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半个窝窝头
    风雨雷电是幸运的,他们幸运的遇到了张百仁,所以没有被饿死在街头。

    说实话,风雨雷电这四个名字还真不怎么好听,但不管怎么说张百仁认为名字只是代号而已。他认为好听,四个孩子懂什么?如何知道反驳?

    休息了一天,张百仁第二日早课完毕,方才缓缓站起身,走出了大堂。瞧着已经在外面等候的众位侍卫,身后跟着风雨雷电四个穿着宽大衣袍,明显的不合身的小不点。面黄肌瘦的就好像一只只小猴子,紧紧跟在张百仁身后,脸上满是怯懦。

    “大人,这四个小猴子带在身边干嘛,扔在客栈算了”左丘无忌凑了过来。

    “无妨,带他们兄妹四人去见见世面,开阔眼界也是好的”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登上了身前的马车,兄妹四人被骁龙领着上了后面的马车。

    “直接去运河开掘之地”张百仁吩咐了一声道。

    一行几十人穿过杂乱的流民,走出了城外。马车辘轳向着运河开掘之地而去。

    远远的尚未接近便听到一阵吵闹、呵斥之声,叫骂连天,不堪入耳。

    有役夫在苦苦哀求,有监工的拳打脚踢。

    张百仁一行人到来,惹了不小动静,周边众人俱都是纷纷望来,看守士兵呼喝一声:“运河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陛下亲赦巡河督尉在此,尔等还不速速前来迎接”骁龙趾高气昂的呵斥了一声。

    面对着这群兵痞,你若是不趾高气昂,这些家伙就会将你当成孙子,反而觉得你好欺负,处处为难你。

    巡河督尉?什么鬼?貌似朝廷没有这个官职啊!

    不管怎么说,瞧着那几十个周身肌肉鼓鼓的大汉,看起来脸上就带着杀机、彪悍的气息,众位监工不敢怠慢,十几位监工齐齐跑了过来:“见过大人,还请大人查验令牌、官信。”

    规矩就是规矩,官信还要验证一番的,总不能随便来个猫猫狗狗你说是某某官职就是某某官职,到这里指夷使气。

    左丘无忌自一边拿出木盒,却见一卷黄色圣旨存放其中。

    骁龙面色恭敬的拿出圣旨,接过轿子里张百仁递出来的令牌,一双眼睛中杀机缭绕的看着几位监工:“尔等瞪大狗眼瞧瞧,咱们大人乃是军机秘府督尉,陛下钦点的巡河督尉,正好监管尔等狗官。”

    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圣旨,面色阴暗的令牌,几个监工俱都是心中一跳,齐齐叩拜:“我等见过大人。”

    “怎么就你们几个?其余的人呢?”张百仁坐在马车中,并未下来。

    其中一个监工闻言面带犹豫,支支吾吾,面色阴沉不定。

    “说!其余人呢?”张百仁猛地呵斥了一句,犹若鼓荡起阵阵惊雷,撼动九霄云层。

    “大人,其余兄弟去抓人了,如今运河的役夫不够,就去抓那些乞丐、流民充数,这也是府里大老爷交代的”监工苦笑。

    张百仁闻言眉头一皱:“抓人?不够?”

    缓缓掀开车帘,张百仁一袭粗布麻衣,背负着硕大的剑囊,一双眼睛扫视了下面的监工一眼,一眼望去全是看不到边际的黑压压人影,在寒冬中干得热火朝天。

    张百仁面无表情,下面几位监工却是一愣,没想到张百仁这么年轻,年轻的有些过分。

    运河役夫面黄肌瘦,不断开挖着下面的土渠,铁锹大镐抡起,不过怎么看怎么感觉没有吃饭的样子。

    张百仁下了马车:“你们都退下吧,本官随便转转。”

    众位监工不敢有违,纷纷回到自家岗位。

    看着那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役夫,张百仁把玩着真水钵不语。

    “啪”

    一位监工手中长鞭‘抖’出,在空中抽了一个响亮的鞭花,打在一位役夫身上,瞬间留下一道血印:“老东西,还不快点挖,没吃饭啊你!”

