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十八章 和她睡吗?
    看着张百仁一边吃着,鼻子中血液缓缓流下,萧皇后面露担心之色,干脆放下筷子,坐在了张百仁身边,拿起案几上的布匹给张百仁擦拭着。张百仁拿过萧皇后手中丝巾,胡乱的在脸上擦拭了一把,然后再次埋头海塞。

    感受着体内不断产生的大药,神胎源源不断吞噬,就仿佛是鲸吞北冥一般,不断的吞噬着张百仁体内的大药,丹田中刚刚有大药蓄满,便瞬间被神胎吞噬一空。

    张百仁的鲜血从红色化为了紫褐色,最后再次变为了纯洁的红色,瞧得萧皇后心惊胆颤:“小先生,你别吃了,要不要叫太医?”

    “没事,不过是虚不受补罢了”张百仁笑了笑,足足吃到日落,将盘子都舔完了,才放下了筷子。

    有侍女端过清水,张百仁洗漱了一把,终于鼻血止住。

    “娘娘,下官这次来京城,有件事要求娘娘……”张百仁看着萧皇后。

    “什么事,居然叫小先生用‘求’这个字?”萧皇后好奇道。

    “不知皇宫国库中可有五色线,下官愿意出大价钱购买”张百仁道。

    “五色线?你要这东西做什么?”萧皇后一愣。

    “那日宰了龙王,正要用五色线炼宝,配合上龙筋,可以炼制成法宝”张百仁道。

    “五色线皇宫中应该有,小先生要多少?”萧皇后看着张百仁。

    “一百米……不不不,五十米就够了”张百仁看着萧皇后,连忙改口。

    萧皇后摇摇头:“五色金线何等珍贵,大隋立国到现在,生产也不足五百米,再加上平日用度,国库中能剩下两百米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萧皇后看着一边的小黄门:“持了本宫手令,去将国库中的五色金线取来一百五十米送给小先生。”

    “多谢娘娘”张百仁面带狂喜之色。

    小黄门闻言领命而去,张百仁道:“一事不劳二主,还请娘娘开恩,看看皇宫中是否有上好的丹炉,借我用用。”

    “丹炉?皇宫到有不少,明日叫人给你送过去”萧皇后瞧着张百仁:“你如今居住在鱼俱罗府中总归是不方便,本宫赐你一座宅院,前朝有位王爷死后,王府一直空着,就赏赐给你了。”

    “多谢娘娘”张百仁连连道谢。

    首阳山青铜这等因果都欠下了,不差眼前这点东西,张百仁是毫无心理负担的接受了。

    “你身为军机秘府的督尉,不大不小好歹也是一个都蔚了,本宫给你两个千人长,剩下的你若是想要补全,还需靠你自己出钱”萧皇后手中早有谕旨准备好:“诺,给你的。”

    “多谢娘娘”张百仁一笑。

    “骁龙,骁虎乃是双胞胎兄弟,如今都为易骨境界,而且兄弟心意相通,配合无间,只要不碰到易骨大圆满或者是见神不坏的大高手,没人能杀得死他们”萧皇后给张百仁解释了一句:“骁龙、骁虎乃是代号,原名乃是‘萧龙’‘萧虎’,乃是本宫的本家兄弟,本宫平日里手下最为得力助手,日后就交给小先生了。”

    张百仁点点头,道了一声‘谢’,萧皇后道:“我军机秘府内,所有人都只用代号,而不用真名,陛下册封你为屠龙大将军,你的代号不如就叫屠龙吧。”

    “屠龙?”张百仁心中无语,好土的名字,不过这劳什子屠龙大将军自己怎么没听说过?

