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绝仙剑气
    带着这道剑意转世投胎,被剑意主人感知,然后被其斩杀是死。但若不转世投胎,被剑意逐渐吞噬了身体,魂飞魄散更要死,而且还是不得好死。

    “好邪门的剑意”杨素看了后暗自心惊。

    “尚书令可有什么办法?”李昞无奈道。

    “且容下官好生琢磨琢磨”杨素道。

    诏狱

    张百仁坐回椅子,不紧不慢的闭着眼睛倚在哪里,参悟着混元一点,有事没事琢磨琢磨真水钵,想要探清其中的隐秘。

    若能将真水钵的秘密破解,自己离掌控壶中洞天之术,也就不远了。

    忽然外面一阵骚乱,喊杀声遥遥传来,张百仁心中一动:“来了!”

    诏狱外

    两个侍卫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瞧着赶来的车队,跳下来一群黑衣人,侍卫也没在意:“又是军机秘府的大爷吧,这些日子军机秘府整日里往这边跑,一天能跑个七八回,还请各位验证手令吧。”

    领头男子从怀中掏出书信与令符,侍卫看了点点头,另外一位侍卫接过去打量一番,下一刻二人齐齐逃窜,这书信与令牌都是伪造的,绝对逃不过二人的法眼。

    “哪里走”两边侍卫齐齐出手,刹那将二人擒住,领头男子不紧不慢道:“打开诏狱大门,饶恕尔等不死。”

    “大人饶命,不关我兄弟的事情,我等这就打开诏狱”二人毫无气节,联手动作打开了大门。

    “留下四人在外面看着,其余的随我下去”领头的三位男子进入屋子,剩下的三十多位黑衣人也跟着进去。

    落入诏狱,还不待侍卫再次查验,黑衣人已经大开杀戒。

    “破开妖笼,作乱诏狱!放出其中的囚犯”黑衣人高呼,只见众黑衣人齐齐出手,手起刀落斩断牢笼枷锁,无数妖兽放了出来,瞬间诏狱大乱。

    诏狱确实不是吃素的,无数诏狱侍卫迅速汇聚起来,组成了一队队玄妙阵法,开始与冲入诏狱的外侵者交锋。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任凭诏狱杀戮进行。

    “杀”当先的三位男子勇不可挡,出手之间无一合之敌。

    此时诏狱有高手发现了动乱,但眼下诏狱妖魔纵横,早就乱成一锅粥,哪里去寻找黑衣人的踪迹?

    “大家分开寻找”三位黑衣人对视一眼,分开寻找关押进来的俘虏。

    张百仁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融入了黑暗中,在昏昏烛火下毫不起眼。

    “大人,救我!救我啊!”有俘虏瞧着诏狱外大乱,顿时面带狂喜之色。

    黑衣人被声音吸引,三下五除二的斩了侍卫,来到了诏狱深处,瞧着诏狱中的众人,不紧不慢道:“人都在吗?”

    “回禀大人,人都在,就是六子的媳妇不知所踪了”有俘虏道。

    “区区妇道人家,不足为患!”黑衣人头戴斗笠,瞧着牢笼中的众人:“可曾有人泄露秘密?”

    “回禀大人,军机秘府还没来急得审问我等”男子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好,大家上路吧”斗笠人不紧不慢道。

    “大人对我等果真仁义尽至,我等日后定然誓死效忠大人,这条命就是大人的了”有俘虏在牢笼中痛哭流泪满面感动,若是说在这黑咕隆咚诏狱中不害怕是假的。

    “咔嚓”锁链被斩断,男子瞧着监牢中感激涕零的众人:“命是我的?既然如此,本官将你等的命收走,你等不会怪我吧。”

    “啊?”

