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五十章 诛杀巡查使
    神祗的死亡对于天宫来说,绝对是大得不能在大的事情了。

    即便死的是一位不入流的神祗,也会惹得天庭震动。

    今日死的是不入流神祗,那么明日死的便极有可能是天宫正神,一位小的神祗死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态度,这是对天宫权威的蔑视!

    天宫一直高高在上,统摄诸天经纬,慑服群魔,即便在小的神祗也是体系中的一员,如何可以轻视?杀了一位神祗便等于挑衅整个神道系统。

    打量着天空中翻滚的阴云,在阴云中神光迸射,有神祗降临此地。

    李昞时刻关注着张百仁的动静,体内的那股剑意就像是一根刺,不断刺痛着李昞的神体,叫他时刻都忘记不得这小子。

    李昞很后悔,当年第一次见面,就应该将这小子给宰了,有那么多顾忌干嘛。就算这小子的师傅再厉害,敢挑衅一个王朝?整个神道体系吗?

    如今到好了,这小子青云直上,居然也步入了体系之中,自己虽然在天宫中权柄不小,但这小子在凡间的势力也不可轻视,有当今皇后鼎力支持,更有鱼俱罗在背后做依仗,现在又搭上了杨素这条线,现在这小子已经成了气候,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的了。

    就算是想要除掉这小子,也需找个站得住脚理由才行。

    而且必须还是非常正当,叫人拿捏不住把柄的理由。

    就比如说眼下……。鱼俱罗

    “听人说,鱼俱罗已经迈过最关键的门槛,跨过了临门一脚。这对我李家大计来说,是致命的威胁!”李昞遥遥的看着巴陵,张百仁弑杀神祗的一幕当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青羊宫,青羊宫的人怎么也跑出来搅合了!”李昞略带不满:“青羊宫老道士怎么想的,当年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

    张百仁与春阳道人站在一起,看着空中翻滚的云朵,眼底露出了一抹杀机。

    法眼睁开,可以清晰的看到两团神光落入庙宇中,然后顺着气机追了上来。

    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金甲神将。

    看着眼前一个拿着双锤,一个手持大刀的两位神祗,张百仁手掌缓缓垂落,摸在了剑柄上。

    “军机秘府督尉张百仁在此办案,闲杂人等、牛鬼蛇神速速退避”张百仁先发夺人,开口呵斥。

    两位金甲神将一愣,拿着双锤的神将开口:“军机秘府督尉?你为何诛杀神祗,我等奉命前来调查,拿你归案进入天宫接受审问,你莫要顽抗,速速束手就擒吧。”

    之前庙宇中残留的剑意告诉两位神将,眼前这小子很不好惹,不好惹到了极致!残留在空中的淡淡剑意已经叫二人肌肤生寒,不敢触碰,不知直面张百仁剑意又该是何等的可怕。

    也对,下界敢出手诛杀神祗的,岂有易与之辈?

    要么有惊天后台,要么便是本事过人。

    军机秘府本身就代表着麻烦,更别说眼前这小子还不是普通的军机秘府侍卫,而是督尉。

    军机秘府的建立由来是杨广为了对抗天宫,压制天宫的权柄而秘密设立的组织,就算这小子犯了错,也只会被军机秘府审问,而轮不到天宫。

    就像是现代军事法庭,军人犯了错上的是军事法庭,而不是民政法庭。

    不过军机秘府那帮家伙护犊子到了极点,这小子小小年纪便混到督尉的位置,绝不简单!就算是进去了也不过是走走过场,那神祗死了也是白死。

    这方世界与前世军事法庭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双方比的是速度。如果神祗能在军机秘府反应过来之前将这小子抓走,军机秘府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去天宫要人!

