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十五章 武则天他老子
    “有什么不对?草民只是商贾而已,虽然有些贱名,但却止于民间,大人这般人中龙凤,可是瞧不上眼”武士彟恭敬道。

    张百仁围绕在原地转悠,摇晃着脑袋:“不对劲!不对劲!以我这般道行,既然对你的名字有印象,那就肯定以前听说过你,但是究竟在哪里……。”

    说到这里,张百仁抚摸着腰间的长剑,迟迟记不起来,过了一会看着武士彟面带忐忑的面孔,然后道:“你家是哪里的?”

    “回大人的话,草民家在并州”武士彟恭敬道。

    “可曾投靠那家门阀?”张百仁道。

    “未曾投靠,门阀实力强横,自为高尚,岂会将我等泥腿子放在眼中”武士彟道。

    张百仁瞧着武士彟,越看越觉得在哪里听到过,但却偏偏不记不起来。

    “本官欲要找一商队为我效命,不知武家可否愿意?”张百仁瞧着武士彟,眼中剑意流转,刺的武士彟肌肤生疼。

    上千人的商队,可不是小规模,足够为自己搜刮天才地宝,购买各地灵药了。

    “愿为大人驱策!”武士彟赶紧抱拳一礼。

    张百仁瞧着武士彟,轻轻一笑,看着那张忐忑的面孔,转过身打量身后的自家各种宝物:“你不用这般面孔,整日里愁眉苦脸的,本官岂会占你便宜?我这屋子中的宝物上千万两白银都未必能买的下来,我又岂会看得起你武家那点财富?”

    “是是是,小人知错了,却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武士彟瞬间惊醒,可不是嘛,把他武家卖了,都及不上这屋子里十分之一的宝物。

    张百仁道:“我这里有一份单子,你日后行走八方,务必为我收集全上面的东西,至于说价钱……不论高低,全部都买了。”

    武士彟接过单子,看了一眼后手掌一个哆嗦:“大人,这可都是奇珍异宝,只怕是给再高的价钱,人家都不肯卖啊。”

    “不肯卖?那就巧取豪夺,血洗满门,你只需探听到消息,交付给我就行,不论是门阀世家,还是普通商贾,只要有消息,就立即通传我”张百仁面色严肃。

    听着张百仁毫不掩饰的杀机,再看看满屋子的宝贝,武士彟忽然感觉到一股血腥扑面而来。眼下这里的宝物该不会是这小子杀来的吧?

    此时张百仁打开一边的一暗格,拿出来一纸书信以及一枚黑色的手印令牌。

    “此乃我之印信,这一张乃是淮水水神的印鉴,持此二物日后水路再无险阻,各路水神都会给你三分面子,也免去了一些波折”张百仁瞧着武士彟。

    武士彟闻言一个机灵,连忙将两张印鉴收好,张百仁自己的印鉴不用多说,看着那散发神性光辉的淮水水神印鉴,这可绝对是好东西,日后在行走各地江河,不必担心沉船的危险了。

    “好大的能量!”看着张百仁,武士彟一个机灵,这小子身后好大的能量,简直是手眼通天之辈,怪不得那般大口气。

    张百仁相信,自己屠龙之事经过半个月的发酵,各大门阀世家必然有所耳闻,对自己心中起了顾忌,若是真遇到不给面子的,张百仁不介意给对方点颜色看看。

    “去吧!去吧!你只要细心为我办事,少不得你好处,本官的人脉出乎你想象,日后遇见那所谓的门阀世家,不必退让低头,受了委屈只管和我说,本官有一万种办法炮制他”张百仁转过身道。

    这番话听的武士彟顿时热血沸腾,门阀世家统治的世界里,门阀世家是所有人头上的大山,此时听闻张百仁话语如此狂傲,似乎支持自己找门阀世家的麻烦,如何不热血沸腾?

    “下属告退”武士彟恭敬的行了一礼,走了几步才顿了顿:“不知日后如何寻找小先生?”

    “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张百仁转过身看着武士彟。

    “是,下属明白”武士彟低下头,转身告辞。

    出了大门,回到自家船队,对于众人的询问,武士彟漫不经心糊弄过去,自己悄悄来到屋子里,打量着手中的两道印鉴,随即猛然一惊:“确实是真的,而且这印鉴上居然还有皇后娘娘的题刻,莫非我是在为皇后娘娘、当今天子办事?若是如此说,岂不是我武家日后的靠山就是当今天子?”

    想到这个可能,武士彟顿时热血沸腾,眼中放光体内燥热:“赚大发了!赚大发了!这一顿鞭子挨得值了。”

    不过看着手中的两张单子,武士彟顿时心思安静下来:“这些宝物可不好寻找,不过我心中倒也有了眉目,以前似乎听到一些消息。”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耽搁,武家已经装好了大船,船队离开了边城,而朝廷的大军依旧在搬运购买着物品。

    “武家?武士彟!”张百仁细细品味:“为何感觉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隋唐时空最出名的武家我只知道一人,那便是日后的女帝武曌……武曌……武曌……卧槽!”

    张百仁瞬间惊醒,猛地站起身:“我若是没记错的话,武曌他老爹就叫武士彟吧!而且在并州,不会有那么巧合吧!”

    “来人!”张百仁开口。

    “属下在。”

    “去给我将武士彟招来”张百仁道。

    侍卫匆匆离去,不多时回转:“大人,武家船队一个时辰前已经开走了。”

    张百仁闻言摆摆手,示意侍卫退下之后,自己一个人站在窗子前久久无语。

    回过神后来到案几前,看着之前武士彟写下的盟书,或者说是效忠投靠的文书作为凭证,张百仁小心翼翼的将文书收起来。

    之前还以为这区区武家不过是自己的临时所需,如今看来还真是一步妙招,一步妙棋啊。

    “武曌”张百仁背负双手:“武曌字空明,这个解释倒也贴切。”

    正说着,宋老生走了过来:“你倒是好心肠,区区一个商贾人家罢了,有什么值得看重的。”

    “到了东都,搜刮宝物总不能要我亲自动手,总归是要找一些跑腿的”张百仁不紧不慢的。

    “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个督尉了,都督不大不小也算是个官,到了东都和娘娘一说,你手下也能掌握万人的生杀大权”宋老生面色不解:“何必去在自己费尽心思收取麾下。”

    “你不懂”张百仁摇摇头,随即好奇道:“督尉权利有这么大?”

    “只要你能养得起,别说是万人,十万人也要得!一个千人长下面有十个百人长,而你下面有十个直属千人长,加起来正好万人,这绝对不是一股小势力,不过朝廷财力有限,能拨给你两个千人长就不错了,剩下的人要你自己补全,不过小先生这么富,养得起万人。”

    张百仁摇摇头:“原来都是空饷。”

    “东都那边安排的如何了?可曾提前送上拜帖?”张百仁瞧着宋老生。

    “都已经准备好了,待我前往东都之后一一拜访,此事便算是成了!不过皇后娘娘哪里要靠你说话,到时候满朝公臣再加上皇后娘娘耳边风,即便是陛下不满,也只能生生的忍了”宋老**诈一笑。

    张百仁闻言转过身,自怀中掏出一块红色的纱布,放在鼻尖轻轻一嗅:“萧皇后!可惜了……。”

    “小先生,到了东都你的宝物可要藏好,免得遭了窃贼,须知东都高手无数,窃贼更是猖狂的很,空空儿这混账整日里乱钻,最是可恶了,最好别叫我抓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