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十一章 龙王拦路
    “回大王的话,那血食就在上面!自涿郡有一船队,押送着十万人马,正通过大王的地盘”蛤蟆精伸手指了指水晶宫的上方。

    龙王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下来:“你耍我!”

    “大王,属下不敢啊!”蛤蟆吓得再次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小的哪里有那个胆子,敢戏耍大王啊。”

    “如今大隋国立鼎盛,你居然叫本王去吞噬大隋的将士,莫非是嫌弃本王活的时间太长了吗?”一边说着,龙王手中神光酝酿,便要动手将这蛤蟆精化为齑粉。

    “大王息怒!息怒!息怒啊!!且听小的解释,且听小的解释!”蛤蟆精赶紧连连讨饶,龙王动作一顿:“你有何解释?”

    “陛下,船上虽有大隋士兵,但却不足万人,而那十万人俱都是契丹的部众,全都是契丹人啊!大王不能吞噬大隋的人,但若是吞噬了契丹人,朝廷虽然损失十万俘虏,但却也未必会在乎!即便是朝廷震怒,大王只需献上金银财宝,也可化解此次厄难。再说了,大王吞噬了十万俘虏,修为必然在做突破,到时候即便是朝廷真的兴兵来讨,大王也未必会畏惧”蛤蟆精巧舌如簧,不断开始辩解。

    龙王闻言息怒,缓缓散去神通,皱眉沉思,过了一会才道:“你说的未尝不再理,但大隋强者、猛将不知凡几,上有贺若弼、张须驼,后有杨素、鱼俱罗以及韩擒虎,更有隐藏在暗中的老狐狸不知道多少,谁要惹上大隋,那便是自找麻烦!”

    “不过既然是契丹人,那就好办了!待我将那大隋将士呵斥退去,便可吞噬了十万俘虏,等到朝廷前来问罪,本王那个时候已经突破,朝廷必然会选择息事宁人,未必会再起风波多生事端。”

    大船上

    张百仁静静的坐在那里,身后的宋老生略带不安的走动。

    张百仁自身后拿出了扶天广圣如意灵签,看着不安躁动的宋老生,晃了晃竹筒:

    “别乱晃悠了,来抽一签。”

    宋老生闻言停下脚步,站在张百仁身前,蹲下身子随意拽了一根:

    “神斜其愆,鬼瞰其室。履薄臨深,匪朝伊夕。”

    说完后宋老生看着张百仁:“小先生,这签怎么解?”

    “这是下下签,第二十一根!解:占阴晴,晴。田蚕不收,坟葬败家。六畜灾损,行人不回。求谋大不遂,求财大不利。婚姻大不成,官事大凶。谒见不遇,出行不宜。修造不利,疾病危笃。走失不见,生产见凶。捕盗休寻,祷祀招祸。怪异官事,移徙官非。家宅大不安,文书不遂。已上全凶,应一五七数,及亥卯未年月日时,方位东北。”

    张百仁将宋老生手中的签子拿回来,看着签子上的批语,顿时瞳孔一缩:“没想到居然是大凶的下下签,你速去安排军阵,只怕稍后会有兵戈发生,之前水妖窥视,祸根必然由此而来。”

    瞧着宋老生走远,张百仁看着身边的侍卫道:“此地是何处水域?”

    “启禀大人,乃是黄河的一处支流,至于是何处地域,小的也是第一次走,不清楚!”侍卫连忙道。

    张百仁闻言将竹签装好,缓缓抚摸着手中的长剑:“一场恶战将会上演,大隋朝如今国立鼎盛,居然也有人敢捋虎须,没有几分本事,决然不敢出手,一旦动手便意味着麻烦。”

    正说着,过了一刻钟之后,却见水波翻滚,战鼓敲响,只见船下河道翻滚不休,摇晃的船队为之动荡摇摆。

    此时上千只船牢牢的锁在一起,即便是河道下风波翻滚,大船飘忽,却也难以掀翻。

    “何方水妖在此作乱!”张百仁抱着长剑,站在了船头,眼中点点剑意酝酿。

    “咚。”

    “咚。”

    “咚。”

    战鼓不停,摄人心魄,却见喧绍来到了张百仁身边:“都督!发生了什么?”

