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零八章 乖乖水
    马车一路颠簸,车中的韦云起一双眼睛盯着契丹将领:“你当真不说本官印信的下落?”

    将领不理会韦云起,只是破口大骂,张百仁走在外面,牵着马车慢悠悠的打量着地上的风景。

    “小畜生,有本事你放开老子,和老子光明正做过一场。”

    “小兔崽子,你到底算不算是个男人,居然只会暗算别人。”

    “混账,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有本事和我单打独斗。”

    契丹将领心中憋屈,不是一般的憋屈,而是非常的憋屈,空有一身武力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人家给拿住了,这绳索异常怪异,任凭自己发力,居然挣脱不得。

    “我本来就不是男人”张百仁实在被这契丹人烦的受不了,默默的道了一句。

    不是男的?

    契丹首领与韦云起俱都是一愣,看着白白嫩嫩的张百仁,若说成是女孩子,倒也不是不可以。

    “没想到阁下居然是女子,失敬失敬”韦云起拱手做赔礼姿态。

    “谁说我是女的”张百仁额头满是黑线。

    “不是男的,又不是女子,那你是什么?”韦云起一愣。

    “我是孩子,我只是个孩子,我是男孩,当然不是男人”张百仁撇撇嘴,就在斗嘴中,众人来到了之前与宋老生约定之地。

    瞧着太阳,张百仁道:“看来咱们今日要在此地过夜了。”

    “小先生,咱们不去找东西,怎么在这里过夜耽搁时间?”韦云起略带焦急道。

    “等人”张百仁笑了笑,困仙绳扭转,穿过了大树,将契丹将军吊在树上,然后绳索来回交织,化作了一张大床,张百仁爬上去倒头就睡。

    看了看太阳,距离落山还有一段时间,韦云起不得不去收拾柴火,准备过夜之物。

    “混账,你放开我!放开我”将军不断喝骂。

    第二天清晨,张百仁爬下了大床,一双眼睛看着吊在树上的契丹将领,这厮昨天骂了一夜,吵得人心烦意乱。

    此时看着张百仁,契丹将领依旧是精神得很,虽然一天没吃饭,但骂起来依旧有力气。

    “小先生,昨晚怎么不将此人的嘴给堵上”韦云起顶着黑眼圈自稻草中爬出来。

    “消耗消耗他精气神,今天有的是时间炮制他”张百仁开始炮制药材,韦云起不知道自哪里弄来的干粮递给了张百仁,张百仁摇摇头,继续炮制着药材。

    直至晌午,才见一辆马车赶来,宋老生远远的停住马车,打量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凑过来道:“怎么回事?”

    “这位便是韦云起韦大人,这位嘛……契丹的俘虏,口气硬的不得了,我正在想办法叫其开口”张百仁捣鼓着药材。

    “见过韦大人”宋老生一礼。

    “他啊,鱼俱罗弟子宋老生!”张百仁道。

    “见过阁下”韦云起闻言还礼。

    宋老生瞧着转过头契丹将领:“嘴硬?叫其尝尝酷刑,便知道什么叫做厉害了,小先生这般吊着他,根本就不会叫这厮开口。”

    “先吃饭吧!”张百仁瞧着树上的契丹将领,略带微笑道:“你们听过有一种神奇的药水,叫做乖乖水吗?”

    “乖乖水?那是什么东西?”宋老生一愣,韦云起拿着馒头,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笑的天真无邪:“乖乖水,便是不论是什么人,只要喝下这水,都会神智迷糊,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莫非小先生说的是傀儡术?”宋老生道。

    张百仁摇摇头:“非也!乖乖水就是乖乖水,傀儡术与乖乖水不可同日而语。”

    张百仁喝着清水,吃着馒头,树上的契丹将领呸了一声:“你休要糊弄我,我自幼习武,傀儡术我听过,但这乖乖水还真是未从听闻。”

