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十九章 绝仙剑胎
    看着张百仁的床,张丽华倒是没有犹豫,掀开毯子钻了进去,直接将张百仁搂在怀中。

    软玉温香,张百仁一阵剧烈咳嗽,张丽华搂着张百仁:“小先生快休息吧。”

    张丽华倒是没觉得什么,一个五岁孩子罢了,尤其是发育不良的孩子。可是张百仁不行,身子虽然年幼,但思想却是成年人,见到张丽华胸口靠向自己,赶紧的转过了身,心中哀嚎:“真是作死,就不应该叫这妖精上床。”

    胡思乱想了一阵,张百仁搬运了河车,瞬间斩去杂念,感受着身后的柔软,又是一阵哀嚎:“这是考验我意志呢。”

    下午之时,道士从山上回来,不知道采了什么药材熬好,给张百仁端了过来。

    看着熟睡中的张丽华,张百仁蹑手蹑脚的缓步站起身,慢慢凑到了门口,接过道士手中的药碗‘咕噜’一口气喝完,然后转身向着床榻走去:“明日继续启程赶路吧。”

    “小先生不多休息一段时间?”白云一愣。

    张百仁摇摇头:“不过是悲戚过度,伤了五气罢了,调和一段时间便好。”

    张百仁再次钻入床榻中,一边的张丽华玉臂伸了过来,瞬间将张百仁纠缠住,再次抱在了怀中。

    感受着身后的凹凸有致,张百仁顿时一阵苦笑,闭上了眼睛,干脆转过身扎入了张丽华的怀中。

    夜色偏斜,张百仁被张丽华闷得喘不过气,从其怀中钻了出来,此时张丽华早就醒了,一双眼睛正盯着张百仁笑。

    张百仁便要起身,却被张丽华拽住:“妾身服侍你。”

    此时张百仁的起色好了许多,一双眼睛看着张丽华起身端了温水药丸,张丽华道:“之前那户主说晚饭煮好了,我已经叫道士送来。”

    张百仁点点头:“赶紧吃饭,吃完饭我还要打坐修行,调和龙虎,孕养五气,早日恢复过来。”

    “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女子罢了,小先生何必这般悲伤”张丽华端过晚饭。

    张百仁动作一顿,面色阴沉:“我悲伤的不是那女子,而是这浑浊的世道。”

    说完后张百仁端起饭碗,看着碗里的咸菜,吃的香甜。

    吃过晚饭,张百仁坐在床边,张丽华坐在张百仁身边,学着张百仁的样子,端着打坐。

    张百仁此时才有时间打坐修行,看着体内多出来的一股锋锐剑意,顿时一愣。

    “绝仙剑胎居然凝聚了?”看着那虚幻的剑胎,张百仁一愣。

    “居然在我不知不觉中凝聚,这样也可以?”

    如果说诛仙是锋利,戮仙是杀戮的话,那么绝仙便是碰到必死,绝对没有半点生机,永远的消失在世间。

    “不知陷仙剑胎何时才能凝聚出来”张百仁心中暗自思量。

    剑胎凝聚只是基本功,日后的转化、修持才是真正水磨墨的功夫,丝毫走不得半点捷径。

    细细的感悟着绝仙剑气,张百仁缓缓收回心神,开始搬运河车,调动龙虎之气。

    修士一般不生病,若是生病,必然是大病。

    调和了几次河车,被体内的神胎吸取了几次精气之后,张百仁停止运功,一边的张丽华缓缓除去外衣,只穿着小衣,玉臂温润瞬间将张百仁抱住,塞入了怀中。

    枕着一对软绵,张百仁心中一热,瞬间剑意流动,斩灭邪火。

    张丽华是可怜人,而且自己这小身子骨,能做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亮,张百仁迷糊的睁开了眼睛,感觉着手中的软绵、酥软、坚挺,还有那一个小豆豆,朦胧的捏了一把,随即瞬间惊醒,一把冷汗流出,急忙抽出手掌,看着依旧熟睡的张丽华,悄悄的拉开了距离,却被张丽华朦胧中一拽,再次塞入了怀中。

    “我……”张百仁无语,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不该摸,只能僵硬的躺在那里。

    一阵鸡鸣声传来,张丽华醒来,一只素手塞入了张百仁的胸口,上下来回摸索,下了张百仁一跳。

    “这……想要干什么?”张丽华手掌停在了张百仁的胸口,感知着快速跳动的心脏,心中暗道了一声“人小鬼大”便抽出手掌,轻声在张百仁耳边喃呢:“小先生高烧退了呢。”

    一边说着,张丽华穿好衣衫,张百仁也是缓缓睁开眼‘睡眼朦胧’的开始穿衣服。

    瞧着张百仁依旧苍白的面孔,张丽华心疼道:“小先生不多睡一会?”

