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奉旨搜查
    打量着手中的书信,杨素摇摇头:“这种事情,本就在我预料之中,明日上朝参他一本,裴老匹夫实在是可恶,整日里找我军机秘府麻烦,这次正好趁机打压一下他的气焰。”

    杨素将书信收起来,不紧不慢的站起身,然后道:“明日再说。”

    第二日早朝

    杨广无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哈欠连天,瞧得下方众位大臣皱眉不已,显然天子昨夜又放纵了一夜。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有太监开口。

    “陛下,臣有本启奏”杨素走出来,站在大殿中央。

    “杨素,你不是返回洛阳查案了吗?怎么还没走?”杨广瞧着杨素,眉头皱起。

    “陛下,臣此次所奏,就是与运河图纸之事有关”杨素恭敬一礼。

    “呈上来”杨广道。

    有小太监接过书信,递到了杨广面前。

    杨广打开书信,随即脸黑了下来:“裴仁基实在是不知轻重,运河图纸关系甚大,怎么还做这种意气之争!”

    说完后杨广道:“传令下去,着令张百仁全权查办此事,搜查裴府!不得有误!”

    小黄门在一边恭敬的记下,稍后自然会有人起草圣旨。

    朝中众位大臣面面相觑,不知道裴仁基又怎么被杨素给盯上了,被这老家伙盯上的人岂能有好?杨素此时虽然说不上权倾朝野,但也差不了多少。

    圣诏传递的速度很快,一道圣旨传递到裴府,只见那裴仁基跪倒在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一头撞死。

    不带这么打脸的!杨广这一巴掌打的太厉害了,一点面子都不留。

    裴仁基心中恼怒,外人不知道,但见其身子都气得颤抖,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下官接旨”裴仁基咬着牙齿,嘴角带血。

    将传递圣旨的侍卫打发了,才见裴仁基将圣旨仍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圣旨!狗屁的圣旨!”

    另外一边,张百仁与杨素相对而坐,杨素自身边将圣旨拿出来,递给了张百仁。

    “确定那人就在裴仁基的府中?若是搜查出来则罢了,裴仁基打落牙齿也要咽回去,但若是抓不到把柄……只怕形势会逆转,到时候这老东西诬告反咬一口,咱们都落不得好处”杨素面色严肃。

    “大人放心,那人就在裴仁基府中,此事绝对错不了”张百仁缓缓站起身:“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下官好了,只是不知道裴仁基有没有搀和其中。”

    “这……到真不好说”杨素面色迟疑。

    “无妨,此事下官有了断定”张百仁收起诏书转身离去。

    “来人,速速点齐兵马,与我前往裴府走一遭”张百仁道。

    “大人,裴仁基那老家伙不买账,咱们也不能来硬的啊,去了也讨不到好处”骁龙在一边无奈道。

    张百仁晃了晃手中的圣旨:“用你多嘴,本官早有准备。”

    瞧着明晃晃的圣旨,骁虎顿时笑了:“原来如此,陛下亲自下诏了,这回定要叫裴仁基那孙子好看,不将其府邸砸个稀巴烂,就对不起咱们上次受到的屈辱。”

    “莫要放肆,冤家宜解不宜结,裴仁基以前受过军机秘府的手段,自然满怀怨恨,本官与裴仁基并无私怨,尔等莫要给本官惹事,咱们公事公办就好”张百仁瞪了二人一眼。

    二人讪讪一笑,不敢反驳,下去招呼兄弟。

    回到自家府中点齐兵马,带着三五百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裴府。

    此时裴府大门打开,裴仁基面色阴沉的站在院子里,瞧着趾高气昂的军机秘府侍卫,面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见到张百仁走来,裴仁基脸拉得老长,这小子如此年幼,上次被自己折辱,这回形势逆转少不得要被对方折辱回去。裴仁基是心中打定主意,你愿意折辱就折辱,我就是一言不发,你们要能找到证据也就罢了,找不到证据定叫尔等丢官罢职。

    “见过大人”张百仁来到裴仁基身前,不紧不慢一礼。

    瞧着张百仁,裴仁基冷冷一哼,黑着脸没有回话。

    张百仁苦笑:“大人以为我下官趁机报复回去,折辱大人是也不是?”

    “难道不是吗!”裴仁基黑着一张脸。

    张百仁摇摇头,不再多说,转过身吩咐众位侍卫:“搜查!”

    见到张百仁没有多说,只是指挥着侍卫搜查,裴仁基反倒是讶然,随即一阵羞愧,对方小小年纪尚且有如此胸襟,自己一大人居然连个孩子都不如。

    随即黑着脸走过来:“本官府中真有叛党?”

    “难道大人以为咱们这般大费周折是在陪你玩?”张百仁扭头看了裴仁基一眼:“大人可知运河图纸失窃之事?”

    “此事朝野震动,本官自然知道……”说到这里裴仁基瞬间面色惨白:“你小子别坑我,小小年纪好狠毒的心思,我如何会去与盗取河图的叛党在一起。”

    “大人别着急,等本督尉将这叛党揪出来,再说也不迟”张百仁瞧着裴仁基:“到时候大人不要和我解释,还是去和陛下解释吧。”

    见到张百仁如此胸有成竹不似作伪,裴仁基顿时有些端不住架子了:“你小子说的当真是真的?不是军机秘府故意折腾本官?”

    张百仁摇摇头,军机秘府是有多无聊才来折腾你。看来军机秘府的名声在裴仁基眼中是彻底的坏了。

    “大人,不曾发现异常”骁龙凑过来低声禀告:“大人,这可不是玩笑,你不会搞错了吧。”

    “怎么会错,此人就在裴府”张百仁自袖子里拿出困仙绳,仿佛是长鞭一般捆在手上,瞧着一边面色轻松的裴仁基,张百仁道:“劳烦大人将府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聚合起来。”

    裴仁基摇着头:“本官一身清白,怎么会和乱党勾结,定然是你搞错了。”

    说着话吩咐管家:“去将府中的人都召集起来。”

    管家领命而去,不多时除了府中的夫人之外,所有大小丫鬟婆子都已经召集起来。

    “大人,人都在这里了,你看哪个是乱党!”裴仁基没好气道。

    瞧着裴仁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大人真将所有人都聚集起来了?”

    “除了女眷不能见客,都在这里了”管家在一边道了一声。

    张百仁一双眼睛瞧着裴仁基:“裴大人,还是将各位夫人请出来吧。”

    “无礼!女眷如何见人,你敢折辱老夫!”裴仁基闻言气的鼻子都歪了。

    张百仁愕然,随即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本官今年五岁,尚且算不得男人,去后院见一见将军的家眷没问题吧。”

    瞧着稚嫩的张百仁,裴仁基道:“你最好找出叛党,若找不出来,别怪本官不客气。”

    张百仁无语,手中困仙绳来回敲打着手臂:“你等在此地保护这些仆人,本官去后院去去就来。”

    “大人!”骁龙骁虎走出来:“那人已经易骨大成,大人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多嘴,本官是吃白饭的吗?”张百仁瞪了骁虎一眼,循着剑气感应向着后院走去,留下满面焦急的骁龙骁虎。

    裴仁基跟在张百仁身边:“小子,你最好给老夫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老夫定叫你和杨素吃不了兜着走。”

    “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会为大人抓住叛党的,与其有心思参我,大人不如想着如何摘清关系,怎么和陛下解释吧”张百仁脸上带着笑容。

    看着张百仁如此笃定,裴仁基反而心中没底了,霎时间闭口无言,心中想着之后的各种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