    张百仁不知道,自家因为一路上事情耽搁,完美的与朝廷钦差错过,所以圣旨迟迟没能到达。

    正说着,就见小黄门捧着托盘走了进来,此时面带犹豫之色,欲语还休。

    “可是发生了什么?”瞧着小黄门的样子,萧皇后瞬间心中有了猜测。

    “回禀娘娘,奴才之前去国库中拿金丝线,正好碰到了军机秘府的一位总督,这位总督好不容易立了功,正要换取金丝线,奴才生怕五彩线不够,就将那总督打发了回去,奴家见哪位总督面色不虞,脸有恼火,只怕会迁怒小先生”小黄门苦笑。

    “总督?哪位总督?”萧皇后眉头皱起。

    “奴才不知”小黄门哭丧着脸。

    “你将东西放下吧”萧皇后摆摆手,瞧着小黄门退出大殿,将托盘端起了,掀开绸缎,只见红、黄、白、蓝、绿五团巴掌大小的线团,在月光下闪烁着冷光的丝线静静的摆放在托盘上。

    “这便是五色金线”萧皇后道。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张百仁赶忙上前,将五色金线小心翼翼的包好,收入了怀中。

    “娘娘,那涿郡侯要我向娘娘替他求个情”张百仁看着萧皇后。

    “你倒是直接!”萧皇后诧异的看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摇摇头:“涿郡侯是个好官,虽然贪财了些,但却爱民如子,宁愿兵寇契丹,也不肯交出涿郡百姓。”

    萧皇后闻言沉默,看着点燃的烛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才道:“陛下如今心性越加放纵,不去体恤百姓也就罢了,反而大肆劳民伤财的修建奢华宫殿,唉……本宫如今也看不出陛下在想些什么!如今陛下荒淫无度,夜夜歌舞笙箫,这件事本宫应下了。”

    张百仁点点头,萧皇后看着张百仁:“你要炼制宝物,各种材料可曾都收集齐全?”

    “尚且差了一小部分,都是些难见的天才地宝,实在是不好寻找”张百仁苦恼的挠了挠脑袋。

    “你将清单给我,与其那些宝物被陛下挥霍、赏赐给那群无用之人,倒不如给你”萧皇后看着张百仁。

    幸福来得太突然有没有?

    本来张百仁正在寻思着去哪里搜寻所需的天才地宝,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直接替自己办了,真是困了就来枕头。

    张百仁手中拿出一本折子,萧皇后接过去打量一阵,随即一愣:“怪不得收集不全,这里面的宝物都是难得一见之物,若不是上一代陛下继承了北魏的国库,还真未必能凑齐!折算来怕不是要千万两银子,快要抵得上我大隋国库三年收益了。”

    “娘娘若是为难,那就算了”张百仁生怕萧皇后难做。

    “陛下如今越来越败家了,已经开始荒淫无道,本宫可不能看着大隋就这般衰落下去,你日后前途无量,本宫不过是为了大隋保留一些火种罢了”说罢萧皇后将折子递给了小黄门:“一样不少,尽数配全。”

    “是”小黄门瞧着眼前一幕,顿时心惊胆颤,这小子太受宠了,自己伺候了娘娘将近十年,还从未见过娘娘为拉拢一个人如此花费心思。

    小黄门匆匆而去,萧皇后瞧着张百仁:“如今皇城大门已经关闭,你就留宿在这里,晚上陪本宫说说话。”

    “是”张百仁心脏一跳。

    “带小先生去洗漱”萧皇后道。

    洗澡?

    张百仁心思莫名其妙一动,在二十一世纪洗澡可是会叫人浮想联翩的。

    有侍从备好了水,看着宫娥要上前替自己擦洗,张百仁连连推拒,将一群宫娥都赶了出去,然后自己脱掉衣服,跳入了浴桶中。

    洗漱完毕,张百仁来到了永安宫,萧皇后不在,想来是洗澡还没结束。

    女人就是麻烦。

    等到萧皇后洗好,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瞧着张百仁,萧皇后笑了笑:“走吧,本宫寝宫大得很,再给你加一张床榻。”

    来到萧皇后的寝宫,外殿与萧皇后的卧室隔着屏风,外室有一张小床,是平日贴身侍女睡的,看着那长相甜美的贴身侍女,张百仁摸了摸鼻子:“和她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