    “将母亲一个人留在家中,我心中难安!可母亲又是倔强性子,劝说不得”张百仁无奈一叹:“如今怎生是好,不可久留!”

    做完了早课,白云道士端着汤药与米饭走了进来,看着黑乎乎的汤药,张百仁摇摇头:“不必在吃汤药,我自己的病心中有数,还需慢慢调养才是。”

    一边说着话,张百仁拿起筷子病怏怏的吃了几口,没有胃口,只觉得难以下咽。

    看着外面朦胧的天空,点点雨珠滴落,张百仁拿起了自家的剑囊,背负在身后。

    “小先生,要不然我帮你?”看着张百仁的剑囊,道士赶忙上前。

    张百仁摇摇头,背负着剑囊,自己时刻都在修炼,炼化着三魂七魄上的剑胎,修炼一道犹若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一边张丽华拿起了张百仁的长剑,抱在怀中:“这把长剑我替小先生背着。”

    张百仁没有阻止,走出大门外,白云将行囊都放在马上,有马匹驼东西,就是舒坦。

    张百仁依旧是步行,张丽华跟在张百仁身后,白云牵着马,漫不经心的走在后面。

    瞧着眼前的小村庄,泥泞的小路,张百仁道:“距离涿郡还有多远?”

    “早着呢,慢慢赶路吧”白云道士轻轻一笑。

    张百仁背负剑囊,淬炼体内剑气,充实自家的剑胎,不断抽取着先天剑胎的力量。

    经过先天剑胎力量的祭炼,张百仁发现自家背后的长剑似乎发生了某种玄妙莫测的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微乎其微,但却是时时刻刻都在进行。

    抚摸着剑囊,张百仁看着张丽华:“丽华。”

    “嗯?”张丽华眨了眨眼睛,带着一袭粉红色的面纱。

    “你要好好修炼,你如今年纪修炼刚刚好”张百仁语重心长道。

    “妾身知道,有劳小先生教诲”张丽华轻笑。

    前方的白云道士此时插话:“我说小先生,你这心性可不行,区区一个路人女子罢了,居然搞得自己病入膏肓,不知小先生日后有何打算?”

    “打算?自是诛杀了黑山老鬼与神祗,为那可怜女子报仇”张百仁轻轻一叹:“世人多愚昧,若想天地大同,还需推行王化之道,圣教天下才可。”

    “小先生打算入朝为官?”白云一愣。

    张百仁沉默一会,才抬头看天:“看情况吧。”

    “小先生如今道法通玄,有当朝皇后照应,更有鱼俱罗大将军支持,日后必然步步高升,飞黄腾达”白云道士道。

    “不求飞黄腾达,只求天下靖宁”张百仁低头赶路,天空中降下了微弱的小雨,张丽华打开伞,却被张百仁推开,继续在路上走。

    只见雨水落下之后,顺着张百仁的衣衫滑落,张百仁的衣衫就像是一件雨衣,不沾丝毫的水汽。

    这一幕瞧得白云道士心惊胆颤,心脏狂跳:“我了个乖乖,这小子成精了!成精了!居然滴水不沾,这是神通到了极为高深境界才会出现的异象。”

    “小先生道法当真是高深莫测,妾身佩服”张丽华凑了过来。

    ps:有人说转折生硬,这一点九命自己也觉得。因为当时大家喷的水厉害,心烦意乱的也没好好铺垫。不过今天看了书评感觉好无语,现在的人是有多冷血,说什么圣母婊,一个女生在你面前被人糟蹋了,你居然能无动于衷,看戏一样,多冷血才能说出这种话。就像是公交车看到了男子猥亵妇女一般,和你没关系吗?一点正义道德观都没有吗?这个民族……

    要知道,有的时候听到是一回事、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大家都说南京大屠杀,但是有几个能切身体会到那种痛苦、绝望的?主角绝望的不是那个女子,而是一个时代!大家都知道封建礼教的可怕,可是真正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能无动于衷?恨愚夫、恨王法,恨世人愚昧,枷锁无数。这个和杀人是两回事。

    大家看乐虎国际国际总有一种误解,以为活得时间长就能很牛x,看淡这世上一切,你丫的就算活了一百岁,不也还是糟老头子?似乎你活的时间长就能吊打龙傲天一样,活的时间再长该苦逼不还是要苦逼!国家主席谁活的时间长就给谁坐算了。为什么活的时间长就要看淡一切?简直神逻辑,八十多岁大爷还去piaog呢,和尚还包二nai呢,你看谁看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