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赠送龙骨,鱼俱罗的激动
    “老爷,涿郡侯府的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有侍从将张百仁从沉思中惊醒。

    “知道了!”张百仁提着长剑,背起剑囊走出庄园。

    外庄园大门前停着一辆豪华马车,马夫恭敬的摆好马凳,张百仁踩着马凳上去,马夫也不多说,起身驾驭马车向着涿郡侯府而去。

    涿郡侯府张灯结彩,满堂宾客,涿郡的权贵商贾都来庆贺,送上了贺礼。

    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走入后院,对于满堂宾客瞧也不瞧一眼,不紧不慢的来到后堂,只见鱼俱罗与涿郡侯、韦云起三人聚在一起,桌子上摆着精致的小菜,酒香隔着两道门都能闻到。

    “好酒”张百仁道了一声。

    听着张百仁的话,鱼俱罗道:“你小子怎么才来。”

    “已经不慢了”张百仁也不客气,直接来到桌子前坐下,瞧着韦云起:“哟呵,韦大人气色不错嘛。”

    “还要托小先生的福,话不多说,本官敬小先生一杯”韦云起站起身郑重的端起酒水,双手托着对张百仁敬酒。

    张百仁笑了笑:“韦大人客气了。”

    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韦云起坐下,瞧着涿郡侯与鱼俱罗道:“各位放心,到了东都,下官会为大将军说好话,暂且缓解陛下的杀心!至于小先生有皇后娘娘罩着,请功可是轻而易举,小先生尽管等好消息就是了。”

    “此次回转,我会陪韦大人一路回关内,咱们到了腹地再分开”张百仁自然是回东都洛阳,而韦云起去江都朝见天子,二人不是一路人。

    “那就有劳小先生了”韦云起顿时眉开眼笑。

    酒过三巡,鱼俱罗忽然站起身:“糟了!居然将那满堂宾客忘了。”

    涿郡侯与韦云起对视一眼,二话不说立即站起身离去。

    瞧着二人走远,鱼俱罗看着张百仁:“小先生要回东都?”

    张百仁点点头:“东都繁华,我还没有待够呢!而且韦大人若是死在半路可就不好了,此次契丹大败,未必不会派遣高手截杀!”

    “有劳小先生了”鱼俱罗苦笑。

    “军机秘府职责所在而已”张百仁摇摇头,不紧不慢的站起身,自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包裹。

    确实是一个小包裹,包裹很小,只有拇指大小。

    张百仁左右打量,见到没人窥视,于是将包裹放倒了鱼俱罗身前。

    “这是什么?”鱼俱罗一愣。

    “我若是说,这是祖龙的骨头,将军信不信?”张百仁瞧着鱼俱罗。

    鱼俱罗闻言一个激灵,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张百仁,猛地一掌按住了桌子上的包裹,失声道:“当真?”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张百仁缓缓坐回去。

    “呼”鱼俱罗深吸一口气,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这情老夫受了。”

    张百仁笑了笑,不以为意:“可惜就是太少了,不知够不够将军突破的。”

    鱼俱罗摇摇头:“这也是一种机缘,一点都不少。”

    说完后鱼俱罗将包裹细致的贴身塞入了自家内衣之中,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张百仁:“祖龙的骨头,你怎么得来的?”

    “师父给我的”张百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给鱼俱罗的祖龙骨头,大概是上次砍下来骨头茬子的二十分之一,剩下的张百仁要用来吞噬孕育体内的神胎。

    “你不懂,本将军如今周身精气神已经圆满,就差质的一点变化,而这祖龙骨头,便是卤水点豆腐,只要本将军发生一点蜕变,接下来就是水磨墨的功夫,早晚有一天可以彻底蜕变”鱼俱罗郑重的看着张百仁:“只要老夫不死,日后谁要敢与小先生做对,老夫一定亲手拧下他的脖子。”

    瞧着鱼俱罗,张百仁似笑非笑:“若是当今天子呢?”

