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十七章 一纸诏令天下惊
    师爷与校尉相互勾结,也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人含冤被关在了大牢里等死。

    本来在涿郡这种边城之中,平日根本就不会有朝中的王公大臣、皇亲贵戚来此,毕竟此地靠近边疆,天知道突厥人什么时候脑袋一抽筋,攻破边关杀入中原。

    在这里,除了郡侯、郡侯的亲戚之外,这师爷沟通整个衙门,权力惊人,到了涿郡一亩三分地,任凭你是富商、武者,真龙也好、猛虎也罢,都不得不盘着窝着。

    但偏偏张百仁来了!

    有人会说将这校尉满门几十口人尽数斩杀,未免太过于狠辣,但细细想想来,老子做强盗,儿子能是正经人吗?

    不过是半日的功夫,新的地契已经拿在了张百仁的手中,一边的张丽华道:“小先生可真是会算计。”

    “不是我会算计,而是我想着为民除害而已”张百仁将地契折好,收起来:“千万不要小瞧了人心的黑暗。”

    说完后张百仁慢悠悠的在鱼俱罗府邸中闲逛,修行至如今这般地步,四道剑胎不炼化,张百仁便无法玉液还丹,这是一个硬指标,丝毫做不得假。既然无法修炼,到不如闲着无事散散心,参悟一下剑意。

    如今张百仁诛仙、戮仙、绝仙剑胎都已经凝聚,虽然剑胎虚幻,但却已经叫张百仁看到了希望。

    “小先生!小先生!将军请你过去,将军请你过去”宋老生气喘吁吁道。

    “这么着急忙慌的,可是出了什么大事?”张百仁抚摸着栏杆,转过身看着疾步跑来的宋老生。

    “你快去吧!这回可真是大事了!”宋老生道。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宋老生向鱼俱罗的府邸正堂走去。走入大堂,却见鱼俱罗眉头皱起,一双眼睛看着案几上的一道诏书,闭目沉思。

    “将军”张百仁行了一礼。

    “小先生快坐下”看到张百仁进来,鱼俱罗开口道。

    张百仁闻言坐下,鱼俱罗将身前的符诏卷起,递了过来:“你先看看再说。”

    张百仁闻言缓缓的接过诏书,看了一遍之后愕然:“当今天子莫非是疯了不成?”

    “虽然没疯,但也差不多了”鱼俱罗无奈的坐下:“这一道诏书,只怕天下间必然卷起滔天大波,人心浮动。”

    张百仁将诏书送还至案几前,背负着双手:“十万……涿郡才多少人口,陛下敢开口便要十万人口去修楼阁、花园,这等徭役简直是自损根基,自寻死路。”

    “将军打算如何做?”

    “我还能如何,要看涿郡侯的意思,我毕竟是过客,主要责任都在涿郡侯的身上”鱼俱罗一只手指敲击着案几,看着身前的诏书显然心中也不安宁。

    看着鱼俱罗,张百仁在大殿中走了几圈,忽然听到亲卫禀告:“将军,郡侯求见。”

    “就知道这老东西坐不住了”鱼俱罗一笑,紧皱的眉头松开,一双眼睛看向大殿外:“请郡侯进来。”

    不多时,就见涿郡侯满脸苦涩的走了进来,走入大殿也不见礼,干脆一屁股直接坐在右侧:“我的娘嘞,陛下这是想要我的命,十万人口……我上哪里给他凑去。”

    “郡侯,此乃圣旨,不得有违啊”鱼俱罗很好心的提醒了郡侯一句,却见郡侯苦着脸道:“将军,咱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陛下可不单单给我下了命令,你也有份啊。”

    “我不过是暂时驻扎此地,终究是要走的,再说了……本将军主要的任务是找到上古异兽,侯爷可不同。”鱼俱罗笑了笑,把玩着一枚印章。

    “还请将军救我啊”郡侯终于坐不住了,一双眼睛盯着鱼俱罗:“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将军肯不肯助我。”

    鱼俱罗似笑非笑的看着郡侯,郡侯苦着脸道:“各种好处随便你开。”

    “这就对了嘛”鱼俱罗放下印章:“说说吧,能求到本将军的,你是打算对谁动手?”