    看起来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头,按理说四十多岁虽然已经过了壮年,但距离老年也还有很大距离,不过此时这汉子却已经气血衰败,不堪入目。

    “大老爷,小老儿一日只吃半个窝窝头,一碗稀饭,四肢发软浑身无力,哪里挖得动啊”役夫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脸上满是哀求:“还请大人发发慈悲,再给小老儿一些吃的吧。”

    “吃的?美得你,不干活还想有吃的?你吃一顿鞭子吧!”监工长鞭舞动甩起噼里啪啦响,抽打的老汉满地翻滚。

    “等等,你且住手”张百仁在一边看的眉头皱起。

    “大人”监工转过身。

    “怎么回事?”张百仁眉头皱起。

    “大人,这老小子不好好干活,偷奸耍滑,赏他一顿鞭子就老实了,都是一群贱胚子,不打不干活”监工骂骂咧咧道。

    “本官是瞎子不成?”张百仁拿起剑鞘给了那监工一个耳光,打的监工眼冒金星找不到东南西北。

    不去理会监工,张百仁看向地上老者:“一天半个窝窝头,一碗粥?怎么回事?”

    那老汉也是个激灵人物,咕噜一下翻身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大人,您就可怜可怜我们这群苦命人吧,每日干这么重的活,却只吃半个窝窝头,喝一碗粥!已经累死五六百人了!”

    “有这种事?”张百仁面色一变。

    此时监工清醒过来,闻言霎时间变了颜色:“大人,都是一群卑贱之人满口胡诌,你可莫要听信!”

    “嗯?”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瞧得那监工心中一突:“再给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

    张百仁手中剑鞘扎入地上,那监工心脏一阵抽搐,仿佛这一剑扎在了自己的心头。

    “大人,这种事情你可别怪下官,下官只是负责督促这些匹夫干活,他们的吃食可不归下官管,这事情你要找专门负责伙食的官员才是。”

    那监工此时脸上满是委屈,承受不住张百仁的压力,倒豆子一般道:“不管这些人吃什么,吃多少,我们每日里的活计都是有规定的,赶不上工期,无法顺利完工,我们这群底层小吏可是要掉脑袋的,我们只负责催工,不负责伙食。”

    张百仁闻言看了监工一眼,没有理会监工的话:“起来吧!去一边休息一会。”

    说着话张百仁走到一边坐下,一眼入目全是这种情况,张百仁还能说什么?

    运河开挖才几个月,居然出了几百条人命,而且随着众人体质的下降,这种数量将会暴增,越到后面越严重。

    “大人,粮草之事也是由淮北等地提供的,看来这些氏族不老实啊!”左丘无忌道。

    “水深的很”张百仁揉了揉眉头,过了一会才缓缓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到正午看看就知道了。”

    一行人就坐在在工地上等着,到了正午之时却见火头兵端着大盆、蒸笼走到工地上,口中高呼:“来来来,吃饭了!”

    一群饿极的役夫纷纷扔下手中工具窜了过去,却惹来一阵抽打,然后半个窝窝头,一碗黑乎乎的粥,也不知道是加了草根还是树皮。

    张百仁眉头紧皱:“就吃这个?”

    看着碗里的米粥,如果说那黑乎乎的汤水算粥的话,还有半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窝窝头。

    “大人,这就是一日的口粮,您给评评理,我们天天干这种体力活,就吃这么点东西,早晚要被累死”老汉一口一口的喝着碗中的米汤,啃着窝窝头,不敢浪费一丝。甚至于有渣滓掉在地上,老汉连带着土都给一起吃了。

    “去将火长叫来!”张百仁看着监工,这监工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一日两个窝窝头,好在还有自带的口粮,看来监工的日子也不咋地啊。

    那监工闻言收起窝窝头,红肿着脸蛋向远处跑去。

    “巡河督尉?”后勤粮草大营之中,一个汉子啃着白馒头,身前摆放一斤猪头肉,喝着小酒,瞧着闯入大帐的监工,眉头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