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抽魂炼魄
    这一车的刑具,裴仁基瞧着可是满满的回忆,随即冷冷一哼,心中那股火气也消散了大半,转身跟着张百仁离去。

    时间过去了三日,张百仁端着茶水坐在凉亭中喝茶。

    赵德宇恭敬的侍立在下首。

    “这牛二到是个汉子,还不肯招吗?”张百仁自语。

    赵德宇能说什么?

    “你不是说没有人能熬过诏狱的大刑吗?”张百仁打量着赵德宇。

    “大人,这小子意志坚定,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境界,便是下官也无能为力啊”赵德宇苦笑。

    “此事本官进宫,请奏皇后娘娘”张百仁站起身,拿起行头穿戴好,脚步匆匆的向着皇宫走去。

    “娘娘,张百仁督尉求见”永安宫,巧燕低声道。

    萧皇后安静的读着书籍,听闻此言放下书籍,从摇椅上坐起身:“叫他进来。”

    张百仁走入永安宫,对着巧燕一笑,还要施礼,只听萧皇后道:“免了吧!你小子什么时候也这般客套了。”

    看到张百仁背着比自己还高的剑囊,萧皇后没好气道。

    张百仁嘿嘿一笑,坐在了萧皇后身边。

    巧燕端来糕点,萧皇后盯着张百仁:“你小子素来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本宫这里有什么事?”

    “娘娘,那叛党不肯开口,诏狱大刑都过了一遍,没办法了!”张百仁道。

    萧皇后闻言动作顿住:“熬过诏狱的大刑,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到是条汉子。”

    说罢放下手中的书籍,缓缓站起身:“既然如此,是唯一的办法是本宫宣召天宫神祗,将此人抽魂炼魄。”

    “抽魂炼魄”张百仁闻言一惊。

    “运河图纸关乎重大,莫说是他!就算是当朝王公贵族,若犯了事也要抽魂炼魄,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出手。”

    萧皇后眼中杀机缭绕。

    一边说着,萧皇后挥笔写了文书,但见凤气缭绕,文书焚毁,法界震动。

    不多时两尊模糊身影浮现而出,对着萧皇后恭敬一礼:“见过娘娘。”

    “此事关乎大隋国运,有劳二位尊神”萧皇后不紧不慢道。

    “敢不遵娘娘法旨”二位神祗齐齐一礼。

    “张督尉,带两位尊神前往诏狱!”萧皇后道。

    张百仁看着两团模糊的人影,向着外界走去。

    一路上走走停停,但见神光浩荡,二人似乎处于另外一个时空,百姓不得见。

    入了诏狱,二位神祗显露真身,模糊可见身形,但却不得真面容,瞧着浩荡神光,诏狱众人俱都是一惊。

    张百仁来到牛二身前,瞧着膝盖被挖掉,眼睛只剩下两个大窟窿,指甲血肉淋漓不知所踪,骨头寸寸断裂,周身火烧火燎各种痕迹密布的身子,此时牛二已经不成人形,唯有一口气在吊着。

    “何苦呢!”张百仁的叹息在牛二耳边响起。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牛二身上唯一完好的就是这张需要招供的嘴巴。

    “你可知运河图纸关乎天下黎民百姓,我虽不知道你主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但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本官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到底是招还是不招!若是不招,休怪本官心狠手辣,将你抽魂炼魄”瞧着牛二圆圆圆,皮球一般的脑袋,耳朵、鼻子都被削了去,两只眼睛唯有恐怖的空洞流着血液。

    “有所为!有所不为!”牛二声音虽然奄奄一息,但却坚硬似铁。

    瞧着牛二,张百仁打量了许久,然后才道:“是条汉子。”

    “来人”

    “下官在”侍卫道。

    “去,给本官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给这位壮士践行!”张百仁话语深沉。

    侍卫领命而去,一个时辰后一桌酒席摆在了牢狱之中。

    酒是上百年的花雕,菜是洛阳最有名的大厨烧出来的。

    “牛二,吃了这顿饭,本官就送你上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张百仁端起酒,放倒了牛二嘴边。

