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算计
    男人最怕什么?

    一怕戴绿帽子,二怕没钱,三怕老婆不够漂亮。

    除了太监之外,女人往往是男人的最大弱点,强如西楚霸王项羽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白白耽误了自家大好前程,堂堂至道强者居然自尽而死,简直令天下武者蒙羞。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门外,听着屋子里的问话。

    许久之后,赵德宇走了出来:“大人,这家伙只知道对方是高丽人,而且好像还和突厥有勾结,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嗯?”张百仁眉头皱起,此时监牢里汉子高呼:“放我走吧!放我走吧!你答应放我走的的。”

    有侍卫自外面走来:“大人,杨素大人哪里已经交代好了,就在外面暗中埋伏着。”

    “放他走”张百仁道。

    赵德宇闻言二话不说,转身对着侍卫道:“大人言而有信,你既然招了,自然放你走。”

    哗啦啦的锁链之音响起,男子步履蹒跚的走出来,瞧着十几位黑袍人,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跟上!此人同党就在外面,到时候少不了一番杀戮”张百仁紧跟其后,在男子后面出了诏狱。

    就见男子出了诏狱后,看着天空中刺眼的光芒深吸一口气,感受着生命的美好,未曾死亡之前,男子从未发现世界居然如此美妙。

    “钱财再多,要有命去花才行”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男子身后:“你本是良民,何必与那群叛党搅合在一起。大隋强盛,突厥臣服、契丹畏惧,四海之外皆尽不敢触及大隋威严,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

    “多谢大人指点,小的明白了。小人出去后就归隐山中,再也不搀和这龌龊之事”男子对着张百仁一礼,转身离去。

    “可怜啊”瞧着汉子离去,张百仁摇摇头,转身走回诏狱。

    外界

    男子走出诏狱不远,就见一位卖甜梨的小贩拦住去路:“大爷,要不要买一个甜梨?”

    瞧着小贩,男子目光一动:“我如今身无分文,怕是买不起。”

    “无妨,买不起就当是送你好了”小贩拿起一个甜梨扔给了男子。

    男子接过甜梨抱拳道谢,继续前走。

    出了城,男子掰开甜梨,只见蜜蜡封住的纸条浮现,缓缓捏开蜜蜡,男子瞧了纸条后面色一变,随手将纸条就着甜梨吞下肚子里,转身便要头也不回的离开洛阳。

    “六子,你真的就这么走了?”一道叹息响起,就见远处的土包后走出一位粗布麻衣的老者。

    “你怎么在这里?”六子一愣。

    “你出来了,我自然要为你庆贺一番”老者缓步走来:“组织时刻盯着诏狱,从大隋开国到现在,进入诏狱的人有很多,但出来的只有你一个,这件事你怕是要给上官一个解释。”

    “不必解释,我已经想好了,从今天起就脱离组织,老温你不要再说了”六子说着话继续向着远处走去。

    “你可要想好了,真的不解释一下?组织这些年培养你花费了多少金钱,你可要考虑清楚,你老婆孩子可都还在组织手里呢”老温不紧不慢道。

    “你们抓了芸娘”六子面色猛然一变。

    “谁能想到你还会出来”老温转身向着洛阳城走去:“来吧!大家等你一个解释。”

    老温步履蹒跚,挑着干柴走入城中。

    瞧着老温的背影,六子面色变幻扭曲,却不得不跟上去。

    “就是这里吗?”杨素身边跟着一群黑衣人,瞧着远处的一家大院,不紧不慢道。

    “这老小子可真是滑溜,要不是咱们在洛阳城经营多年,只怕还真被这老小子给绕丢了,这老小子好厉害的手段”侍卫恭敬道。

    “既然确定此处秘密据点,那大家速速动手,鸡犬不留”杨素眼中闪过一抹狠辣:“运河图纸决不能外泄!所有看到过运河图纸的人都要死!”

    “杀!”一声令下,众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窜入大院,手起刀落见人便一刀杀了,甚至于碰到鸡犬也瞬间宰杀,免得鸡飞狗跳惊动大院里面的人。

    大院内

    六子跪在地上,一位身穿暗金色衣衫的男子静静站在那里:“六子!你太令我失望了!”

    “大统领,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家人吧”六子此时四肢被打断,周身骨骼寸寸断裂,血肉淋漓但却尚未死去,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暗金色衣衫的男子。

    男子带着金色的面罩,轻轻一叹:“放过你?我放过你谁又能放过我?这么些年组织为了培养你花费了多少精力,你一句话就想退出?出卖了组织的秘密,你应该知道后果。”

    大统领无奈一叹:“法不可废,既然犯法那就要受到惩罚。”

    “来人”大统领道了一声。

    “属下在”一位黑衣人从外面走出来:“将其父母剁了喂狗,儿子去山中钓雕,至于说他老婆……倒是可惜了一个大美人,赏赐给下面的兄弟了。”

    “不要!不要!不要啊!”六子呲目欲裂:“大统领,祸不及家人,祸不及家人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无奈的哭喊着,六子被人拖了出去。

    没过多久,便听到一阵金铁撞击之音,一个戴着面具的侍卫满身是血跌跌撞撞推开门跑了进来:“大人,军机密府!军机密府找上门来了!”

    “该死,杨素不愧是老狐狸,居然以这小子为诱饵,来引咱们上钩”大统领面色一变:“老温,你是怎么办事的,以前都做得很好,这次尾巴怎么没有处理干净。”

    “大人赎罪”老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算了,不要说那么多了,军机秘府既然找上门来,杨素想来就在外面,大家快点从地洞逃走”大统领脚步沉稳,猛地一掌推开身后雕像,露出一个地洞,纵身跳了下去:“令人速速通传总部,六子居然招了!诏狱里面其余的人未必能扛得住,看来这次不得不冒险一搏了。”

    院子中喊杀声冲天,那统领却不知道此次来的并不是军机秘府,而是巡天司。

    巡天司乃是军机秘府中精锐中的精锐。

    “留活口,抓主谋”杨素走入院子,众强者已经扑灭了院子里的反抗,瞧着十几位俘虏,此时封德彝走了出来:“大人,屋子里发现了一条地道。”

    “地道?跑得了吗?”杨素冷冷一笑:“叫军机秘府中善于使用土之神通的人轰塌密道,将其堵截在里面。”

    “是”封德彝恭敬的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封德彝绝对是纵横隋唐的人物之一。

    起先在杨素手下做幕僚,杨素死后被裴世基看中,在李唐时期又得高祖看中,绝对是一牛人。

    不过封德彝的评价不怎么好,这个人很阴险。

    有道士出手,只见地洞节节崩塌,也不知道地洞中埋了多少人。

    “挖开,将里面的人挖出来”杨素开口。

    大概过了一刻钟,才见封德彝面色难看的走到杨素身边:“大人,大鱼跑了!”

    “跑了?”杨素面色阴沉下来,瞧着一群土猴子般的俘虏,顿时面色难看:“全部都带下去关入诏狱交给屠龙审问。”

    说到这里,杨素顿了顿:“告诉屠龙,就说计划失败。”

    屠龙这个称号封德彝时常从杨素口中听到,在杨素眼中这屠龙简直是惊天地啼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天才,此生甚至于有望冲击至高大道。

    如果说谁是最有望突破至高武道的人,在杨素的眼中、封德彝的耳中,定然是屠龙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