    众人一愣,接着就见阵阵音爆卷起,霎时间腥风血雨刺鼻,众人哭喊都来不及,已经被枭首。

    “命既然是我的,那我收回来好了”看着满地尸体,男子长刀入鞘,不紧不慢的弹了弹手。

    就在此时,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叫这男子肌肤生寒:“阁下在本官面前杀人,未免太不将本官看在眼中了。”

    “唰”循着声音,斗笠人猛然转身,瞧着黑暗中不紧不慢摇晃着腿的张百仁,男子汗毛颤栗,自己之前居然将这小子给忽略了,下意识忽略了过去,这对于一位大成武者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张百仁转换坐起身,男子面色严肃,戒备的盯着张百仁:“你是什么人?”

    “军机秘府督尉,屠龙!”张百仁抱着长剑,站起身向着男子走来:“阁下在我面前杀了人,还需给本官个交代,你虽然是易骨大成强者,但在我面前杀人未免太不将我放在眼中。”

    瞧着张百仁,男子不敢大意,道家就是不缺返老还童的道人。

    “你身为道人,居然离我这么近,即便你是阳神真人,今日也死定了”男子冷冷一笑。

    说着话男子带着滚滚音爆,长刀出鞘化为白色匹练,在空中划出了气浪,向着张百仁斩来。

    “哐”

    长剑出鞘,犹若惊雷,剑意迸射。

    这回不是诛仙剑意,而是绝仙剑意。

    绝仙一出,了无生机!

    诛尽、灭绝斩杀一切,霸道无匹!

    这是张百仁第一次运转绝仙剑气,绝仙剑意对别人来说是死亡之剑,但对于张百仁来说,却是求生之剑。

    锋锐无匹的绝仙剑意瞬间扭曲虚空,改变了力场,破开了男子的气血防护,直接向着对方的灵魂诛杀而去。

    绝杀!

    绝仙一出,生机了无。

    面对着易骨大成的武者,张百仁不敢托大。

    不过易骨强者确实是不凡,尤其是易骨大成的武者,肉身仿佛有了灵性,居然下意识的出手荡开张百仁刺来长剑。

    张百仁冷冷一笑,纵身跃起,第二剑带着璀璨光华,向着男子在次斩来。

    “好锋锐的剑意,好厉害的人!”斗笠下男子面孔扭曲,露出骇然之色。

    拳在意先,男子出拳速度极快,虽然张百仁绝仙剑意震动自己的灵魂,但是男子毫不畏惧,肉身到了这种境界,已经开始衍生第二意识,居然凭借着本能一次次打破张百仁的攻击。

    “有些意思!”绝仙剑意虽然能破开对方躯壳守护,镇压影响对方的灵魂,但若是说想要斩杀对方的灵魂,却是做不到。

    “诛仙!”张百仁剑意转换自如,瞬间绝仙之中藏匿着诛仙剑意,一剑镇压向了对方的灵魂,一剑镇压向了肉身。

    “噗嗤”血液飞溅,张百仁倒飞而出,撞击在墙壁上,口中一口鲜血喷出。

    “好厉害的剑仙”斗笠男子看着手臂上的血痕,二话不说立即逃窜。

    “咳咳”张百仁想要说什么,身子骨却仿佛散了架,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口中喷血。

    “修行的时间太短,要不是诛仙剑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待我体力耗尽,死的便是我!”张百仁心有余悸,易骨大成武者确实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自己虽然可以伤到对方,但对方的拳头落到自己身上,自己也绝对不会好受。

    好在关键时刻自己长剑回防,男子一剑打在了张百仁的长剑上,将张百仁震飞,若是落在身体上,今日死的便是张百仁。

    “待我将四道剑胎彻底吸收,或许可以斩杀易骨强者”张百仁苦笑,听着外面的叫喊,苦笑着摸了摸下巴,擦了擦血渍:“这混账中了我绝仙剑气,绝对不好受,待我追上去找到运河图纸的下落,便是其死期。”

    剑气就是剑气,及不上真正的长剑厉害,可惜张百仁四把法剑距离练成还有不小的距离,需要大量的血液、杀戮来浇灌孕育。

    “看来还是不够,我要努力修行啊”张百仁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深吸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