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留你一条魂魄
    身体不过实力是一部分,脑子又是另外一部分。

    人无抓牙之力,筋骨之强,但却能将妖兽赶入深山老林中,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脑子!

    瞧着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弯刀向着自己劈砍来,张百仁眼中带着冷笑:“若是只靠人数便可以无敌,那也不必去修炼了,大家直接拉帮结派好了。”

    说着话张百仁手中长剑抖动,化为了三朵梅花,但见梅花在风中缓缓绽放,开在了三位契丹人的咽喉之处。

    “交出军机密诏,饶恕尔等不死!”张百仁长剑纵横,绝不与众人的长刀正面碰撞。

    自家是道士,修得乃是阳神,肉身如何及得上武者?与对方肉身碰撞简直是自寻死路。

    长剑仿佛是行云流水,化作了一条蛟龙,空气在此时变得凝固瘀滞起来。

    众位士兵仿佛是狂风中的不倒翁,开始到处东摇西晃,不断震动着虚空。

    “噗嗤。”

    “噗嗤”

    剑意笼罩之下,这些只有易筋境界的士兵面对着剑意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灵魂已经被剑意定住、冻结,还不待反应过来,已经被张百仁的长剑收走了性命。

    张百仁身材矮小,但身子仿佛是灵猴一般,左右跳跃。

    修道虽不能腾云驾雾,但却可以轻身。

    转瞬间地上已经多了十多具尸体,地上俱都是交错的死尸,血液染红了地面。

    张百仁长剑挥舞之间,杀机纵横,瞧得远处耶律楚才心惊肉跳,周边的众位侍卫也是心底胆寒。

    眼见着张百仁剑意狠毒,下手毫不留情,剑剑毙命,耶律楚才看着自家流血不停的伤口,面露犹豫之色,随即快速的自马车中拿出一个包裹,瞬间跳跃而起,向着峡谷外逃去。

    “想跑?”

    张百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到耶律楚才的动作后飞身后退,落在了一块青石上,自怀中掏出一捆明晃晃绳索,只见绳索迎风便长,瞬间纵横虚空将远处的耶律楚才困住,跌倒在地。

    束缚住耶律楚才,张百仁弹了一下长剑,轻轻一跃跳下青石,开始再次收割众人性命。

    眼见着自家主将被束缚住,众位士兵顿时心慌,在张百仁的杀戮下崩溃心神,逃出了山谷。

    剩下的十几位士兵逃跑,张百仁没有去追赶。

    不是不想追赶,而是追赶不及。

    既然无法全部灭口,张百仁也懒得费心思,缓步来到捆成粽子般的耶律楚才身前,捡起一边的黑色包裹,缓缓打开只见一卷黄色卷轴、印玺、书信一样不少。

    将包裹收好,张百仁来到耶律楚才身前:“还有什么想说的?”

    “阁下好厉害的手段,好狠辣的心思,只是我不明白,我等做的这般隐蔽,你是如何发现我等行踪的”耶律楚才眼中满是不甘。

    “都是耶律旗告诉我的啊,我不但知道你们,本座还知道尔等还有一队秘卫在暗中护送着你等,本座说的是也不是?”张百仁蹲下,打量着耶律楚才:“你等明面是契丹商贾,但实际上却是契丹暗中的探子,朝中有人暗中给你们通风报信,叫你等提前知道消息,不过如今遇见了本座,你等消息这辈子都别想传入契丹了。”

    耶律楚才盯着张百仁,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过了许久之后才仰天狂呼:“哈哈哈,哈哈哈,天绝我契丹,天亡我塞外,中原出了你这等人物,岂还有我等活路!岂还有我等活路!我等塞外部落必然要灭亡在你的手中。”

    “告诉我,朝中暗中通风报信的是谁?”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耶律楚才。

    “耶律旗没有告诉你吗?”耶律楚才一愣。

    “他不知道”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我若是说也不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耶律楚才苦笑:“今日落在阁下手中,乃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还请阁下莫要折辱我,给我一个痛快。”

    “到是条汉子,你要是中原人,我还真不忍心杀你”张百仁看着耶律楚才:“你的话我信了。”

    “信了?”耶律楚才一愣。

    张百仁闭着眼睛,过了一会才道:“无非就是那几个老狐狸,日后终究会露出马脚。”

    “阁下还有什么要求?”张百仁抚摸着长剑。

    “若能给我喝一碗酒,那就再好不过了”耶律楚才苦笑。

    “倒是个酒鬼,你比耶律旗强太多,那小子嘴硬得很,非要我使出手段才肯招”张百仁在马车中寻来酒水,倒了一碗放在耶律楚才嘴边,耶律楚才大口吞咽,一坛酒水饮尽之后,面带潮红:“好酒!好酒!阁下快送我上路吧。”

    瞧着耶律楚才豪气干云,张百仁摸着腰间的长剑:“本想着叫你魂飞魄散,但没想到你这厮也算是一条汉子,可惜你我种族不同,当年五胡乱华之恨,本座心结难解。”

    “莫要说了,阁下尽管动手就是”耶律楚才闭上眼睛:“你我各为其主,死而无憾。”。

    “嗖”寒光闪烁,一股血液喷溅而出,张百仁长剑归鞘:“好一个死而无憾。”

    看着耶律楚才的尸体,张百仁收回了困仙绳。只见捆仙绳自动飞入袖子里,张百仁转身走上马车,看着马车中的货物:“我现在缺钱啊。”

    说着话将所有的马车系好,去将自家之前的马匹在角落里牵来,赶着车队向峡谷外而去。

    如今天色渐暗,这一番杀戮已经有了星星挂在空中。

    走出峡谷,张百仁生怕在黑夜中迷了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远处,却见远处似乎有火光、热闹的人群,张百仁顿时眼睛一亮:“居然有人家,那就好办了。”

    张百仁牵着马车,向着火光而去。

    只是到了近前才发现,那里是村庄,分明是客栈嘛。

    “天黑客栈”张百仁打量着竹楼,高五层占地不小。

    此时客栈灯火通明,遥遥的瞧起来颇为热闹。

    马车车队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店家小二,只是看着整个车队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将小二吓住了,迟迟不敢上前。

    “小二哥,还快来帮我卸车”张百仁在马车上站起来,本来个子就矮,再加上坐在马车,恰哈马匹挡住了小二的视线。

    瞧着活人,小二摸了摸脑袋:“虚惊一场,吓了自己一跳。”

    收拾心情,小二凑过来笑嘻嘻道:“小爷,就您一个人啊。”

    这么大的车队,就一个稚子赶路,绝不正常。

    尤其是看到车轱辘上的血渍尚未干涸,张百仁怀抱长剑怪怪的样子,小二更是瞳孔一缩。

    瞧着小二的样子,张百仁手中令牌晃了晃:“我乃军机秘府督尉,暗中办事路过此地,你莫要声张,将这批货物给我藏好了,若是出现闪失,必然找你算账。”

    瞧着腰牌,小二身子哆嗦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小爷您放心吧,在这客栈里,什么东西都丢不了。”

    马车张百仁看也不看,直接走入客栈。

    进入大门,却听男人声、女人声、孩子声,喝酒划拳声,赌博吵闹声。

    张百仁眉头一皱,一风姿绰约身子丰满,容颜靓丽的女子走了过来,对着张百仁一礼:“欢迎小官人来到咱家客栈,不知小先生几人?打尖还是住店?”

    “一间最好的客房,我要最好的食物,若是有牛奶,那最好不过了”张百仁瞧了老板娘一眼,缓步向着屋中走去。

    ps:感谢大家的订阅,非常感谢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太激动了,就只有感谢二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