    “你一会就知道了”张百仁吃完了大馒头,站起身拿起钵盂开始鼓捣,过了一会背对着众人,扒下裤子就听到一阵阵哗啦啦的水声,然后张百仁嘿嘿一笑:“还好我是童子之身,不然荒山野岭这童子尿还真不好找。”

    “你放心,我这乖乖水只是最简化版的,顶多迷惑你一炷香的时间,不会将你化为傀儡的”张百仁一边笑着,一边端着钵盂走了过来。

    “你要给我喝尿?士可杀不可辱,老子和你拼了”契丹将领怒斥,不断挣扎。

    张百仁对着宋老生扭了扭脖子,甩了甩脑袋:“去,抓住他脖子。”

    宋老生嘴角抽搐,看着困仙绳下落,然后把住了大将的脑袋,叫其动弹不得。

    “撬开他的嘴”这句话是张百仁对着韦云起说的。

    看着不断挣扎的大将,再看看张百仁手中的童子尿拌药材,想到自家印鉴丢失,韦云起果断将士可杀不可辱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死道友不死贫道,希望将军莫要怪我。”

    韦云起发起狠来确实是不下于任何人,手中铁棍翘着契丹将领的嘴巴,不多时已经被撬开。

    张百仁捏着鼻子,一大碗乖乖水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

    “我说的是真的,这可真的是乖乖水,不是故意羞辱你,你要是怪就去怪前辈,去怪研制出这种药水的人”张百仁翻着白眼,瞧着将领羞愤欲绝的眼神,转身离去。

    韦云起抽回了铁棍,只听得噗的一声,一口乖乖水喷了韦云起一脸。

    “卧槽!”身为读书人的韦云起此时也忍不住爆粗口,拿起棍子就往契丹将领身上招呼。

    “别打了,等到过个一时半刻乖乖水发作,就是这老小子的死期”张百仁在一边劝了一句。

    韦云起胡乱摸了摸脸,赶紧脱掉衣服,开始用清水冲洗。

    看着韦云起的惨状,宋老生心有余悸。

    “小子,老子和你不死不休”将军怒火冲天,恨不得把张百仁给咬死,千刀万剐。

    张百仁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盏茶时间,将军话语逐渐低落,最终彻底沉默,张百仁笑了:“成了。”

    “小先生,你真不是故意折辱他?”宋老生怪异道。

    “我岂会做那种过分的事情,若不是逼得没办法,也不会出此下策”张百仁摇了摇头,来到了契丹将领身边:“老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耶律旗”

    “这名字倒是怪”张百仁摸着下巴:“韦云起的印鉴、官印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

    “已经有人带着信物先行上路了。”

    “你们怎么探知道这些消息的……”

    瞧着张百仁在哪里问话,宋老生与韦云起俱都是一个哆嗦,韦云起道:“太恐怖了,世上居然有这种邪意药物,理应毁灭殆尽。”

    “大人这是哪里话,这种药水若是用来审问逼供,哪里还用得着强行拷打啊”宋老生摇摇头。

    “总之,这等害人之术,千万不能流传出去,果真世界之大无其不有”韦云起瞪着眼睛。

    询问了一会,只见那耶律旗精神恍惚,居然有了恢复神智的前兆。

    张百仁愕然:“武道果真玄妙,按我预测怎么说也得一炷香的时间,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神智。”

    “是大王叫我等前来……不对,你这混账,你对我做了什么!”本来正在叙述的耶律旗瞬间清醒过来,一双眼睛惶恐的看着张百仁。

    “我再去喝点水,一会再给他灌一碗汤药”瞧着此人醒来,张百仁也懒得浪费口舌。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个左道之辈,你不得好死!你居然给我灌迷魂汤”耶律旗怒火冲天,呲目欲裂。

    ps:恭喜各位高三小盆友考试结束,可以尽情的浪了……明天中午十二点本书上架,各位大佬给个订阅呗!满地打滚求订阅盗版的同学来起点每天签到有赠币,帮忙给个单章最高订阅呗,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