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二十章 斗法
    韦云起撤兵,两万突厥铁骑来的时候如风似电,走的时候却拖拖拉拉,蛮夷之辈劣性显露无疑。

    眼见众位突厥士兵直接将契丹妇女掠夺上马,上下其手,甚至于有人直接忍不住开始在马上来一场肉搏。

    妇女的哭闹声,牛羊的哀嚎声,男子惨叫声,雪白的肌肤与殷红的血液混合在一起组成了悲切的乐章。

    看着无数哭嚎的契丹女子,张百仁似乎看到了当年的五胡乱华,眼下的契丹女子犹若是化作了昨日的汉家女子,面对着凶残的外族人入侵蹂躏,无助的哀嚎着。

    弱者除了哭嚎,没有任何办法。

    “咔嚓”张百仁攥住手掌中的长剑,只见剑鞘旋转,卷动地上的泥沙。

    “都该死!外族都该死!”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手中神光流转:“待我神通大成,非要诛尽异族不可。”

    不知多少契丹男子被杀戮,然后突厥人赶着牛羊唱着山歌离去。

    韦云起气的面皮发紫,自己对这群蛮夷之辈的残酷还不够,居然在最后关头给自己上眼药。

    不过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倒也顾不得那么多,转身上马匆匆离去。

    突厥人退走,留下了满地狼藉,尸体遍地。

    神祗也返回神界养伤,张百仁缓步下山,瞧着脚下的血泥,轻轻一叹,剑囊中四把长剑射入地下,然后转身离去。

    战场中一个漩涡缓缓涌现,无数亡魂被吞噬,不知所踪。战场中的杀机消失,甚至于地上的血液也在逐渐变淡,无数尸骨化为了空壳,骨髓精华消失一空,唯有一具具惨白的尸体倒在地上。

    契丹援兵赶来,瞧着战场有些发毛,挖坑掩埋自家的同袍。

    “突厥!”有将军悲呼。

    张百仁站在远处的山中瞧着战场中的悲切不语。

    整整打扫了七八天,才勉强将所有尸体收拾完毕,契丹人转身离去,暗自打落牙齿咽到肚子里,酝酿着下一次的报复。

    张百仁再次来到战场,收回了四把长剑,轻轻一叹转身离去。

    一将功成万骨枯,种族之间只有强弱,没有同情。

    今日可以是契丹,明日便可以是大隋。

    张百仁收了宝剑,一路低调潜行,回到关内。

    张百仁回来了,韦云起尚未回来,想来是契丹之事还没有完全收尾。

    回到庄园,张百仁带着杨丽华前往老家去看自家母亲,留在小村庄中闭关修炼,参悟剑道。

    “小先生”马有才站在门外喊了一声。

    张丽华带着面纱,趴着窗子打量着马有才:“你这小子总是回来了,事情可还顺利?你母亲接回来了?”

    “回禀姑娘的话,已经接到了城中”马有才恭敬道。

    “进来吧”张丽华道了一声。

    马有才推开门,走入后院,却见张百仁背着剑囊,盘坐在哪里,怀中抱着宝剑不语。

    瞧着张百仁,马有才静静的站在那里,不敢做声。

    “唰”

    马有才似乎听到了一阵剑鸣响彻脑海,霎时间思维冻结,时间在此时仿佛停止了流动,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才恢复神智,此时张百仁在一边拿着张丽华递过来的手巾不紧不慢的擦着面颊。

    “给你一万两银子,你去组建商队,前往西域换取一些物资”张百仁放下手巾开口。

    “这……太多了吧”马有才一愣。

    张丽华捧来一张地图,铺在在桌子上,张百仁手中拿出一只木炭,在地图上缓缓划过:“顺着这条路,沿途一些有趣的东西带回来,给我瞧瞧。”

    若是有精通历史、地理的二十一世教授在这里就会发现,张百仁所画的竟然是丝绸之路。

    大隋年间,杨广重开丝绸之路,张百仁怎么会错过这等机会,大赚一笔。

    “银子已经准备好了,你自己招人组建商队”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正说着,忽然一道晴天霹雳响彻方圆百里,遥遥的隔着几百里距离,仿佛都能听到塞外传来的喊杀之声。

