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八章 超度
    听着张百仁的话,道士苦笑,这么一耽搁,又是七天,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值得吗?

    蜡烛、纸钱,七日来张百仁滴水未进,瞧得张丽华心急不已。

    “小先生,咱们喝点水吧”张丽华端着清水来到张百仁身前。

    张百仁手中烧着纸钱,眼中点点血光流转,丝丝血色泪液滑落,只是低头坐在那里。

    “唉!”张丽华轻轻一叹,无奈站在了一边。

    此时张百仁一袭素白麻衣,呆愣愣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唉!”白云道士也跟着无奈一叹。

    “这么下去,小先生怎么受得了”张丽华眼中带着泪光。

    “小先生受了刺激,别担心。这小子的道功可是比我想象中的要高许多”白云在一边点着纸钱。

    遥遥的听到村中哭嚎之声,还有烟花爆竹庆贺之音,几家欢喜几家愁,人生百态,人世中最大的讽刺莫过于此。

    瞧着远处哭喊不停的人家,素白色的旗幡悬挂,衣冠冢垒砌,而村口烟花爆竹,家家喜庆,庆祝鬼王被消灭。

    张百仁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坐在那里。

    夜晚,张百仁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坟头,只见坟墓中一缕青烟冒出,静静的悬浮在哪里,化作了女子容貌,站在那里不语。

    七日时间一点点的流转,白云道士苦笑走上前,看着面色惨白,嘴角起了死皮的张百仁,轻轻一叹:“何必呢?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道士生活在这个世界,倒是不以为然,但张百仁两世为人,却受不了这个。

    “今日便是头七,再不超度就晚了”道士开口。

    “我来”张百仁看着天空中的大日,一双眼睛看向了悬浮于虚空中的神界:“等着吧!”

    “小先生,度人可不是玩笑,若是弄不好,反而会起反效果……”白云道士在一边低声道。

    张百仁摆摆手,看也不看白云,自顾自的在哪里坐着。

    法事,按照门派不同,也会有不同的章程。

    却见张百仁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开始口中念咒。

    启经文

    道众平坐举起敬赞次三皈依

    次敷坐赞诵念如法表白启经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沉痾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明将存殁,由是升仙都。发如是上愿者,以今升入经座,谨奉为某增延寿算,康泰身躬。凡历时中,吉祥如意。伏愿东华注算,南极延生。福与海以同深,寿比山而永固。为此因缘念福生无量天尊、延奉益算天尊、长生保命天尊,无量不可思议功德。

    看着张百仁的起经法事,一边的白云顿时一愣:“这是哪家法事?怎么从未见过?”

    这边说着,那边的张百仁已经开始准备开经法事。

    张百仁口中看诵宝经经毕,次举促吟步虚,表白叹经:

    详夫三洞宝经乃万天圣范。结飞玄之妙炁,成大梵之龙章。义贯浮生,文垂永劫。故天地得之而分判,日月因之以运行,鬼神敬之则变通,人能奉之乃开泰。是以咏之者,形陟绛霄;闻之者,身腾碧落。莫不人天仰赖,生化依凭。为群品之津梁,作众真之户牖。不可得而言之者,其为大乘经蕴乎。向来奉为今辰斋主某,讽诵太上真经。其经也,莫不开函演奥,响彻三天,执卷吟哦,声闻九地。当愿侍香金童,结香字于天中;典经玉郎,进经文于简上。即使愆消昔劫,福降今辰。存亡希开泰之恩,动植感生成之德。乘兹善利,遍悉庄严。三涂罢楚毒之劳,九夜绝辛酸之苦。泊手悠悠,庶品蠢蠢,含生俱登六度之舟,并上三清之岸。法众虔诚,闻经赞咏。

    赞颂完毕,举闻经就手收经次解坐赞

    次举向来

    向来诵经功德,上祈真圣,保佑平安,同赖善功,证无上道一切信礼。

    次回向

    天回云汉,结真炁以成文;地发琅函,显灵章而出世。功参造化,利益人天。

    向来讽诵太上真经,称念天尊圣号,声赞法事功德,无限胜因。奉为某入意,伏愿云云

    “……”

    开经法事

    “……”

    五岳天尊号忏五岳

    东华上相天尊,东岳泰山青帝真君。

    南宫冶炼天尊,南岳衡山赤帝真君。

    西灵宝德天尊,西岳华山白帝真君。

    北元总校天尊,北岳恒山黑帝真君。

    中黄帝二天尊,中岳嵩山黄帝真君。

    一连串的法事完毕,足足从日出东方直至深夜,但见少女灵魂坐着宝曈,不知所踪。

    “小先生不知运用的是那家法事,贫道从未见过,闻所未闻”白云道士好奇的凑了过来。

    “玉音法事”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远去的少女消失在青冥中,唯有笑容依旧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噗”

    一口逆血喷出,张百仁瞬间栽倒在地,对外界失去了感知。

    “小先生!”

    “小先生!”

    张丽华与白云道士齐齐扑了过来,将张百仁扶住,白云道士拿出水壶就往张百仁嘴里灌:“七日滴水未进,之前又被神祗创伤,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

    一边说着,白云拿出葫芦,菖蒲丸随便往张百仁嘴中塞了一把,看着张丽华道:“咱们找个地方熬点米粥,这场重病是免不了,小先生心中郁结难解,大病之后,没准还好起来了。”

    白云抱着张百仁上了马,驼上行囊之后,二人连夜赶路。

    等张百仁睁开眼睛之时,自己已经到了一户人家,看着破旧的窗子,猛烈一阵咳嗽。

    “小先生,你醒了”张丽华伏在床前正在休息,听到剧烈的咳嗽,猛地抬起头,面带欢喜之色。

    “苦了你了”张百仁苦笑,笑容苍白无比。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去给你端米粥”一边说着,张丽华赶紧站起身,一时手脚发麻,差点跌倒在地。

    “别着急,着什么急啊”张百仁轻笑,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张丽华闻言充耳不闻一瘸一拐的走出门外,不多时白云道士走进来,看着面色苍白,似乎随时都能咽气的张百仁,无奈苦笑:“值得吗?”

    张百仁一阵剧烈咳嗽,张丽华端着米粥走了进来,细心吹了吹,端到张百仁嘴边。

    “我自己来……”张百仁苦着脸。

    “我来”张丽华瞪了张百仁一眼,将米粥塞入了张百仁口中。

    一边的白云道:“咱们都是修士,若是寻常人,你这种情况一剂符水下去,虽然不能说药到病除,但也可以好个三分。你身为修士,体内阴阳紊乱,这种事情还要靠你自己调节。”

    “我懂得”张百仁轻轻一叹,吃完米粥看着外面刺眼的眼光:“过去多长时间了?”

    “两日”张丽华道。

    白云道:“我去山中找了一些药材,你凑合着喝一些。”

    一番闹腾,张百仁喝了汤药,白云道:“你好生歇息,我去外面候着。”

    白云道士走出门外,张丽华关了屋门,坐在张百仁床前。

    看着眼前略带憔悴的面孔,张百仁虚弱的笑了笑:“你也去休息吧。看你气色不好,这几日有劳了。”

    “你的病不好,我怎么有心思休息”张丽华瞪了张百仁一眼:“你如今可是我东主,妾身日后靠你养着,你病了我岂能不担心,你要是不小心死掉,我岂不是还要去讨饭”。

    张百仁苦笑,往里面挪了挪身子:“要不然你也到床上休息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