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收买
    瞧着三口大箱子,别的不说,就是那一箱子黄金宝石,价值便无可估量,即便是张百仁此时也怦然心动,心脏跳动加快了几分。

    至于那另外一口大箱子中用玉盒包好的灵药,无一不是精品,有价难寻。

    至于说另外一口箱子,虽然东西最少,但地契文书本来就占不了多大地方。

    “黄金、灵药本官就不说了,地契是巴陵的万亩良田外加一座大庄园,绝对是有市无价的东西,子孙产业也!”巴陵刺史道。

    万亩良田,足够为子孙之根基了,日后子孙无忧,这便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存在。

    “修行之人,地法侣财缺一不可,督尉还有什么可迟疑的”巴陵刺史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盯着巴陵刺史,这老东西怪不得说根本就不会有人对翻天河动手,这般诱惑又有几个人能挡下?至少张百仁抵挡不了,果真钱能通神这句话一点都不错。

    无功不受禄,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明说”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端起茶盏。

    “翻天河不能死!要留在巴陵郡!”巴陵刺史笑吟吟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放下茶盏:“翻天河不重要,重要的是半卷运河图纸,本官只要运河图纸。”

    “这件事交给本官就是,保证给督尉一个满意的答复”巴陵刺史开口。

    张百仁点点头:“有大人这句话本督尉就放心了,希望大人早日将运河图纸送到驿站,越早越好。”

    说完后站起身:“将这些宝物送到驿站。”

    巴陵驿站

    鱼俱罗看着两口大箱子,另外一个箱子里地契文书已经被张百仁收了起来。

    “小子,你这回可发大财了”鱼俱罗眼睛都红了。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一颗宝石:“大将军修行武道,灵药就赠给大将军了。”

    “当真?”鱼俱罗愕然的看着箱子中的二十多只玉盒,隐约有灵药影子可见。

    张百仁搬运河车有龙骨,不需要灵药!

    而且就算是以后开炉炼丹,也不需要这么好的灵药,简直是糟蹋了。唯有鱼俱罗这般武道大成的武者,才能彻底吸收灵药的药力。

    “留下一株给宋老生,剩下灵药全是将军的”张百仁拿出一株灵参,瞧着春阳道人眼巴巴的眼神,又拿出一株灵药:“给你了。”

    鱼俱罗的日子也过得紧巴巴,能有今日的武道修为,全靠各种贪污受贿,劫掠外族打牙祭。

    鱼俱罗不是门阀中人,没有门阀中人的财力、物力,武道修行艰苦可想而知,如今看着这一堆灵药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拿出的灵药,然后落在了春阳道人身上,瞧得春阳道人一个激灵,要是目光能杀人,春阳肯定已经死了千百回。

    “这……无功不受禄,不好吧……”春阳露出意动之色,即便是出身青羊宫,这等灵药也轮不到自己。

    “给你你就拿着,和我客气什么。大家见者有份,我这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吃独食”在鱼俱罗杀死人的目光中,春阳道人将灵药紧紧的抱在怀中。

    “啪”见到张百仁目光又看向了身前的箱子,鱼俱罗猛地将箱子盖上,扛着箱子就走了出去。

    “我这个人对于黄白之物比较感兴趣,修行就是烧钱啊!修行术法需要钱、炼制宝物需要钱,这些银子足够我挥霍一段时间了,下午找个时间将掌柜的钱财还了”张百仁盖上箱子,笑眯眯的瞧着春阳。

    巴陵郡牢狱

    此时巴陵刺史面色阴沉的站在三河帮主身前,三河帮主面色惨白,十指血肉模糊,但脸上却犹自带着笑容。

    “你赢了!组织这次为了你,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巴陵郡两年的各种灰色收入都被你砸了进去”巴陵郡刺史深吸一口气:“说说吧,运河图纸描目是否完成?被你藏在了哪里!”

    “运河图纸已经描目完成,大人放心就是,还要多谢大人出手相助”三河帮主一阵咳嗽。

    此时有差役上前打开绳索,三河帮主道:“不知组织后续如何安排我?”

    “巴陵郡位置关键,三河帮不能覆灭,每年捞到的油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你这次的作为已经被组织里的大佬记恨上了,若有机会少不了你小鞋穿”巴陵刺史不紧不慢道。

    三河帮主看着血肉淋漓的手掌,盯着面色惨白的行刑衙役,露出森然冷笑:“说起来本帮主还要多谢你,若是叫那小子亲自出手,老子非要缺胳膊断腿不可。”

    噗通

    差役面色苍白的跪倒在地:“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你莫要惹事!”巴陵刺史警告了一声:“赶紧将河图交出来,打发了那个瘟神。如今瘟神一日不走,鱼俱罗便一日不会离去,我等头上随时都悬着一把大刀,早晨鱼俱罗出手挑了十三家山寨,掠夺了不知道多少钱财,鱼俱罗这是打算挑了我巴陵郡的势力啊!组织坐不住了,赶紧将二人打发了事,不然你以为组织会这般轻易保你?”

    “张百仁!!!”翻天河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巴陵刺史便亲自登门,手中拿着一个檀香木盒,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张百仁笑了笑,拿过木盒打开,法眼睁开扫过图纸上的真龙之气,露出怪异笑容:“大人果真是信人。”

    “言而有信,以后交流起来才有保障!”巴陵刺史笑呵呵道。

    这小老头看起来笑眯眯的,但实际上绝对是心狠手辣的角色。

    “不知为何巴陵郡的军机秘府侍卫都不见了踪迹,本督尉来此将近一个月,也不见有人和我联系”张百仁端起茶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一双眼睛剑意缭绕,死死的压制着刺史周身气机:“巴陵水深的很啊,军机秘府都不敢光明正大活动,若是叫我发现有人暗中作祟,非将其狗头斩断不可。”

    巴陵刺史干干一笑,脸上的笑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瞧着巴陵刺史,张百仁道:“三河帮主怎么样了?”

    “明人不说暗话啊,三河可是一个下蛋的金鸡,即便是督尉挑了一个三河帮,明日还要四河帮、五河帮、六河帮……既然如此倒不如由官面上控制,也能将事情约束在一定范围内”刺史道。

    张百仁沉默了一会,巴陵刺史所言是极,他也无法反驳。

    “翻天河与我已下死仇,本都督这个人喜欢做事斩草除根,翻天河一日不死我心中一日不得安宁”张百仁磕了磕茶碗。

    巴陵刺史眉头一皱:“督尉前途广大,何必与一个泥腿子过不去,一个易骨大成武者可不是那么容易培育出来的。想要培育一个易骨大成武者,千金财物都未必能打的住。”

    见到张百仁不置可否的表情,巴陵刺史道:“大人既然得了好处,不知何时回京交差。”

    “不忙!既然已经来到了巴陵,玩几日再说”张百仁慢悠悠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巴陵刺史顿时面色一苦,张百仁多呆一日,这巴陵的地下势力便一日不得安宁,这几日鱼俱罗不断单枪匹马屠戮各大山寨,叫巴陵各大家族苦不堪言。

    山寨中所谓的强人、土匪,多数都是各大家族出钱暗中蓄养的私兵,如今被鱼俱罗连番给挑了,各大家族不知道多少钱财打了水漂。

    “咳咳咳咳”巴陵刺史能说什么?他总不能直接撵人,这里虽然他说了算,但张百仁却不在此列。

    “督尉喜欢巴陵,多玩几日也是应该的”巴陵刺史强作欢颜,笑的比哭还难看。

    唔,求一下订阅吧……希望有能力的读者可以帮忙订阅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