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拜帖
    “裴仁基乃是陛下亲信人物,岂能轻易动得”杨素背着手,眼中带着沉思之色:“之前屠龙说,那逆党进入了裴仁基的府中,这件事可麻烦了,若是处置不当,必然会惹得陛下反感。”

    杨广虽然好色,但绝对不傻!

    傻子也不可能得到朝中那么多大臣的支持登临皇位。

    “大人,此事倒也简单!”封德彝脑袋一转,便有了主意:“大人何不前往江都请罪,洛阳的事情全部都交给屠龙,等到屠龙将事情闹大,大人可以在江都趁机和陛下进言,在从中调旋。”

    杨素人老成精,如今自己与陛下之间关系微妙,岂会在这个时候去动陛下的心腹大臣?

    “也好,此事便交给屠龙了,本官这就前往江都”说完后杨素苦着脸,向着江都而去。

    说实话,巡天司的大都督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压力太大!

    仔细读完杨素书信,张百仁将书信折叠好,不紧不慢站起身:“大都督说此事交由我全权处理。”

    “大人,当真要动裴仁基?裴大人在军中的影响力可不一般,就算是鱼俱罗大将军也要给几分面子……”骁龙道。

    张百仁双手插在袖子里,不紧不慢的闭上眼睛:“杨素这老狐狸,他的心思我懂。”

    “给裴仁基递上军机秘府拜帖,就说本官明日前去拜会”张百仁轻轻一笑:“这老东西叫我站出来顶缸,若是出什么问题他在从中调和,这是官场常见的伎俩。”

    骁龙骁虎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可不是嘛,官场上一直都是小弟跑出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若是出现问题,大佬再出手调和,调和不了就推出去当替罪羊。

    裴府

    裴仁基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有仆役走上前来:“大人,军机秘府拜帖。”

    “军机秘府拜帖?”裴仁基一愣,然后道:“拿过来我瞧瞧。”

    侍从递上拜帖,裴仁基瞧着手中的拜帖,缓缓打开。

    过了一会才见裴仁基随手将拜帖扔在一边:“区区一个小小督尉居然也敢来查我?总督都不够格,什么时候大都督出马再说吧,这群见不得光的老鼠,整日在暗地里瞎搞一通,不必理会。”

    “大人,明日要是军机秘府的人来了呢?”侍从看着裴仁基。

    “还用本官教你吗?府里的都是老人,怎么会有逆党?说不得是军机秘府的人闲着没事干,故意给我添堵,找人杀鸡儆猴立威呢,将老夫当成了那只鸡!没事刷存在感呢”裴仁基与军机秘府之间的关系绝对是不得不说的故事,当年汉王杨谅造反失败,裴仁基被关入了军机秘府,没少受招待,要是见到军机秘府的人有好脸色,那才怪呢。

    “咱们在裴府没有密探吗?”张百仁道。

    “大人莫要开玩笑,裴仁基这厮老奸巨猾,用的多数都是府里的老人,咱们哪里有机会安插进去”骁龙苦笑。

    张百仁翻看着手中的密卷,这是从诏狱调来的,裴仁基在诏狱中的事情都记述的一清二楚。

    “大人,要我说这件事就算了吧,裴仁基这老狐狸可不好惹!早就看咱们军机秘府不顺眼,打算给咱们找麻烦,却迟迟没有机会呢。如今大人主动撞上去,怕是给了裴仁基发作的借口。”

    “说的简单,本官感应逆党就在裴仁基府中,此事牵扯到半卷运河图纸,岂能随便放弃?裴仁基若是做的太过,可别怪咱们心狠手辣将其牵扯进来”张百仁站起身:“准备吧,明日本官要亲自去裴府拜会。”

    江都

    无数美女在大殿中衣衫只着片缕的嘻戏,杨广躺在美人中间饮着酒水。

    就在此时,有侍卫禀告:“陛下,尚书令杨素大人求见。”

    “杨素?莫非运河图纸找到了?”杨广坐起身,摆摆手示意众位佳丽退下:“叫他进来。”

    “臣杨素参见陛下”杨素走入大殿,对着杨广恭敬一礼。

    “尚书大人免礼吧”杨广站起身,缓缓穿上了龙袍:“可是运河图纸找到了?”

