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偷袭皇城
    杨素!

    瞧着眼前的男子,张百仁莫名其妙的心中浮现出这俩个字。

    亦如初见鱼俱罗般,眼前男子容貌俊美,年龄似乎很模糊,看起来三十多岁也行,五十多岁的老人貌似也可以,年龄仿佛在不断变换,叫人看不真切。

    果真,杨素南征北战这么些年,战功比之鱼俱罗还要高三分,资源也不会比鱼俱罗少,修为虽然未必及得上鱼俱罗,但也相差不远。

    当然了,这里指的是尚未突破的鱼俱罗。

    “见过大人”张百仁抱拳一礼。

    “年少有为啊,怪不得皇后娘娘会这般重视你”杨素夸赞了一句,张百仁在打量杨素,殊不知杨素也在打量张百仁。

    眼前少年的稚嫩确实是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这么年轻的督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亦如所有见过张百仁的人一样疑惑在心中升起,这麽小的年纪如何搬运河车?

    瞧着张百仁,杨素伸出手:“坐吧。”

    张百仁闻言坐下,有侍女端上茶盏,瞧了张百仁一眼,立即低下头,不知张百仁小小年纪如何会成为杨素的座上宾。

    “巡天司,顾名思义是替陛下监察天下,诛杀一切叛党、外道”杨素不紧不慢的端起茶盏吹了吹:“方仙道、神道、外族乃至于妖族,无时不刻的不想着颠覆大隋,重开法界,这一点陛下不允许!满天的神祗也决不允许!”

    张百仁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杨素笑着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咱们都不是外人,日后在一个大锅里捞菜,本官也不会难为你,毕竟你是皇后娘娘推荐的人。”

    说到这里,杨素笑了笑:“本官好奇你小小年纪便可搬运河车,踏上道途,不知令师是哪一位大高手?”

    “说实话,到现在下官还稀里糊涂的,师傅指导我踏上修行之路后就不知所踪,大人的疑惑亦是下官的疑惑”张百仁不紧不慢打起了太极拳,模棱两可的回答杨素话。

    杨素瞧着张百仁,点点头:“你的事情,本官都知道。鱼俱罗与你相交莫逆,你日后离鱼俱罗远一些,我等见神不坏强者虽为陛下倚重,但却也为陛下所忌讳,免了耽误了你的前途。”

    张百仁闻言不语,杨素道:“巡天司虽然神秘,但绝没有那么可怕,你以后就明白了,日后你那批手下,便是你的根基,若是还想要增添人手,只能你自己去招揽。”

    “多谢大人”张百仁道。

    “真是羡慕你,英雄年少。你如此年轻,未来前途广大,阳神绝不是终点,道家至高之境必然有你一席之地”杨素抚摸着茶盏:“陛下虽然忌讳鱼俱罗,但绝不会将鱼俱罗杀掉,这一点你可以告诉鱼俱罗。”

    听着杨素的话,张百仁一愣。

    “唉!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陛下身为此方天地第一高手,汇聚着中原所有气数,修为绝对超乎想象”杨素轻轻一叹:“行了,不用说那么多,你小子既然来了,今日就在本官府中就餐,老夫府中可是很久没有人来了。可惜玄感不在,不然到可以叫你们相识,日后也有个照应。”

    杨玄感张百仁还是知道的,杨素死后杨玄感起兵造反,却被满门抄斩。

    杨素虽然地位尊贵,明面上受尽天子青睐,但实际上什么情况,只有杨素知道。

    其实不用猜,可以肯定的是,杨广对杨素绝对是有提防、顾忌之心,不单单是杨广,自古以来哪位帝王和手下的大将关系好过?整日里提防着造反。

    酒菜摆上来,杨素与张百仁拉扯着家长,瞧着杨素体内生机旺盛,张百仁心中疑惑,史书说杨素死于明年,但瞧着杨素的样子,活的很好嘛,再活个几十年张百仁都觉得没问题,怎么会在明年死掉?。

