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五章 军府都督
    “小先生来了!”

    看着张百仁与张丽华面色自若的走了进来,鱼俱罗与宋老生都是一愣,上下打量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小先生快快吃早餐”宋老生殷切的凑了上前。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携着张丽华坐下,剑囊不离周身一步。

    案几上摆放着煮好的鸡蛋,大酱、精盐,还有炮制好的牛奶,羊肉、鸡肉,以及包子、米粥。

    看着案几上精致的小菜,顿时胃口大开,与张丽华拿起筷子开吃。

    三个人吃完早饭,只见鱼俱罗站起身,在案几下翻出一块令牌,还有一道雕刻着凤凰的圣旨。

    “皇后娘娘谕旨”鱼俱罗端着托盘,将谕旨与令牌放在了张百仁身前。

    “这是什么意思?”张百仁一愣。

    谕旨之下,摆放着的是两套制服,黑色的衣衫。

    “我大隋有军机秘府,专门搜罗江湖上奇能异士,寻找天下间的各路隐士,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鱼俱罗道。

    “见不得人的勾当?”张百仁一愣。

    “就是只能在暗中做的事情,这军机秘府组建几十年,还是当年陛下南征北战之时建立的,记得当时陛下还不是太子……说的有些远了,这军机秘府就相当于大隋的秘密机构,直接上大天听,权利大得吓人”鱼俱罗压低嗓子道。

    “军机秘府,督尉百仁”张百仁缓缓拿起令牌,看着令牌上几个怪异的字体,带有一种玄妙波动,绝对没有办法仿制。

    “督尉官也不小了,以后你可招揽手下千人,督尉之上为大都督、小都督、总督,督尉之下有百人长、千人长。”

    张百仁翻了翻手指:“如此说来,骑在我头上的岂不是还有三位大爷,总督管理自家衙门下一切督尉,小都督手下又有一群总督,大都督之下又有一群小都督。”

    说到这里,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鱼俱罗:“你告诉我,大隋有几位大都督。”

    “不知道”鱼俱罗摇摇头:“除了皇后与陛下,没有人知道。”

    听着鱼俱罗的话,张百仁看着手中的官印、令牌犹豫起来,鱼俱罗笑了笑:“你可莫要小瞧督尉一职,朝中的众位大臣,那个对军机秘府不忌讳莫测,忌惮三分?更何况你这督尉与寻常督尉不同,你细看右下角,是不是有一个皇字?那便表明你是娘娘亲自提拔的,与那些大小都督自家招揽的手下不同,大家都是手眼通天之辈,那个会与你为难?与你过不去?就算是不顾及你,也要顾及皇后娘娘的面子,而且你这可是直属皇后娘娘的调令,未必会遵循大小都督的话。”

    “是这样吗?”张百仁把玩着令牌。

    鱼俱罗苦口婆心道:“你小子就知足吧,军机秘府中高手无数,为了一个督尉都打破脑袋想要抢过来,你可别忘了你才五岁啊。”

    “既然如此,密令我收下就是了”张百仁看了看官印与令牌,缓缓收起来,塞入了怀中。

    “这就对了,你小小年纪起点便比别人高了无数倍,日后定然有无数机会,平步青云大都督也是指日可待而已”鱼俱罗满是蛊惑道。

    张百仁瞧着鱼俱罗:“将军如此殷勤,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

    鱼俱罗笑着道:“你小子倒是精明,你日后入朝为官,我也会跟着受益啊,你我相互扶持,在大隋地位必然会更加稳固。可千万不要小瞧了朝中的老狐狸,杨素等人早就在朝堂中拉帮结派,咱们若是不抱成团,日后只会受人摆弄。”

    “萧皇后!”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一块玉佩,默不作声。

    “小先生何时去朝中报备?”鱼俱罗道。

    张百仁摸着下巴:“我怎么会放心将我母亲一个人留在塞外。”

    鱼俱罗拍着胸脯:“你放心,你母亲的安危就交给我了。”

    张百仁轻轻一叹:“稍后出街还需配置一些药材,购置房产。”

    吃了早饭,张百仁与杨丽华再次返回屋子里,收拾了行囊,起身向着大街而去。

    宋老生早就大门在一边守候,此时走上前来接过包裹,三个人一起向着大街而去。

    “小先生当真要入朝为官?”张丽华忽然开口。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自然如此。”

    张丽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朝堂水深,小先生一旦陷入漩涡,便永远无法脱身而出。”

    “我欲要剑试天下群雄,朝堂倒是一个好地方,若是那大隋皇帝惹得我不开心,直接宰了就是,江湖路远天地广大,那个能找得到咱们”张百仁抚摸着腰间的宝剑。

    后面扛着背囊的宋老生忽然一个哆嗦,吓了一个激灵,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若是被人听到可了不得。

    “小先生慎言,朝中的密探遍布四面八方,若是被人抓到把柄,咱们可都惨了”宋老生连忙压低嗓子道。

    “胆小鬼”张百仁打趣着宋老生。

    一行人在大街上走走停停,买了几十种药材,俱都是上了年岁的老药,张百仁小心翼翼的塞入葫芦中,如此药酒便算是泡成了,日后驻存一段时间,就可以有大用。

    药酒炮制好,张百仁瞧着宋老生:“这涿郡里面你可认识掮客?”

    “找掮客做什么,涿郡侯巴不得你求他办事,只要到了衙门里随便查阅一番,便可知道哪里有你想要的房子”宋老生翻了翻白眼:“你可别相信那些掮客的话,说不得这些混账故意做圈套害你。”

    “我倒是巴不得对方害我”张百仁瞧着宋老生:“到时候就省了一大笔钱。”

    宋老生闻言苦笑:“你这打算是黑吃黑,空手套白狼,倒也划算!在这涿郡里,还真没有几个人权势能大得过你。”

    一边说着,宋老生左右瞧瞧,然后道:“随我来。”

    众人一路上走走停停,来到了一处混乱的市场,此地人流嘈杂,三教九流俱都齐全。

    有说书人在唾液横飞,神采飞扬。

    有杂耍之人舞弄着火焰,惹得周围众人叫好。

    有修鞋的,有补锅的,还有卖各种零食的。

    瞧着热闹的人群,有算命的,还有卖各种零食的。

    宋老生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我们要买房子。”

    周围人一静,接着人群再次恢复热闹,四五个汉子同时钻了出来,凑到近前:“大爷要买房子?”

    “大爷买房子找我啊,保证大爷心满意足。”

    “你们两个过分了,是我先到的。”

    “明明是我先到的。”

    瞧着五个汉子吵得不可开胶,张百仁面无表情:“我要一座大庄园,很大的庄园!必须要有好的建筑,风景优雅,不管你们谁做这遭买卖,只要令我称心如意就好。”

    “大庄园?城南可不可以?”

    一个汉子连忙开口:“城南一大户人家正要搬走,我替几位大爷介绍。”

    “好,先随你去看看”张百仁指着那汉子。

    其余四人俱都是垂头丧气,张百仁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若是不满意,再回来找你们。”

    几人跟着那掮客向着城南走去,掮客一双眼睛打量着三人,不动声色道:“几位听口音,似乎不是涿郡人吧。”

    “肯定不是”宋老生道。

    张百仁默不作声道。

    “几位来涿郡做什么?”掮客道。

    “做一些生意,打算在这里购办一处庄园,收购一些皮子”宋老生回答的滴水不漏。

    就这般扯着家长,不多时掮客已经将几人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