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二章 天雷锤断,墨家新宗师
    时间匆匆,转眼间已经是八月,瓢泼大雨连续了一个月,却是叫上京城的百姓苦不堪言,杨广更是时常发怒,责令法师、天庭止雨,可惜任凭各家有道高真做法,天宫神祗出力,就是不见丝毫烟消云散的样子。

    在历史的作用下,也有张百仁天气的原因,杨广出游了!

    每一次出游俱都是劳民伤财,但如今东都暴雨连绵,杨广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差不多了吧!”站在院子里,一边的骁龙、骁虎打着伞,不断的盯着丹炉,张百仁此时站在丹炉前不语。

    任凭天空中暴雨瓢泼,但靠近丹炉三尺之时,自动避开,下方的柴火燃烧不断,丝毫不曾受到水汽的影响。

    “我说大人,你这宝物炼制了一个半月,京都下了一个半月的雨,在继续下去,就要有房屋倒塌了”骁虎苦笑。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那里,雨水点滴不侵染。

    张百仁站在丹炉前不紧不慢的淬炼着自家的剑意,他有的是时间等侯宝物出世。

    “打发几波探子了?”张百仁声音穿过水幕。

    “三十多波了”骁虎道。

    “京都果真不简单,龙蛇交错老树盘根”张百仁瞧着丹炉:“宝物出世,就在这几日,丹炉中的铁液要干了。”

    正说着,猛然间霹雳炸响,传遍方圆几千里,一道道璀璨的闪电在空中流转,划过天地照亮了乾坤。

    “咔嚓”

    “咔嚓”

    “咔嚓”

    火星四溅,张百仁只觉得身子麻烦,赶紧跳开。

    一道道闪电仿佛不要命般,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丹炉上,唬得张百仁与骁龙、骁虎急忙逃进屋中,府中的护卫也是心惊胆颤的骇然寻找着各种掩护之物。

    瞧着仿佛是一千瓦大灯泡一般闪电,丹炉居然在接连不断的闪电下开始融化。

    云层中一个接一个的大火球、闪电球向着张府落去,整个东都沸腾,纷纷向着张府而去,无数密探高手汇聚。

    如今雷电横空,便是阳神真人也不敢外出,唯有武者凭借强大的体魄不断在街头狂奔。

    “大胆,此乃张府,何人胆敢擅闯”有军机秘府高手发现入侵者踪迹,纷纷扑了上去。

    张百仁站在屋中,眼皮子直跳:“不应该啊,真水玉章中可不曾记载这种异象,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居然有天雷、天火为之冶炼锤锻!”

    看着天空中的雷电,张百仁可不认为是自家的宝物在‘渡劫’。

    天降雷火,地涌甘泉,乃是上古如欧冶子等名家大师锻造宝剑之时才会出现的异象。

    “小先生乃是当世欧冶子也,若是去了墨家,墨家定会将你奉为座上宾”骁龙奉承了一句。

    “不对劲啊,到底哪里出现了变故,居然惹得天地相助”张百仁皱眉沉思,足足过了盏茶时间,雷电才消失,天空中霎时间风雨骤停,密布了月余的阴云终于开始逐渐散去。

    “大师!我墨家终于再次有欧冶子诞生了!一定要找到此人,此等大师出现,注定我墨家将要大兴”东都洛阳,某一个男子站在庭院中,看着空中不断垂落的雷火,此时居然热泪盈眶:“我墨家大兴的日子终于到了,诸子百家唯我墨家独尊。”

    “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墨家弟子道。

    “查!一定要查到宝物的所在之地,由谁炼制的!”

    东都洛阳沸腾,此时张府外无数各路探子静静的瞧着天空中垂落的雷电有些失神。

    这世间又有一尊宗师将要崛起了,居然天降雷火,墨家必然大兴!

    “这院子莫非是墨家的据点?”瞧着张府,各大势力犹豫不决,墨家可不是好惹的角色,机关术素来都是独步天下,惹了墨家有你苦头吃。

    “天降雷火,小先生果真非寻常人,居然能天降雷火,若是暗中操作一般,未必不能折服墨家,叫墨家为己用”萧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智慧之光:“果真,看来我萧家是押对了宝。”

    “宝物练成了?”骁龙骁虎瞧着张百仁。

    张百仁站起身走出院子,推开门后瞧着残破的鼎炉,融化的不成样子,破破烂烂已经看不出鼎炉的样子了。

    打量着鼎炉,张百仁心中忐忑:“雷火那么猛,鼎炉都融化了,宝物该不会也被融化了吧?”

    “兹~~~”

    雷电闪烁,瞬间自地上窜入了张百仁体内,顿时张百仁头皮发麻,猛地跳了回去。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宝物也不知道如何了,先去对付闯入院子里的入侵者,这里有我照应,一切都没问题”张百仁嘴角抽搐,口吐白沫。

    瞧着张百仁这幅要挂了的样子,骁龙愣愣的道:“小先生,真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张百仁擦了擦嘴角的白沫。

    骁龙、骁虎看了鼎炉一眼,立即窜了出去,加入战场。

    “大胆,何人胆敢擅闯我张府”骁龙骁虎兄弟联手,除非是见神不坏或者易骨大圆满的强者出手,不然绝对不是兄弟二人的联手之敌。

    张百仁抱着手臂站在那里,等着雷电消散。

    就在此时,却见一年轻男子哼哼唧唧的唱着歌,犹若是逛着自家庭院一般,推开门缓缓的走了进来。

    “宝物出世之地,应该是这里了”男子吊儿郎当一点都不紧张,甚至于无视了张百仁,在院子打量了一圈,看着融化的鼎炉,顿时眼睛一亮。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后院?任何人不得命令不得擅自进入,你是哪家仆役?”瞧着面容普通的青年,张百仁开口了。

    “咦!”男子闻言转过目光看着张百仁:“你是这家庄园的孩子?听你口气,想来是庄园主家的公子了。”

    听着对方的口气,显然不是庄园里的人,张百仁抱着手臂笑了笑:“你也和外面的人一样,是为了这宝物?”

    “那当然,不为了宝物我来这里干嘛,之前炼制宝物的大师呢?”男子打量着院子。

    张百仁瞧着男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我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最恨富贵人家,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若是能盗了这主家的宝物,也算是为天下人出一口恶气。”

    “反倒是你,你难道不怕我杀了你?”男子瞧着张百仁。

    张百仁‘甜甜’一笑:“这里是军机秘府,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擅自闯入了军机秘府,肯定是死罪。”

    “军机秘府?”男子一愣,毛都炸了:“我说小子,你可别乱说,这里明明是张府罢了,朝中可没有姓张的国柱,更不曾有当朝的宰相,除了那几位将军的府邸与皇宫我去不得之外,这天下没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这里确实是军机秘府,你若是退去也就罢了,要是在盗走这里的宝物,军机秘府肯定不会放过你,朝廷也不会放过你,就算是见神不坏的强者,也绝对无法和朝廷做对”张百仁很认真道。

    “去去去,小孩子别胡言乱语”男子面做不屑,但脚步却开始迟缓起来。

    “宝物出世便见血可不吉利”张百仁摇摇头,心中暗叹了一声。

    “小孩,之前那位大师呢?你爹呢?这么大府邸,你爹肯定很有钱”男子瞧着张百仁,露出蛊惑之色:“只要你告诉哥哥你家宝物下落,哥哥便带你去吃大餐、冰糖葫芦,红烧鲤鱼,清蒸蛟龙肉。”

    “当真?”张百仁天真道。

    “自然是当真”男子笑着道。

    “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