    天快要黑了,张百仁才起身告辞离去,看着张百仁走远,杨素站在大厅中瞧着张百仁的背影许久无语。

    “大人,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罢了,值得大人拉拢?”家将不解的道,实在是想不到贵为尚书令的杨素居然亲自陪这小子吃了一日的酒水。

    “后生可畏啊”杨素瞧着家将:“官位?权柄?这一切都可笑,陛下可以一言收回,唯有修为是自己的。这小子道功好深厚的境界,已经触及到玉液还丹的门槛了,但不知为何居然没有继续突破,想来是打算稳固境界。”

    说到这里,杨素瞧着偏将:“玉液还丹可是阳神的大门,只要这小子继续突破,不出五年便可化作阳神真人,你说可怕不可怕!他的时间还很长,道家的突破又与武道不同,他是我见过最有希望突破至高武道的人,未来将是他的天下。”

    “你啊,就是世俗眼光,摆脱不开这尘世的束缚!官位要之何用?须知当官只是为了我等搜刮天下物资,用来突破武道罢了,莫忘初心!”

    出了大门,就见骁龙站在门外,脸上丝毫不见倦意:“大人,尚书令可真是够看重你的。”

    张百仁闻言踏上马车:“何以见得?”

    骁龙嘿嘿一笑:“尚书令的日子未必会比鱼俱罗大将军好过,他已经好些年没有这般接待客人了。”

    张百仁闻言无语,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陛下或许有陛下的难处,弊在当代利在千秋啊。”

    听着张百仁的弊在当代利在千秋,骁龙眼睛顿时亮了,驾驭着马车回转府邸。

    张府

    张百仁怀抱长剑,手中一套剑法演练,却见张百仁身轻如燕,脚踏湖水不见沉溺。

    暗中的军机秘府侍卫瞧着这一幕俱都是面色骇然,修道功力到了一定程度,有的道功可以叫人身轻如燕,再加上张百仁掌控真水玉章,操控水流之术越加应心得手,入水不溺确实是不算太难。

    看着张百仁演练剑法,有侍卫暗中窥视,想要窥得一鳞半爪,但见张百仁剑法缠缠绵绵,不见行迹,仿佛是水流一般,随处而安,水波过处卷起重重浪花。

    “轰!”

    皇城上空忽然风云变色,狂风卷起,吹得大内皇宫飞沙走石,一阵阵黑风吹荡着皇城。

    “唰”张百仁长剑入鞘,瞧着满天黑风化作漩涡将皇城笼罩住,顿时骇然变色:“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袭击皇城,莫非活腻味了?”

    话语落下,张百仁对着外面高呼:“备马!速速前往皇城方向救援。”

    “大胆!居然胆敢偷袭皇城,实在是罪该万死”杨素猛地自尚书府中蹿出来,卷起阵阵的音爆,飓风被拍开,但却又瞬间合闭。

    杨素趁机蹿入了旋风中,向着皇城杀去。

    “大胆,尔等妖人胆敢袭击皇城,其罪当诛!”杨素暴怒,在黑风中看着混乱的战场,立即出手大开杀戒。

    张百仁领着一队人马快速向着皇城赶去。

    就在此时,忽然远处的虚空中阵阵惊雷传遍关内,一道道怒吼声传响彻四面八方,大隋皇朝的土地似乎都在动摇。

    “该死的,居然声东击西去偷袭东都,东都有陛下坐镇,岂容尔等外道放肆”洛阳中有道道阳神真人气机冲天而起,向着江都护驾而去。

    “砰!”

    “砰!”

    “砰!”

    江都暴雨雷鸣,天地失色。

    瞧着江都方向的大战,张百仁心有余悸:“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有人胆敢在此时偷袭大隋的两处重地。”

    “速去护驾,此地交给本官足够了”杨素声音震动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