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十二章 舞弄波涛,剑劈龙王
    张百仁与宋老生有的选择,但是喧绍却没得选择。

    “龙王此言未免太过于霸道”喧绍面色阴沉:“这是朝廷的船只,莫非龙王不要命了?若是陛下震怒,天庭围剿,不知龙王如何担得!”

    “本王如何担得不用你操心,我只问十万俘虏你是留还是不留?”龙王舞弄波涛,瞬间一股水柱冲天而起,猛地撞击在一座大船上,只见大船摇动,船上的人仿佛是落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向着下面坠落,被那水流冲击的坠入河水中,然后龙王脑袋忽然胀大,所有人一个不剩,包括隋朝士兵,都被吞入腹中。

    这一幕喧绍骇然变色,龙王身子一扭,化为了长几十米的龙形,一爪落下,但见船只瞬间破碎,在无数尖叫、惊呼声中,数不清的俘虏纷纷坠入水中,被龙王吞噬的一干二净。

    河水倒灌,几个呼吸间船只已经沉没。看着二十多米长不断翻滚的龙身,众人闭嘴无言,整个船队鸦雀无声。

    “动手!”张百仁话语森然,下一刻一股玄妙的韵律贯通了几千只大船,然后就见云雾缭绕,一股无形之力向着龙王覆压而去。

    “大胆龙王,你居然敢无故偷袭朝廷命官,胆敢劫掠官船,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只见船队后方传来一阵怒喝,接着就见一道黄色的卷轴化作了流光,悬浮于船首的旗幡之上,就那般静静的悬挂着,一股波动扩散而出,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清晰的可以看到圣旨上一道紫色雾气闪烁,居然暂时压制住了龙王一半的力量。

    “圣旨能坚持的时间有限,兵家大阵已经启动,还请小先生动手”喧绍道。

    “混账”龙王在不断挣扎扭曲,卷起阵阵波涛,看着那几十米暴动的身子,张百仁毫不怀疑自己的小身板若是被其沾上,那定然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张百仁伸出手掌,攥住了腰间的长剑,一边的宋老生此时跃起,手中长刀化为了银白色匹练,率先冲入了战场,劈砍到龙王身上。

    “杀!”

    宋老生已经是锻骨强者,这一刀下去却见火花四射,龙王的鳞片犹若是钢铁一般,居然没有劈开,只有一块婴孩脑袋大小的鳞片因为高速的撞击,仿佛变成了烙铁,但又被水流侵蚀了热度。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长剑,宋老生一刀无果,顿时一惊,此时龙王一爪猛地遮蔽虚空,带着呼啸的罡风,向着宋老生拍来。

    音爆!

    龙王已经突破了音爆!

    “铛”

    宋老生战刀弯曲,居然挡住了遮天蔽日的一爪,然后仿佛是出膛的炮弹一般,瞬间钻了出去,打在了远处的船体上,坚硬的船木瞬间被击穿,宋老生生死不知。

    “已经被压制了五成力量的龙王,居然还这么强吗?强的有些过分啊!”张百仁看着龙王捆扎在地上,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大船上一只只锁链婴孩脑袋粗细,呼啸着飞射而出,向着龙王周身捆绑纠缠而去。

    “哗啦啦”

    阵阵铁链之声响个不停,此时龙王的四肢、身躯俱都被铁链锁住,不断束缚着龙王的挣扎空间。

    “杀”

    喧绍忍不住了,手中长刀挥出,向着龙王的七寸砍去。

    “铛”

    龙王一根龙指伸出,火花四溅之间,喧绍被掀飞了出去,落在了甲板上,然后甲板上地板不断破碎,炸开道道裂纹。

    张百仁见此瞳孔一缩,手中长剑出鞘,一步迈出跃下了官船,脚踏波涛,手中长剑化为了一道虹光,向着龙王劈砍而去。

    剑意茫茫,张百仁利用的是自己孕育而出的剑意,经过这么长时间孕育,张百仁自己孕育的剑胎也凝实了许多。

    锋芒,刺骨的锋芒叫龙王焦躁不安,多少年了?多少年不曾有人叫自己有这种感觉了?