    牛二哈哈一笑,一饮而尽,一阵猛烈咳嗽,血沫呛出来:“大人,小人当真是佩服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小小年纪便出人头地,乃是我这粗人几辈子都羡慕不来的,你我各为其主,无所谓对错,前尘往事如水,我牛二便是魂飞魄散,也绝不会怪罪大人。”

    张百仁无语,一口一口的喂着酒菜,足足两个时辰,一桌酒菜才全部吃完。

    牢狱之中气氛压抑,张百仁擦了擦手,打量着牛二:“可还有什么临终遗言!”

    “大人,若兰怀孕了!是我的骨肉,小的只希望大人日后若有机会能照应一把,若兰没错,都是小人的错,求大人开恩”牛二眼中血泪缓缓流下,骇人至极,但牢狱中的众人却默不作声,显然见惯了这种场景。

    “好!他日若遇见你的子嗣,本官必然引导其走入正途,为你那尚未出世的孩子取个名字吧”张百仁道。

    “就叫……牛若悔”牛二哭嚎着道。

    瞧着牛二哭啼,张百仁轻轻一叹,转过身对着两位神祗道:“有劳二位尊神出手。”

    “无妨,这般汉子实在是天下少有,令人敬重,我兄弟二人都不好意思出手了,只是圣命难违啊”其中一位神祗无奈道。

    二人神光流转,将牛二罩住,只听得一阵阵惨叫传开,牛二身子抖动,声音震动诏狱,搅得诏狱不得安宁,妖兽瑟瑟发抖。

    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见两位神祗停下手,此时牛二已经气绝身亡,尸体冷却。

    “好生厚葬了,是条汉子”张百仁吩咐左丘无忌一句。

    听了张百仁的话,左丘无忌连连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二位尊神可有收获?”张百仁道。

    “这小子倒是一个痴情种子,他的记忆似乎被人做了手脚”一位神祗道。

    “不过好在咱们兄弟心细,发现了一条线索,回去面见娘娘再说吧。”

    “请”

    张百仁领着两位神祗回到永安宫。

    “三河帮?”萧皇后眉头皱起。

    “这就是唯一的线索,剩下全是这小子习武、还有一个女子的记忆”神祗道。

    张百仁闻言站在那里,不知道三河帮是什么东西。

    “二位尊神请回,此次有劳了!”萧皇后打发了两尊神祗,转头看向张百仁:“三河帮是什么势力?”

    “下官回去一查便知”张百仁道。

    正说着,忽听内侍禀告:“娘娘,杨素大人请见。”

    “宣他进来”萧皇后道。

    杨素风尘仆仆走入大殿,对着萧皇后一番见礼,然后道:“不知运河图纸可有线索?”

    “大人可曾听过三河帮?”张百仁道。

    “三河帮?”杨素摇摇头:“想来是无名之辈,不然军机秘府不会忽视。”

    张百仁在大殿中走了一圈:“此事涉及到运河图纸,不容轻视,下官还要亲自走一遭,否则心中难安。”

    “无妨,你尽管出手就是,出了事情本官替你挡着”杨素一笑。

    “陛下在江都如何?”萧皇后看着杨素。

    杨素闻言面色一滞,这话就尴尬了,杨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该怎么说。

    难道能当着皇后面说陛下酒池肉林,日日歌舞笙箫,美人无数好生逍遥自在快活吗?

    “陛下龙体安康,在江都巡视百姓,有劳娘娘挂念,倒是无碍”杨素模棱两可,迎着皇后严厉的目光,低下头不敢乱说,心中苦笑。

    皇后宽厚,自己得罪了倒没什么,顶多是以后被穿小鞋,要是被陛下知道自己在背后乱嚼舌头,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退下吧”萧皇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