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三章 困仙绳
    “我家里为了炼制这宝物,已经倾家荡产,最值钱的便是炉子里面的宝物”张百仁纯洁道。

    男子一双眼睛看着远处的丹炉,心中越加感觉到不妙。

    之前听张百仁说此地是军机秘府,便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自己进来之后,确实是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但因为对于这宗师炼制的宝物太过于好奇,男子强行忍住心悸,来到了后院。

    瞧着尽在咫尺的丹炉,有心就此退去,但贼不走空的准则叫其实在是难受。

    最终好奇心打败了敬畏心,男子一步迈出,下一刻头皮发麻,身子汗毛瞬间竖立,然后猛地跳出去。

    就在此时,张百仁出手了,没有动用剑意,只是最普通的剑法。

    这男子看起来本性不坏,而且如今宝物出世,张百仁并未动杀性,却见长剑弯弯曲曲仿佛无量大海一般,向着男子倾泻而去。

    “嚯”瞧着张百仁的剑法,男子一惊:“你这小子,好厉害的剑术。”

    说完后也不与张百仁纠缠,左右跳跃避开了张百仁的长剑,钻入了远处的人群中不见了踪迹。

    “倒是个妙人”张百仁一笑,听着远处的杀伐之音,缓步向着战场走去。此时军机秘府高手各施手段,不断与闯入张府的高手厮杀、颤抖,而萧氏兄弟与一位男子纠缠不休,双方一时间难分难解。

    “京都高手果真不少”张百仁随意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诛仙剑气灌注到长剑之中,下一刻飞仙纵横,猛然向着对面的男子射去。

    剑意遥遥的锁定男子,这一袭黑衣的男子刹那间只感觉心脏发麻,隐隐生疼,一边应付着萧氏兄弟,一边扫视战场。

    待瞧见不知道自哪里飞来的飞剑之后,心头一惊,不知道为何,这飞剑的速度在男子看来居然有些不太正常的迟缓。

    黑衣男子可以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璀璨的剑光,天地似乎都在这剑光下黯然失色,化为了唯一,而自己的眼睛似乎被这一剑黏住了,迟迟无法转移开。

    “嗡”

    气血咆哮,瞬间打断了剑意的锁定,下一刻男子额头冷汗低落,猛地一掌伸出,攥住了已经触及到自家肌肤的长剑。

    “嘀嗒!嘀嗒!”

    长剑割破了男子的手掌,但男子毫不介意,一双眼睛骇然的看向了远处的丛阴,在哪里有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孩童正在纯洁无暇的看着自己。

    “张百仁!”看到站在那里的孩童,男子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个名字,如此年幼但剑意却这般犀利的人,唯有名震天下的张百仁。

    自从那日屠龙之后,再加上王通点评,张百仁的名字已经开始在大隋、塞外蔓延。

    “好可怕的剑,好可怕的人!”

    一丝丝诛仙剑气向着男子体内攻击而去,男子松开长剑二话不说立即退走,临走前深深的看了张百仁一眼,跃出了高墙。

    “可惜了!诛仙剑气要不得对方的命,只能在对方体内留下暗疾,日后在与其对阵,我便可以引动其体内的诛仙剑气助我压制对方”张百仁看着男子远去轻轻一叹。

    不远处,之前在后院诱惑张百仁的男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战场,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那璀璨的一剑,再看看年幼的张百仁,瞬间一股寒意自尾骨升起。

    “猪吃老虎,这小子太可怕了,日后要离他远远的”男子心中暗自哼哼。

    远处的张百仁似乎感应到了男子目光,转过头来纯洁一笑,男子看着张百仁纯洁笑容,仿佛是遇到了洪水猛兽,猛然蹿走。

    走了那高手,有萧氏兄弟加入战场,战局瞬间逆转,各方高手知难而退,纷纷退走。

    今日张府经过这一战,在东都算作是扬名立万了。

    “打扫战场,若有擅自闯入者,杀无赦!”张百仁面容稚嫩,但说出的话却令人寒气四溢。

    无数的皇城禁卫不知何时来到了张府周边,开始不断替张府清场。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长剑,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等了半日功夫,察觉到雷电消失之后,张百仁缓缓来到鼎炉前,顺着孔洞往里面瞧,却见鼎炉中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真切。

    张百仁念咒,只见嗖的一声,仿佛是神龙出海一般,一条明晃晃的绳索自鼎炉里飞了出来,化作了三米长短,在张百仁手中自动盘成一团。

    “困仙绳!”张百仁看着手中的绳索,露出了一抹激动:“成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困仙绳是困仙绳,但不是西游记神话里面的困仙绳,而是道家的真正法器,可以束缚妖魔,有无穷妙用,万变随心。

    “水无形无相,聚散无形,没想到居然还可以如此御使”张百仁抚摸着困仙绳,只见困仙绳明晃晃,居然多了一层米粒大小的鳞片,看起来不但不令人反感,反而觉得手感非常不错。

    “困仙绳的来源不可考证,有人说是道家圣人老子所创造,老子感悟上善若水,聚散无形,便想出了克制神祗、妖魔的困仙绳,也有的人说是上古某位大能创造,各种说法五花八门,不足考证,便是上古水神的真章中也无法断定”张百仁抚摸着困仙绳,口中念咒,困仙绳流转灵蛇一般缠绕在腰间,化作了张百仁的腰带。

    “若是日后拿出困仙绳去束缚敌人,掉了裤子怎么办?”瞧着自家腰间的困仙绳,张百仁觉得不妥,赶紧将其变小,缠绕在了手腕上。

    此时骁龙、骁虎走了出来,瞧着破损的丹炉,露出好奇之色:“小先生,你炼制的是什么宝物?”

    一边说着,骁龙悄悄的试探着伸出一只脚,没有发现雷电,缓缓走到了鼎炉前,爬着缝隙观看。

    骁虎见到骁龙没事,也露出好奇之色,二人趴在鼎炉外观看,随即摇摇头:“黑咕隆咚,里面什么也看不清,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居然惹得天雷锤锻。”

    张百仁不回答,而是道:“这鼎炉经过天雷锤锻,已经化作了宝物,你们找个做匠大师,将其锤炼成宝剑,日后杀敌也能多一些效率。”

    “兄弟们伤亡如何?”张百仁看着二人。

    “咱们可是军机秘府的人,这里是咱们主场,死没有但伤却有不少”骁虎道。

    “伤了的人,全都给最好的灵药,请最好的大夫,莫要留下任何病根”张百仁道。

    “多谢小先生”骁虎面带感动之色,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钱比人命更值钱。

    “大家都是为我效命,本座岂能袖手旁观?”说完话张百仁转身走回屋子:“算了,我累了,这些日子忙的天昏地暗,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兄弟处理了。”

    说完后张百仁走回屋子开始洗漱。

    洗漱完毕正要休息,却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先生,娘娘请您入宫,这些日子小先生折腾的动静可不小。”

    “萧皇后?”张百仁强打着精神,整理好衣衫后推开屋门,只见小黄门满脸谄媚的看着自己。

    那目光要多热情就有多热切,似乎下一秒就能将张百仁熊熊燃烧,化作了铁液。

    “走吧!”张百仁打了个哈欠:“不知娘娘召集我什么事?”

    “肯定是大好事就是了”小黄门恭敬的伺候着,扶着张百仁上了马车,向着皇宫而去。

    马车辘轳,似乎是催眠曲,张百仁在这声音中差点睡着了。

    说起来来到洛阳这么久,张百仁还从未好好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