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祗的致命偷袭
    大海无量

    磅礴的一击仿佛是大海炸开,空气在此时翻滚,仿佛沸腾的海水,张百仁这一击犹如蛟龙出海一般,裹挟无匹之力,向着黑山老妖刺了过去。

    黑山老妖嘎嘎一阵怪笑,只见周身数十根翆绿的枝条蔓延,自四面八方向着张百仁刺了过来。

    枝条的锋锐,张百仁从来都不敢小觑。

    “铛!”

    “铛!”

    “铛!”

    一连串的撞击火花闪烁,这老妖的枝条仿佛是铁石一般,坚韧无比。

    亏得张百仁宝剑乃是皇后所赐,切金断玉削铁如泥,上百道枝条尽数折断,一缕缕剑气仿佛是丝网一般,钻入了黑山老妖的体内。

    狂风卷起,张百仁抽剑后退,根本看都不看黑山老妖,这厮中了自家百道诛仙剑气,死定了。

    就在此时,一边的契丹武士提着弯刀,劈开狂风向着张百仁斩来。

    滚滚的虚空被卷起了阵阵音浪,化作了一条白线,此时契丹武士面孔涨红,气血喷涌,尚未靠近张百仁,便感觉一股炙热的火气扑面而来,契丹武士似乎化为了大火炉,欲要将张百仁一刀劈死。

    “燃烧精血,要不要这么拼命”张百仁悚然一惊,立即抽身后退,左右躲闪不断避开契丹武士的砍杀。

    “杀”就在此时,忽然地下蠕动,张百仁措不及防之下,只觉得脚下一软,脚掌一沉,整条腿居然齐根没入了地下的淤泥之中。

    哪里来的淤泥?

    哪里来的沼泽?

    契丹武士劈砍就在近前,这绝对是必杀、致命的一击,这一击老道至极,根本不容许张百仁活命。

    “土地,你找死!”张百仁怒斥,眼中带着火光,手中困仙绳电光火石之间飞出缠绕住了大树,然后猛地发力,张百仁刹那被困仙绳拽飞了出去,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避开了契丹武士的长刀。

    “砰”

    沼泽被契丹武士一刀劈开,化作了深两米的大坑。

    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一滴冷汗缓缓滑落,瞧着被斩掉的衣摆,这次差一点就交代了,若不是有困仙绳这个后手,张百仁可以肯定自己死定了。

    就这般死在无名小山中,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你们成功激怒我了”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收敛了困仙绳,然后攥住了手中的长剑,此时黑山老妖口中绿色血液喷溅,一声悲呼化作了狂风卷起砂石,消失在场中。

    黑山老妖一走,契丹武士顿时面露犹豫之色,转身便要逃跑。

    “想跑?”张百仁露出残酷的笑容:“哪里跑?待你精血燃烧殆尽,就是你的死期!要么你精血耗尽而死,要么是停止燃烧精血,被我割下头颅。”

    张百仁手中攥着长剑,跳下树枝向着契丹武士杀去。

    张百仁与契丹武士走远,场中恢复了宁静,客栈中的众位商旅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人敢迈步走出去,大家只是躁动不安的在客栈中来回走着。

    今日大家听到的秘密似乎不少啊?

    瞧着张百仁迟迟没有归来,众位商贾货物也不要了,瞬间一哄而散,生怕迟了被朝廷找上门来陷入更大的麻烦漩涡之中。

    瞧着空荡荡的客栈,店小二苦笑:“老板娘,咱们走吗?”

    “走,走的了吗?谁不知道我是天黑客栈的老板娘,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板娘轻轻一叹,略带无措的坐在那里,纵使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也不知道眼下该如何是好。

    “跑?你怎么不跑了!”瞧着前面的契丹武士,张百仁提着剑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此时契丹武士面色苍白,仿佛是被吸干了血液的吸血鬼。

    终究是没有勇气耗尽精血而死,所以契丹武士停了下来,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张百仁,有些虚弱的拿住手中的弯刀:“欺人太甚,你当真以死相逼,不肯给我留一条活路?”

    “杀了你,契丹就不会有人知道朝廷借兵突厥,你说你该不该死!”张百仁慢悠悠的提着长剑,剑尖划过草丛,留下了满地狼藉。

    “确实是该死,只是你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我若是拼死一搏,你必然也要缺胳膊少腿……”契丹武士面色凶狠。

    可惜张百仁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手中困仙绳飞出,将那契丹武士捆成了粽子:“蠢货!那个会与你拼杀。”

    说着话,在契丹武士憋屈的目光中,张百仁长剑划过了对方的咽喉。

    客栈中,掌柜的与小二呆呆的坐在大厅中,厨子、伙夫、账房先生也走了出来,面色忐忑不安的坐在那里,许久不语。

    “你们不要担心,所有事情我一个人揽下”掌柜的轻轻开口:“这件事活该咱们倒霉,这等军机秘闻也能被咱们听到,咱们不死谁死。”

    “掌柜的,咱们同生共死,那么多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难道就栽在今日?大不了做最后一搏,栽了那军机秘府的高手”厨子满脸横肉,眼中杀机流转。

    “杀了这督尉,之后呢?”掌柜苦笑:“督尉可不是小官,军机秘府迟早要找上门来。”

    众人闻言一阵颓然,正说着却见张百仁背负双手走入大堂,看着满地狼藉一愣:“人呢?”

    “都跑了!求你不要杀我们,我们一定会为你保守秘密的,绝不会说出只言片语”小二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掌柜的是可怜人,孤家寡人创下这么大基业不容易,还请大人开恩啊。”

    瞧着痛哭流涕的小二,张百仁一愣,满脸黑线:“杀你?为什么要杀你?”

    “我等听了这等机密,大人不灭口吗?”小二一愣。

    张百仁脸更黑了几分:“灭口?对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是要灭口的,你们选择自尽还是我送你们上路?”

    “大人,你要杀就杀我,求你放过掌柜的”厨子‘砰’的一声跪倒在地。

    “大人,要杀就杀我吧!”

    “来杀我吧!”

    账房伙夫也来凑热闹。

    瞧着众人扑倒在地,痛哭流涕,张百仁不耐烦的挥了挥袖子:“简直是莫名其妙嘛,我杀你们作甚!真是无语,快给我烤些肉食干粮,本官好上路。”

    几人一愣,掌柜的媚眼瞬间亮了,伙计愣愣道:“官爷不杀我们?”

    “呸,那个愿意杀你们,还怕脏了我的手呢!”张百仁冷冷一哼:“在啰嗦我可要真的灭口了。”

    众人瞬间欢呼,各种马屁狂拍:“大人英明!大人英明啊!”

    张百仁翻翻白眼,敲了敲桌子:“快去烤肉,昨晚的那种肉就别端了,否则碗里的肉就换成是从你们身上割下来的。”

    “是是是”众人冒着冷汗,纷纷窜到后面。

    掌柜缓缓来到张百仁身边,恭敬一礼:“谢过大人。”

    张百仁摇摇头:“谢什么?只要你下次别给我吃人肉就好了。”

    掌柜闻言顿时身子一僵,面带苦笑:“大人看出来了?”

    “我又不是傻子”张百仁摇摇头瞧着掌柜:“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这个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喜欢管闲事,只要你们不害到我头上,谁管你们做什么,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就怕麻烦。”

    掌柜苦笑:“都是些想要占奴家便宜的臭男人,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想着半夜钻奴家闺房,小官人说他们该不该死,我一个妇道人家在这里立足,手段若不狠些,只怕要被人欺负死。”

    张百仁不置可否:“那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给我吃人肉?”

    掌柜瞬间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