时故意找茬。

    没有人理会几人的话,那公子一双眼睛打量大殿,侍从看像了张百仁与张丽华,一个女流之辈与小孩,当然是软柿子:“你们走开,这地方我家公子要了。”

    看着侍从趾高气昂的来到近前,一只脚掌踩在了铺在地面的布匹上,张百仁轻轻一叹:“果真,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跪下道歉,将布匹舔干净,我就不与你计较。”

    “哟呵,你小子还有脾气是吧”侍从瞧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戏弄。

    一边的众位侍从也是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那公子只是打量着大殿不语。

    “唰”

    明明是白日,但众人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唯有那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刺亮了众人的眼底。

    “啊”侍从一声惨叫,只见一只脚掌居然被张百仁一剑齐根切断,血液弯弯曲曲流出,不是向下留出,而是向着张百仁的手中汇聚。

    “舔干净!要不然就叫你全身血液流光而死”张百仁面无表情。

    看着场中的景象,张丽华一个激灵,面纱下的小脸惨白,万万想不到看起来大善人的张百仁,居然也有这般心狠手辣之时。

    “你……”公子面色一变,一边的众位侍从迅速腰间长刀出鞘,将公子围在中央,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小公子饶命、小公子饶命,是我瞎了狗眼,是我瞎了狗眼,还请小公子饶命”看着自家狂喷而出的血液,侍卫跌倒在地,连连磕头。

    “舔干净!”张百仁面无表情。

    那侍卫慌忙爬过去,在地上添了起来。

    “小先生……”白云道士面色一变。

    “脏了我的地铺”张百仁看着狂舔的侍卫,面带厌恶之色:“那你就去死吧。”

    “唰”

    血液狂喷,不过是三五个呼吸,侍卫已经化为了苍白的干尸,倒在了地上,动也不动,再无生息。

    张百仁这般年幼,但却是心狠手辣,顿时叫场中的众人变了颜色。

    “你……不过是踩脏了你的东西,你居然杀了他”刘文涛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为虎作伥之辈,杀之有何惋惜?”张百仁抱着长剑:“再敢啰嗦,将你也一道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