    张百仁一愣,契丹人开始了报复。

    契丹人在突厥人手中吃了那么大亏,当然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尤其是看着满地尸体,被掠走的妇女,使得契丹人更是血气冲天。

    “杀”

    契丹铁骑滚滚,化为一条黑色的河流,追上了突厥的队伍。

    带着牛羊,妇女的突厥人根本就走不快。

    双方都是乌合之众,半斤八两,哪里懂得什么军阵?

    “呼”

    滚滚狂风卷起,吹动了荒凉的草原,无数突厥人、马瞬间被旋风卷动,进入了云层,完成了人类最大的梦想,飞行!

    不过若是有选择权,这些云层中的突厥人宁愿永远都不要飞行。

    “啪”

    “啪”

    “啪”

    落饺子一般,无数突厥人摔成了肉泥,人马混合在一起,看不出彼此。

    在契丹的大后方,一方祭台上,灯笼悬挂,莫名的旗帜竖立在八方。

    一位契丹祭祀口中念咒,但见旗帜不断扭动,居然无风自扬,然后滚滚的北风居然在这夏与秋的交替之时,自北方滚滚而下,不断扭曲咆哮,似乎带着不甘的怒吼,卷起无数砂石,向着突厥铁骑卷去。

    瞧着接天连地滚滚旋风,韦云起就知道麻烦了。

    若是两万突厥铁骑指挥如臂,天地之力虽然浩荡,但自己凭借兵家秘术未必不能逆转。但此时突厥士兵自以为胜利,不在遵从号令,他韦云起纵使是胸有乾坤,那又能如何?又能奈何?

    瞧着滚滚狂风,韦云起拼了命的抽打着马匹,不断逃窜。

    “此风来自于坎水加离火,至刚浩荡,若是被卷中必死无疑”韦云起不要命的逃窜。

    身后的突厥士兵似乎也发现了不妙,快马加鞭向着远处奔逃。

    可是龙卷滚滚,接天连地,马匹的速度如何跑得过天地之力?

    “大胆,你这修士过分了!”突厥方向一道人影在空中盘旋,想来是阳神一流的人物,在虚空中聚散无形,居然念动间卷起滚滚黄沙,与虚空中的漩涡搅合在一起。

    突厥

    启民可汗瞧着滚滚旋风,狠狠的骂了一句:“狗屁的兵家秘术,还不是溃不成军。”

    明明隔着千山万水,但启民可汗似乎知道远处的战场中发生了什么。

    “立即派人去接应,韦云起不能死,我突厥的两万铁骑更不能死”启民可汗无奈道。

    天空中暴风雨忽然袭来,尽数都被龙卷吸收,只见龙卷化为了浪头,裹挟着淤泥,地上的泥土瞬间被抽的一干二净。

    “契丹那老不死力量又变强了,真是混账!好生的变态!来人助我一臂之力”空中的黑影不断怒吼。

    “嗖”

    又有高手到来,天空中一道陨石自星空外砸来,向着契丹的祭台落去。

    陨石呼啸,带着火光,似乎能灼烧万物。

    “嗖”

    关键时刻一道身影突破音速,将祭祀拽着离了祭台。

    “砰”

    烟尘滚滚,祭台化为了废墟。

    一场交锋就此戛然而止。

    将近一个月,才见韦云起回来,此时的韦云起红光满面,与去时垂头丧气又有不同。

    “大人,大将军请帖”有士兵来到了小村庄。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接过请帖,过了一会才道:“为韦云起庆功?这小子到有点意思。”

    说着话张百仁摆摆手,示意士兵离去,起身来到了张母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娘。”

    “进来吧”张母道。

    张百仁走进屋子,张丽华与张母正在绣花。

    张母绣的是手帕,张丽华绣的是香囊。

    “娘,鱼俱罗大将军又来请帖了,您真的不去涿郡?”张百仁略作试探着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