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四十章 黑脸的裴仁基
    若张百仁真的搜出叛党,自己该怎么说!是不是低头认个错,然后将这事糊弄过去。

    要是张百仁没有发现叛党,自己怎么将这小子以及杨素拉下水,甚至于打击军机秘府的力量。

    二人各有心事,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裴仁基紧随其后。

    一路上弯弯绕绕,张百仁停在了一处楼阁前。

    “出来吧,不用本官亲自请你出来吧”张百仁手中的困仙绳仿佛是鞭子般,敲打着手掌心。

    “若兰,这里是若兰的居室!”裴仁基一愣。

    “老爷,您怎么来了”一个人比花娇的女子走了出来,来到了裴仁基身前。

    张百仁打量了女子一眼,鼻子抽了抽,瞧着裴仁基的脑袋,仿佛绿油油的戴了一顶帽子,而且这若兰夫人居然真空上阵,张百仁一眼扫过甚至于能见到其胸口处的两颗花生米鼓起来。

    “小子,这里是我夫人楼阁,怎么会有男子藏匿,你若是坏我夫人名节,本官与你誓不甘休!”裴仁基见到若兰走出来,心中大石头落地,楼阁里若是藏人,若兰岂能不知道?

    张百仁看了裴仁基一眼,一双眼睛看着楼阁:“你躲不掉的,裴府里里外外已经被军机秘府硬弩包裹,这里是皇城之内,就算是邪神也不敢出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老爷,哪里来的小鬼,居然在妾身这里吵闹,搅得妾身不得安宁”若兰娇嗔,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张百仁。

    “督尉,你可要给本官一个解释!”裴仁基瞪着张百仁:“若本官不满意,必然在陛下面前参你一本,叫你脑袋搬家。”

    张百仁怜悯的看了裴仁基一眼,瞧得裴仁基心中发毛,浑身不自在。

    “啪”张百仁手中绳索飞出,只听得一声惊呼,但见若兰夫人身上的衣衫仿佛是蝴蝶一般寸寸炸开。

    “啊!”若兰夫人一声惊叫,缩成一团,裴仁基面色恼怒:“小子,你敢无礼!”

    一边说着,双手向着张百仁锁来。

    裴仁基武道功夫绝对不弱,已经踏入了易骨大成的境界。

    听着刺耳的爆鸣在耳边响起,张百仁不紧不慢,一步迈出身子轻飘飘后退:“裴大人仔细检查了尊夫人的身子,没准还要感谢本官呢。”

    “混账,你敢折辱老夫!”裴仁基此时恼怒至极,当年在阴司秘府的屈辱再次浮现于脑海。

    张百仁面对着裴仁基的攻击,只是不断后退,纵身一跃,身子仿佛一片树叶落在了凉亭上:“裴大人太鲁莽,好生冷静一番是真。”

    只见张百仁手中绳索落在湖中,卷起一团湖水浇了裴仁基一身,瞬间叫裴仁基一愣,停住了动作,面色阴沉的一抖身子,所有水珠被震落,然后来到了自家夫人身前,仔细打量。

    易骨大成武者的灵敏、感官绝对逆天至极,起初裴仁基不曾在意,如今细细一嗅,闻着那股怪异的味道,尤其是背部的一朵红色草莓裴仁基顿时心中恼怒至极。

    “老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啊”女子悲呼,泪流满面。

    裴仁基面色阴沉,猛的伸出手抓住若兰夫人的身子,居然毫不忌讳张百仁,在若兰夫人惊呼声中猛地打开双腿,瞧着黏糊糊的液体,裴仁基顿时恼怒至极:“贱人!”