    “一样!”鱼俱罗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满面郑重:“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境界意味着什么。”

    说着话鱼俱罗喝了一口酒:“不行,老夫忍不住了,这就回去沐浴净身,准备吞噬龙骨,人生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没准陛下已经派人来杀我了,这骨头还是早早消化了事。”

    说完后鱼俱罗匆匆离去,留下张百仁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

    “这都是什么事啊”张百仁无奈的摇了摇头。

    过了半个时辰,韦云起与涿郡侯醉醺醺的回来,瞧着鱼俱罗空荡荡的位置,齐齐是一愣。

    “将军哪去了?”涿郡侯愕然。

    张百仁伸手指了指鱼俱罗府邸方向:“鱼将军回去了。”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涿郡侯道。

    “大将军要做最后突破了”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这事情告诉二人也无妨,想要将消息传出去,除非是阳神真人亲临,才能一日间消息传到关内。得到消息后朝廷想要派人来,没有十天半月是休想,到时候鱼俱罗早就吞下了龙骨。

    韦云起面色一变,身子僵硬:“小先生是说,将军要做最后突破?这般匆匆离去,一定是找到了灵感,所以才连酒宴都顾不得了。”

    张百仁笑了笑:“不错!这次大将军即便是突破不了,也能迈出临门一脚,日后压众位见神不坏的强者一头。”

    见到张百仁如此胸有成竹,韦云起与涿郡侯俱都是面色变幻,涿郡侯大笑:“如今看来,我这涿郡是安全了。”

    “日后下官定要与各位结成联盟,相助大将军一臂之力,东都那边下官定然多为大将军说好话的”听闻鱼俱罗要踏入最后一个境界的门槛,韦云起顿时变了颜色,开始表率投靠。

    “好说!好说!咱们可都是同一个战壕的兄弟,朝廷那边还要多靠大人多多美言”张百仁笑着与韦云起碰杯。

    鱼俱罗府邸,就见鱼俱罗满身酒气的回家,吩咐仆役道:“速速备水,本将军要沐浴更衣。”

    奴仆闻言立即开始温水,鱼俱罗正好衣衫后,起身走入偏房,开始沐浴。

    一袭白衣,案几上插着高香,鱼俱罗缓缓的打开了身前的包裹。

    为何鱼俱罗不曾见到龙骨,就相信了张百仁的话?

    张百仁少年老成,绝不敢在这种事情上与自己开玩笑。

    瞧着包裹里紫色的骨头,道道玄妙威压扩散,鱼俱罗四只瞳孔猛的收缩,心脏砰砰狂跳:“错不了!错不了!就是这骨头。”

    祖龙骨头本来是白玉一般的颜色,但不知道为何,居然变成了紫色,叫张百仁好生的疑惑。

    瞧着骨头,鱼俱罗将骨头摆放好,吩咐贴身侍卫:“未来七日,不许任何人前来叨扰。”

    “是”亲卫恭敬的应了一声。

    “吱呀”一声大殿门关闭,将鱼俱罗彻底关在了里面。

    鱼俱罗的事情,韦云起与涿郡侯翘首以待,那日听闻鱼俱罗要迈出临门一脚,三个人的气氛更加浓郁了几分,不断的琼浆落入腹中,化为了滚滚的精气。

    酒是什么?

    酒是粮食的精华,是纯粮酿造,喝酒就等于吃粮食的精华。

    张百仁是来者不拒,自从张百仁将注意打到了龙珠上后,对于祖龙的骨头就不怎么上心了,龙珠可是祖龙一身精华中的精华,岂不是比那一点骨头渣子强太多?

    关键是怎么熔炼祖龙的龙珠,这倒是个问题。

    一场酒宴散去,韦云起在涿郡又耽搁了七八日,瞧着鱼俱罗迟迟不肯出关,顿时坐不住了,朝廷那边若是耽搁太久,只怕会被天子责骂。

    “小先生,大将军怎么还不出关啊”韦云起忍不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