    “契丹”涿郡侯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没得选择!涿郡的百姓动不得,那就只能拿这些外族人口充人数,我给将军调拨五万大军,暗中侵袭契丹部落,搜刮十万人马,给朝廷充数。”

    “寇兵契丹,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契丹高手也不少,而且一旦被契丹察觉,少不得激起契丹的反弹,一旦契丹起兵,郡侯可曾想好打算如何应对?”鱼俱罗看着郡侯。

    “正要边境乱起来,然后把将军留在涿郡,如今中原已经出现了乱兆,将军想必也不愿意回去”涿郡侯道。

    听着涿郡侯的话,鱼俱罗敲着桌子:“这事承担的责任可不小,侯爷需给我满意的交代。”

    听着鱼俱罗的话,涿郡侯轻轻一笑:“只要解决了眼前的燃眉之急,什么都好说,所有物单据都在此。”

    一边说着,涿郡侯拿出一本折子,递到了鱼俱罗的身前。

    鱼俱罗轻轻笑,打开折子之后点点头:“郡侯还真是大方。”

    “我这是不得不大方”郡侯苦着脸。

    说完后鱼俱罗看向了张百仁:“小先生,此事还要小先生出力才可。”

    “有我什么事?”张百仁一愣。

    “俘虏的押运,还需小先生坐镇”鱼俱罗看着张百仁:“正好叫小先生去东都洛阳见见世面,顺便报备一番。”

    “区区答谢,不成敬意”涿郡侯立即从怀中掏出一本奏折,递到了张百仁身前。

    张百仁接过奏折,打开之后倒吸一口凉气:“侯爷还真是大方。”

    “没办法,破财免灾,之所以叫你去,是皇后哪里还需你说情,皇后哪里的一个人情值这么多。宝物没了可以继续收集,但若是官位、脑袋没了,再多宝物也是别人的”郡侯苦笑:“这一点本官还是能看清的,还要拜托小先生。”

    “此去东都,路程遥远,母亲一个人在关外,我不放心……”张百仁犹豫道。

    “你放心,本侯安排高手前去保护你母亲”郡侯拍着胸部保证。

    “十万俘虏,单凭我一个人,未必能镇压得过来”张百仁皱眉。

    “还有兵家的高手,老生得了我一部分兵家精髓,可以与你一道同去,本侯不过是担心突厥高手作乱而已,小先生剑道神通惊天动地,定然可以马到功成,更何况为了最短时间到达,要走水路……水路上各地大大小小神祗都要孝敬,以小先生与淮水水神的关系,各路水神都要给一些面子的,免去一些麻烦,与其拿宝物大点各路神祗,倒不如孝敬小先生”郡侯连连作揖。

    张百仁瞧着郡侯,嘴角翘起:“原来打的这般主意,郡侯倒是好算盘,若是这么说……。”

    张百仁扬了扬折子:“这么点宝物还不够啊,最少要加一倍。”

    “行,一倍就一倍”郡侯连眼睛都不眨就答应了,弄的张百仁一愣:“这老东西到底多富有,自己是不是要的少了?还是没有经验,不会讲价还价啊。”

    张百仁收起折子,眨了眨眼睛:“成交。”

    大隋随便的一个郡侯都如此富有,可见这大隋到底有多富,怪不得杨广敢这般折腾。

    “不知将军何时兵寇契丹?”郡侯看着鱼俱罗。

    “那就今日吧,侯爷可曾准备好船只?”鱼俱罗收起折子。

    “准备好了,早就准备好了”郡侯连连点头。

    “三日,给我三日的时间”鱼俱罗站起身,转身向着大堂外走去。

    “小先生,那咱们就三日后再见啊”郡侯对着张百仁一礼,连忙跟着鱼俱罗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