    “不愧是军机秘府的高手”龙王一爪拽动锁链,扯得锁链另外一端船只摇晃,龙爪与张百仁的长剑撞击在一起。

    “刺啦”

    剑走偏锋,张百仁的长剑在龙王的手掌上快速滑动,火花四溅,一道白色痕迹出现在龙王的掌心。

    痕迹有五毫米深厚,但却依旧没有划开龙王的防御。

    “唰”张百仁调动真水之力,溺水之力流转,龙王传来的巨力居然被溺水分解吞噬。

    “唰”

    张百仁在波涛中沉浮,借助波涛之力,冲天而起,向着龙王的七寸斩去。

    七寸,乃是龙蛇要害之地,就像是人的心脏一般。

    张百仁剑意所指,龙王心脏莫名一阵悸动,下意识卷起阵阵波涛,冲击着张百仁的身躯。

    “娘的,老泥鳅压制了一半的力量居然还这么强,有没有搞错啊!”张百仁心中暗骂,一边担心着宋老生,也不知道宋老生死了没有。

    “杀”

    水中的虾兵蟹将向着张百仁杀来。

    张百仁剑意过处,无一合之敌,任凭你是术法也好,刀叉也罢,立即枭首,身躯化为两段。

    背后的诛仙四剑此时不断汲取着空中的杀机、灵魂,张百仁面无表情,一双剑眉仿佛是两把利剑,看起来令人顿时心中一惊。

    “好小子,本王小瞧你了,莫非军机秘府中人都如你这般厉害?”龙王不断与张百仁交锋,感受着剑上的锋芒,那灭尽众生的剑意,缭绕在自家的鳞片上凝聚不散。

    张百仁不断左右腾挪,借助溺水之力化解着龙王的力量,若不是体内有溺水在,只怕张百仁早就被龙王给毁了肉身。

    即便如此,张百仁体内溺水之气并不多,肉身开始出现伤势,气血瘀滞,好在真气流转,张百仁的真气不曾被震伤,人还有战力。

    “铛”

    张百仁盯紧了龙王腹下一块鳞片,别的地方不砍,而是专门只往一个地方招呼。

    一剑斩不穿那就两剑、三剑、四剑,以张百仁的剑术,要不了几十剑,便可斩开龙王的肉身防护,将剑气打入其内体。

    龙王确实是了得,怪不得敢和朝廷叫板,孤注一掷的要做最后一搏。

    今日若是真的被其吞噬了十万血食,没准人类还真会多了一个大敌,一个巨大的威胁。

    “人类已经够乱了,岂还能再叫你等异族添乱”张百仁眼中杀机闪烁,剑光纵横,无数虾兵蟹将碰到即死,沾着就伤。

    此时船上的士兵也好,俘虏也罢,俱都是看的目瞪口呆,一边的喧绍更是张大嘴巴:“好厉害的剑!好厉害的人!”

    张百仁如今境界本来就不弱,已经开始龙虎,接下来便是玉液还丹之功,只不过被卡在哪里,迟迟不能突破而已。

    进阳火退阴符,抽添火候、七日过关等等,一旦张百仁突破困境,接下来便是水磨墨的功夫。

    张百仁看起来轻松,但谁难受谁知道,龙王这等高手在人类武者中,也算得上是大高手了,不是一般人能应付得过来的。

    武道有易筋、易骨、两个境界,看似两个境界,但若是细分,却也是天地之别。

    秘法不同,武道进程不一样,带来的后果都不一样。

    尤其是易骨境界,同为易骨也是天差地别。

    人体有二百零六块骨头,每一块骨头的祭炼都是天地之别,一旦二百零六块骨头祭炼完毕,基本已经算得上人间巅峰无敌强者,在之上见神不坏,那是属于神佛境界,已经超凡脱俗,可以说天灾人祸也难以埋灭的强者。

    武道恐怖至极,论战力除了剑仙之外,道家阳神不出,无人可以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