    当年夺嫡之争,先帝之死都是一个谜团,使得当今天子与天宫离心离德,方才给了方仙道可乘之机,这绝对不是愿意支持隋朝的各大宗门想看到的,但……杨广身为天子兼此方世界第一高手,各家宗门也没胆子触怒。

    “拿我?”张百仁推开了春阳道人:“本官背后有皇朝护持,你莫要牵扯进来,这些神祗奈何不得我。”

    “不错,大家同为大隋效力,也不想大动干戈,你随我们走一遭,到天帝面前将事情解释清楚,咱们绝不为难你!”拿着大刀的金甲神将道。

    “拿我!”张百仁漫步靠近:“二位可有天帝法诏?”

    “我兄弟二人奉命追查此事,既然发现凶手自然直接拿下,何须天帝法诏!”使锤壮汉面露不屑之色。

    张百仁呵呵一笑:“我乃朝廷命官,你二人也敢空口白话拿我?”

    一边说着张百仁一双眼睛四处打量,感受到了李昞的气机,面露冷色:“这老家伙,莫不是他在背后捣鬼?”

    张百仁自忖不是李昞的对手,等自己解放出三魂七魄,到时候有他好看的。

    “对不起,本督尉奉了陛下法诏,追寻运河图纸之事,运河图纸关乎重大,绝对不能有失!还请二位莫要叫本官难做,运河图纸大于天,就算天帝晓得此事,也绝对不会怪罪于我”张百仁抚摸着长剑。

    “督尉年纪轻轻,莫要自误了前途。天庭与皇朝本为一家,你莫要叫我兄弟二人难做才是”拿刀的金甲神将略带不快。

    “啰里吧嗦这么多,咱们倒不如手上见真章!”张百仁说动手就动手,感受到李昞的气机就在附近,心中断定二人必然是李家的人,下手毫不留情。

    “唰”

    长剑蜿蜒扭曲,剑尚未到,剑意已经先到,刹那罩住了两尊神祗。

    诛仙剑意镇压而下,两位神祗毛骨悚然,瞧着无尽苍茫中唯一的亮光,裹挟无匹锋芒,居高而下似乎要诛尽天下逆党,自己仿佛在剑意下化为了一只蝼蚁,心中生不起反抗之心。

    “小先生,你可悠着点,这两位是巡查使,不同之前的小神!”春阳见张百仁似乎要诛杀了二位神祗,开口提醒道。

    “这两个家伙也不是软柿子,没那么好杀!”张百仁长剑已经到了使锤壮汉身前,眼见着诛仙剑气即将送入对方咽喉处。只见壮汉猛地抬手,两把巨锤恰好挡在身前,但见火光四射,竟然将张百仁的长剑挡下。

    “好手段!”张百仁称赞了一声,剑上三朵梅花缓缓绽放,笼罩了神祗上中下三处丹田,一边使刀的汉子此时回过神来,略带恼怒的向着张百仁斩来。

    “绝仙变化无穷妙”张百仁手中长剑一扭,剑意转动之间居然以一个怪异刁钻的角度,极致的扭曲,长剑都扭成了麻花。在使刀壮汉震惊的目光中,剑光送入了对方的肋下。

    顺着肋骨缝隙绝仙剑气没入对方体内。

    “啪”

    “啪”

    “啪”

    爆豆子一般的声音在神祗体内炸响,张百仁身形后退,身轻如燕脚踏青草落在了春阳身边:“咱们分开跑,你日后可以到洛阳或者涿郡来找我。”

    说完后张百仁急速奔驰,只听得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使刀神祗体内一股璀璨神光闪烁,下一刻一道道无匹、灭绝天下众生的气机自其体内窍穴中迸射而出。神体轰然崩溃,唯有一道剑气扭曲,消失在了空气中。

    “李苏!”另外一位巡查使震惊高呼。

    “竖子,尓敢对神祗下此毒手,岂能容你为非作歹!”天边惊雷阵阵,李昞声音滚滚:“今日必要拿你入天宫诏狱接受审问。”

    “李昞!你这老不死的还真是阴魂不散,看来之前那一剑没给你留下足够的印象啊”张百仁回过头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