    “啪”

    耳光落下,然后裴仁基猛地窜入了楼阁之中。

    张百仁转过身,不去瞧那夫人,只是摇摇头:“老东西,这回好了!天大丑闻啊。”

    “砰”

    “砰”

    “砰”

    楼阁上阵阵音爆响起,墙壁不断被炸开,裴仁基与屋中的强者打成一团。

    任谁被带了帽子都不会好过,尤其是裴仁基这种富贵之家。

    耳边刺耳的音爆响个不停,裴仁基与对方从楼阁中打入了假山、庭院,所过之处山石崩碎,骇然至极。

    “砰”大概过了一刻钟,双方才停止纠缠,面色阴沉的对立。

    熟悉的感觉,虽然没见过男子面目,但张百仁确定眼前男子确实是诏狱、城南的男子。

    “小子,果真难缠的很,犹若跗骨之蛆,老子逃到这里你都能找到”男子声音沙哑,肩膀上五个孔洞血流不止。

    “你是如何潜入本官府邸,与这贱人勾搭在一起的”裴仁基面色阴沉。

    “呵呵”男子冷冷一笑:“若兰本就与我青梅竹马,不过是组织为了监视你,才牺牲若兰罢了。”

    说完后男子看着赤身裸体的若兰:“待我杀了这老东西与小兔崽子,就带你离去。”

    张百仁手中困仙绳化为三米长鞭,在空中甩了个鞭花:“大话谁不会说,裴大人能不能行,要不要本官助你一臂之力。”

    张百仁将能不能行这几个字咬得很重,惹得裴仁基恼怒至极:“贱人!”

    骂了一声若兰,裴仁基看也不看张百仁:“本官非要亲手宰了这奸夫不可。”

    千万不要小瞧裴仁基的武道修为,能被杨广任命为护军,手上功夫绝对过得去。

    “藏头露尾之辈,待本官撕破你面具,定要叫你不得好死!”裴仁基手中卷起音浪,向着男子在次杀了过去。

    “可怜人啊!我说裴大人,人家姑娘才双十年华,你老牛吃嫩草,别不满足了!这姑娘定然是嫌弃你老迈,哪里及得上人家年轻力壮精力旺盛,这女人做你儿媳都够了”张百仁在一边添油加醋。

    男人不能说不行,尤其是张百仁这般刺激,顿时使得裴仁基怒火勃发,下手越加狠毒:“狗男女、贱人,老夫非要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啊!”裴仁基怒喝,张百仁嘴巴太刁钻,惹得裴仁基怒火冲天。

    “这老东西”张百仁摇摇头嘀咕道:“也不知道你儿子是不是你亲生的。”

    声音虽小,但却仿佛有一种魔力,落在了裴仁基耳中,顿时叫其心中杀机更加旺盛了几分。

    “牛哥,你快走!不要管我!”若兰夫人悲呼:“妾身如今已经没脸活下去了。”

    “倒是郎情意切,夫妻情深!”张百仁是时候添了一句。

    “小子,你找死啊!”牛哥怒斥了张百仁一声。

    “扑通”

    只见若兰跳入水中,裴仁基不管不顾,但那牛哥却是疯了:“若兰!”

    一声怒吼,居然将裴仁基给打退,向着水池扑了过去。

    “你给我死吧!”裴仁基一拳落在男子肋骨下,顿时打的男子骨折,口中喷血倒飞出去。

    “若兰!”男子悲呼,不管不顾依旧向着水池跳去。

    “砰”裴仁基再次出手,将男子打飞。

    此时男子战意全无,一心要跳入水池救回女子。

    张百仁轻轻一叹,闭上了嘴巴:“可惜!造化弄人啊!都是一群蠢货,为了组织居然将自己心爱的人都搭上,落得如今这种境地也是活该。”

    “裴大人,你说你羞愧不羞愧,要不是你老牛吃嫩草,岂能惹出今日的乱子,暂且留这小子一命,本官还要带回去审问呢!”张百仁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裴仁基羞愧难耐,所有火气都倾泻到牛哥身上。

    “砰”不知道被轰飞多少次,瞧着恢复了平静的水波,牛哥口中喷血,瘫倒在地,面带哀求的看着张百仁:“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若兰,求求你!”

    “啊!”男子一声惨叫,骨头被裴仁基打折。

    “裴大人,算了吧!”张百仁瞧着男子被制服,指了指水池:“你先将女子救出来吧。”

    “哼”裴仁基冷冷一哼,落入水池中。未完结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