    “有水妖作乱!宋老生呢?”张百仁头也不回道。

    “已经下去布置兵阵了,待水妖显出真身,便可发动雷霆一击”喧绍道。

    “注意一下,切莫给船上契丹人作乱的机会”张百仁看着翻滚的水流叮嘱道。

    此时龙王点齐兵马,兴风作浪,卷起阵阵接天连地的风暴,天空中阴云密布,雨水噼里啪啦洒落,仿佛是瓢泼一般。

    在接天连地的雨水中,河流上浮现出道道人影,只见头顶双角,龙头人身的龙王脚踏波浪,站在了水面。

    “前方是大隋那只队伍,路过本王的地盘,也不打个招呼,太不将本王放在眼中了”龙王话阴语沉,声音中满是怒火。

    “龙王拦路,有何贵干!”张百仁的话语很轻,但却穿过水幕,传入了对面龙王耳中。

    目光刺透水幕,龙王顿时一愣:“这么小的军机秘府都督?莫非船上押运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本王闯祸了?”

    看着军机秘府的高手在船上,龙王突然心中一惊。强行镇定心神,不紧不慢的挥了挥手,身后无数战鼓停息,张百仁一眼望去,河面上全是水妖,比之那日老乌龟的水府也毫不逊色。

    “本王修行到了瓶颈,欲要向将军借一些血食,用作突破境界,便算是过路费了,将军以为如何?”龙王不理会张百仁,而是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喧绍。

    喧绍闻言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是奔着俘虏来的,居然想要半路截胡。

    “大胆!你这小小龙王也敢劫掠我大隋的俘虏?此乃陛下钦点俘虏,用作修缮宫殿,若不能按时到达,陛下非要将你抽筋扒皮不可”喧绍怒叱一声,输人不输阵。

    “龙王什么实力?”张百仁看着一边的喧绍。

    喧绍苦笑:“这混账即便是及不上鱼俱罗大将军,但也到了临门一脚,不然也不会想着截胡朝廷,实力不足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啊。这龙王定然有信心吞噬了十万血食之后,突破临门一脚,有信心摆脱朝廷的追杀,所以才敢出手拦截。”

    “还差临门一脚?”张百仁嘀咕一声:“差了临门一脚,那便是天地之别。可有办法应付?”

    “难啊!这等高手,已经世间难寻,就算是大将军亲临,对方一心想要逃走,也未必能将对方留下”喧绍苦笑着道。

    “宋老生怎么说?”张百仁抚摸着腰间的长剑。

    “宋将军说,能困住这孽龙三刻钟!三刻钟后船毁人亡,十万俘虏连带着八千大军,尽数葬送于此地!”喧绍面色沮丧:“谁知押运俘虏这等最轻松的活计,居然碰见了这般麻烦事。”

    “呼!”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告诉宋老生,我只要一盏茶的时间,不用三刻钟!一盏茶的时间足矣!”

    说完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语,远处的龙王声音震动雨幕:“尔等在说什么?本王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今日便给尔等一个机会,只要你等留下那十万俘虏,本王也不想难为你等,给你等一条活路又有何妨?”

    听了龙王的话,喧绍怦然心动,面色变幻不定,一边的张百仁道:“时间来不及了!若是放弃俘虏,返回涿郡还要重新寇契丹营地,到时候一来一去又是四五日的功夫,陛下圣旨上说,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放弃了俘虏,回去之后涿郡侯第一个先砍了你脑袋,然后自尽而亡。”

    “我……”喧绍闻言顿时面色苍白:“还请小先生救我,咱们如今该如何选择?”

    “如何选择?有的选择吗?”张百仁摸了摸怀中的真水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