    “这……”杨素闻言一阵吱唔。

    “怎么这般样子,到底找到还是没找到!”杨广动作一顿,眉头皱起。

    “只找到一半”杨素额头见汗。

    “一半?”杨广转过身瞧着杨素:“什么意思?”

    “回禀陛下,运河图纸撕裂了,臣只夺回来一半”杨素低着头道。

    “一半!”杨广整顿好衣衫:“谁出手了,居然叫你也无可奈何?”

    “陛下,说来也是窝囊,对方本来只是一个邪神,不足为惧,只要叫臣寻到其跟脚,拔除庙宇管叫其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但是……”杨素说到这里迟疑起来。

    “但是什么,咱们可都是老相识,你说起话来怎么吞吞吐吐的”杨广略带不耐烦道。

    “可是此时天庭的唐仁公李昞出手,居然帮了倒忙,本来臣就要将那邪神的身体震散,将其附身的道人一拳打成肉泥,解决了战斗,谁知道唐仁公出手,居然拖了下官后退,给了邪神机会,虽然成最后将道人打成肉泥,邪神逃窜,但那逆党却裹着半卷阵图跑了”杨素苦笑,碰到这种事情他能说什么。

    “李昞?”杨广走到座椅前,端起了酒杯:“唐仁公上次误了你大事,莫不是这次想要将功赎罪?”

    杨素没有回答,他又不是李昞,怎么知道李昞怎么想的。

    “逆党可有踪迹?”杨广转过身看着杨素。

    杨素点点:“倒是有了线索,下官正在命人追查。”

    “有线索就好”杨广轻轻一叹:“如今大隋虽然强盛,但各地门阀世家力量日也增强,要不是朕手下有你们这几位见神不坏的大将军,怕是觉都睡不安稳。”

    “陛下,门阀世家由来已久,想要平定不太现实,好在咱们高手比他们多,他们就要听咱们的”杨素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虽然门阀世家根深蒂固,但还是拳头大了一筹。”

    “你派人去探寻鱼俱罗的消息,若是鱼俱罗能突破,朕的压力反而小一些”杨广不紧不慢道:“朕已经令人搬下诏书,大肆封赏鱼俱罗的家人。”

    “陛下圣明”杨素恭敬道。

    “唉,说起来我杨家才是这世上最大的门阀,可惜了……”杨广轻轻一叹:“运河图纸就拜托爱卿了,这群逆党未必不是各大门阀搞得小动作。”

    听着杨广的话,杨素不语。

    君臣二人说了一会话,转身告辞离去。

    走出行宫,杨素顿时深吸一口气:“陛下不愧是此方世界第一高手,汇聚了万民意志,居然将我神魂压制的死死的,当真是厉害至极。”

    “不过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陛下的心思了”杨素无奈一叹。

    某一处密地,李昞瞧着身前的黑山老妖:“你中了这么多剑意,必死无疑!”

    “大人,下属不甘心!不甘心啊!”黑山怒吼了一声,面带咆哮:“我已经长生在望,却被这小子坏了法体,下官不甘心啊。”

    “不甘心又能如何?”李昞感受着自家体内的剑意:“好在这剑意尚且稚嫩,找一个老家伙去瞧瞧,虽说不能拔除,但未必没有压制的办法。”

    说完后李昞卷起黑山,消失在天地间。

    皇宫中

    张百仁与萧皇后相对而坐,二人之间摆放着案几、茶盘。

    “民间流言,说陛下要选拔天下英才,开武科打开寒门之路,欲要做武才人之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张百仁瞧着萧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