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三章 鬼王娶亲
    看着公子衣着华贵,出行左右恭维,定然是富贵家弟子。

    在看对方态度,指夷使气,眼中露着淫邪之光,自从进入寺庙之中,一双眼就若有若无的盯着张丽华,这等登徒子肯定不是好东西,身边的狗腿子也必然跟着作恶多端。

    杀了就杀了,只要我心中畅快!

    “小先生,这……未免太偏激了”白云道士万万想不到,平日里看起来和和气气,笑眯眯的小先生一言不合就拔剑动手杀人。

    “福寿天尊”道士闭上眼睛。

    看着手中的血液,张百仁手掌一推,血球飞出了大殿外,染红了地上的泥土,惹来无数苍蝇追逐。

    “小先生好狠毒的手段,本公子记住了”刘文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对着侍卫道:“收尸,我们去后院。”

    一群人拖着尸体走了,白云道士还在那里念经超度,张百仁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才听白云道士道:“小先生此举太过于偏激,怕是剑走偏锋,非正道所为。”

    “富家弟子,无罪也该杀!”张百仁闭着眼睛,古时候哪里有仁慈之辈?

    地主财阀比比皆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就算是那朱门之中的酒肉宁愿烂掉,也不肯给路边乞讨的人吃,可见时代恶劣。

    “唉,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小先生已经进入左道矣”白云轻轻一叹:“小先生乃是良才美玉,前途无量,我一定要想办法将小先生自左道拽回来,免得误了这等良葩。”

    这边大殿凄冷,那边大殿却是热闹起来,死了一个人似乎对于众人没有半点影响,气氛依旧是热烈,一群人隔着一堵墙,居然在大殿中烤肉。

    很快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天空中繁星闪烁。

    至夜半时分,忽然脚下一股青烟升起,却见一面容枯瘦的老者自地上走出来。

    一边的白云道士便要出手,只听老者慌忙道:“仙长莫打,仙长莫打,我乃是此地土地爷,见到仙长欲要在此降妖除魔,特意过来通风报信的。”

    “土地爷?你有何话说?”白云道士道。

    土地爷苦笑:“道长,今日那村中有女将会被鬼王娶走,若是道长能够降妖除魔,救下那女子,乃是无量功德。可是道长有所不知,你等所在的法华寺,便是鬼王的老巢。”

    “什么?”道士与张百仁俱都是齐齐一愣。

    “老巢?弄了半天居然跑到人家老巢来了”张百仁摸着长剑。

    “而且这鬼王可不简单,据说生前乃是这法华寺中的修士,所以才能在死后成了气候,就算是小老儿也不得不看其脸色行事,所以还请二位道长务必小心”说完后土地直接跑了,不肯再多说。

    “老巢”张百仁看着白云:“看来总归是绕不出这个麻烦。”

    说完后张百仁缓缓站起身,一双眼睛看着白云的祭坛:“正要会会这鬼王。”

    土地没走多久,忽然一阵阴风席卷大地,接着就听到一阵热热闹闹,叫叫吵吵的声音,吹锣打鼓,在这子夜好生的渗人。

    三人顺着大殿门口看去,只见一顶大红色的轿子在远处飘然而去,向着村中飘去。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鬼王!有趣!”

    此时一阵阵妩媚的女子声响起,声音靡靡,却见几位女子在大殿外走来,娇柔的对着白云道士一笑:“这位道长,为何在这野庙中歇息,何不前往村中留宿。”

    “唰”

    不待白云开口,张百仁已经长剑出鞘。

    “手下留情”白云在一边疾呼,可惜却慢了一步,四只美艳女鬼瞬间被张百仁一剑斩杀的魂飞魄散。

    “区区四只小鬼罢了,你又何必杀了他们,将其镇压炼度就是了”白云道士苦着脸,苦口婆心道:“你杀性太大,这般下去难得还丹。”

    “我杀心大?我是怕你抵抗不住诱惑,坏了道行,这可不是普通的野鬼,而是佛家所说的天魔,鬼王身前的神通,你若是当成野鬼看,只怕你今夜必死无疑”张百仁抚摸着怀中的长剑。

    另外一间大殿中女子娇喘声不停,接着就是众人的接连喝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居然开始自相残杀。

    “大胆,你敢对我动手!”刘文涛惊恐一声怒吼,接着便没了声息,一股血腥味传来,弥漫整个大殿。

    道士面色难看:“这些该死的鬼怪,居然使用美色害人,当真是该杀。”

    “这鬼王怕是难对付的很”张百仁看着白云:“身前精修佛法,死后必然强大无比,道士若存了留手的心思,来年的今日我在你坟头定会多烧一些纸钱祭奠你。”

    听着张百仁的话,白云道士一张脸惨白,此时远远的听到了村中传来一阵哭喊声,好不令人感觉悲切。

    “作孽啊!”张百仁轻轻一叹,抱着怀中的长剑,缓缓走出了大殿门前,挡在了众鬼的必经之路。

    “你是何人,也敢找事?”

    殷红色的轿子中,传来阴测测的声音。

    “你若是肯转世轮回,我便放你一条生路,若敢说个‘不’字,少不得叫你魂飞魄散”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抚摸着自家的长剑,剑意缭绕,长剑居然开始轻微的颤抖、鸣叫起来。

    “老祖我纵横人世百年,有过不少正道人士找来麻烦,但都已经被老祖我吃了下去,你这小娃娃倒是有些意思,将你留下给老祖我当个童子也不错”轿子停下,满天的纸钱铺天盖地,铺满了整条路,大红色的轿子殷红仿佛是血水,轿子的把柄若是细看,就会发现都是由骨头组成。

    在轿子后面,无数鬼怪吹锣打鼓,不过吹得是死人埋葬的悲歌。

    轿子中传来阵阵女子的悲啼,似乎极力压制,但却依旧忍不住漏了出来。

    此时白云手中捧着九老印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看着鬼王的轿子:“不知是哪路鬼王,为何在人间为恶,也不怕天庭降下雷霆之怒,诛杀与你?”

    “天庭?哈哈哈”鬼王一阵狂笑:“今日老祖我结亲,乃是大喜之日,有了这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再吞噬了你们的道行,老祖我修为必然会更进一步。”

    “杀”一边的白云还要再说,张百仁已经长剑出鞘,向着轿子斩了过去。

    面对着一群鬼类,有什么好说的?

    没听过鬼迷心窍吗?和鬼说话说多了,是会鬼迷心窍的。

    “杀”

    无数鬼兵在轿子后面冲了上来。

    看着无数的鬼兵,张百仁不屑一笑,剑意过处鬼怪瞬间被定住,然后被诛仙剑气杀的魂飞魄散。

    不用先天剑气,而是张百仁自己孕育出的剑胎,几个月的孕育,张百仁剑胎倒也可以一用。

    长剑过处,所有鬼怪无一合之敌,纷纷化为黑气,被张百仁身后的剑囊吸收。

    看着张百仁杀伐勇猛,毫不畏惧,白云眼皮子跳了跳:“好厉害的剑道修为,这小子要成精了,怪不得鱼俱罗与淮水水神对其那般看好,日后我还要对其悉心教导,免得此子误入歧途,走入左道,实在是憾事。”

    说着话,白云道士手中拿了一叠奏表,加持了九老印,依例程印其来状,令烧付本家司命土地行遣。

    烧完之后白云口中念咒,奏请天兵天将。

    不过念完咒后,白云眉头一皱,见到没有反应,手中拖着九老印,口中一口真炁喷出,只见印玺上一道金光闪烁,仿佛是小太阳一般,铺天盖地的火焰向着众鬼烧了过去。

    “大家快跑,这火焰带有太阳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