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琅琊王家
    瞧着张百仁身后气势汹汹,站着几十位骨骼强壮身穿军机秘府制服的黑衣人,皇莆议虽然心中气急,但还有一丝丝清明,军机秘府代表的是皇家权柄,自己与军机秘府起了冲突,真的私下里打起来,当今圣上会怎么看?好歹皇莆议也是官场混的老江湖,官场规矩已经刻入了骨子里。

    “小子,你好嚣张!胆敢杀我黄浦家的人,本官和你没完”皇莆议也不是好惹的,能混到尚书右丞这个位置,身后岂能没有能量?

    能站在朝堂中的,可都是盘根错节,势力交错。

    “大胆!谁叫你们吃这么多的?谁叫你们糟蹋粮食的!”皇莆议一双眼睛打量远处拿着窝窝头啃的无数役夫,所有火气瞬间倾泻了过去。

    一位伙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人,这可怪不得我们,督尉叫我们如何做,小的们哪里敢反抗,伙头的脑袋都被砍了,我等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违抗命令啊。”

    “哼,督尉的话你们听,难道本官的话就是放屁了!”皇莆议雷霆大怒,顿时叫场中伙夫跪倒在地,不断求饶。

    “皇浦大人,此事怪不得他们,是本官下令叫他们做的,大人有什么怒火尽管直接冲着本官来就是了”张百仁怀抱长剑,将所有责任扛了下来。

    地上的伙夫一双双眼睛看向张百仁,眼中满是感激。

    皇莆议理也不理张百仁,马鞭指着伙夫:“尔等胆敢擅自违抗军令,不遵法度,若是日后出现粮食短缺,尔等担待的起吗?恕罪?本官如何恕罪?”

    “来人!”皇莆议怒斥。

    “有”侍卫恭敬道。

    “每人八十大板,一板子都不许少”皇莆议眼中冷光闪烁。

    八十板子下去,保证屁股都被打成肉泥,筋断骨折整个人都废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无数伙夫哭诉。

    眼见着皇莆议身后侍卫走过去便要架起伙夫,张百仁眼中冷光闪烁:“大胆!都给我住手!”

    “张督尉,本官身为运河主管,连惩罚自家手下士兵的权利都没有吗?这种事情督尉也要插手?”皇莆议不紧不慢的看着张百仁,目光阴沉的仿佛是死水一般。

    “这些人本无过错,为何要惩罚?你虽是运河主管,但我奉了陛下旨意监管运河开通事宜,皇莆右丞居然滥用私权,本督尉既然看到,当然不能不管!朝廷为了开拓通济渠搬运来的物资可不少,粮食也足够用,大人负责粮草、役夫督办,不知道那粮草何在?役夫何在?居然还要抓城里流民充数,莫非大人私自贪墨了开通运河的钱粮?”张百仁话语犀利,一下子就将皇莆议的把柄抓住。

    这里面有两个事情你要交代清楚,第一点便是朝廷的粮食、银两何处在?

    第二点便是为何还要抓城中的乞讨人员充数,难道说征调的役夫不够吗?

    张百仁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皇莆议,皇莆议冷冷心中一惊,却是冷冷一笑:“本官如何行事,岂还用你教?所有事情本官自会直接向陛下禀告,督尉自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这天下水浑的很,泥流漩涡无数,一旦栽进去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之后皇莆议看也不看那群伙夫,打马走入了大营之中。

    站在灰尘中,张百仁眉头皱起:“交代一下淮北、河南之地的军机密探,倒要看看这老家伙玩什么幺蛾子!”

    “是”骁龙恭敬的应了一声退下。

    皇莆议居然退却了,自己杀了他侄子,他居然退步了,定然是有猫腻。

    运河大帐中,皇莆议面色阴沉的站在大帐中,闷闷喝着烧酒:“竖子安敢欺我!”

    “大人,忍辱负重要紧,如今这小子似乎已经发现了问题,这祸根留不得啊”有一位官差走进来。

    皇莆议面色阴沉,过了一会才闷闷道:“传信琅琊王氏,这件事可不能咱们自己扛,上面还有王家在顶着呢!琅琊王氏如今虽然及不上太原王氏,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太原王氏差不了多少!区区一个小小督尉罢了,也敢和门阀氏族抗衡!”

    琅琊王氏,便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里面的王家。

    王家势力不用多说,延续了几百年上千年的大家族,就算是杨广面对这种庞然大物,也要小心对待。

    而且琅琊王家与五斗米教牵扯不清,虽然说眼下五斗米教散入民间,但谁要小瞧了五斗米教的力量,那绝对是大傻子。

    琅琊王家的实力此时虽然看起来及不上两晋时期,但如今到了隋唐不过是沉寂下来罢了。

    无怪乎杨广费尽心思想要折腾天下的各大门阀世家,单单王家的势力便如此惊人,更何况是其余门阀。

    “这件事大人可要小心一点,别事情没做好,反而被这小子揪扯住把柄,若是让陛下知道大人与王家扯上关系,只怕灭门之祸倾刻降临”官差压低嗓子道。

    “无妨,琅琊王家的势力,想要摆平此事并不费什么大力气”皇莆议笑了笑:“这天下虽然是陛下的天下,但也是门阀的天下,咱们背靠琅琊王家,就算当朝司徒也动不得咱们。”

    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站在原地,抚摸着手中的真水钵:“咱们去西苑官府衙门,如今流民来了,本官确实是管不到,但运河差役吃不饱,到时候枉死的人太多,只怕到时候……运河埋骨,哪里是大隋的气运之河,反而是大隋的灭亡之河。”

    张百仁站起身,瞧着那无数苦役,转身上了马车:“去西苑官府,咱们去见见这位官府老爷!”

    一行人浩浩荡荡转身走出大营,向着西苑官府而去。

    琅琊王氏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家就算是落魄,势力大不如从前,但也绝对不容忽视,绝对位列天下间最顶尖的门阀之一。

    一盆清水,一张仿若牛皮纸般奇异的纸张浸泡在清水中,一个王家弟子站在清水前,打着哈欠。

    忽然盆里水波振动,一股微妙波动闪烁,只见水中的牛皮纸居然凭空多了密密麻麻的字体。

    王家弟子一愣,将牛皮纸捞起来,然后猛地向着正堂跑去:“家主!家主!大事情!大事情!”

    “怎么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站在大厅中练习着书法。

    “家主你看看吧”王氏弟子递上牛皮纸。

    过了一会才见王家家主眉头皱起:“我去找三叔公商量!你先退下吧。”

    说完后王氏家主穿过一道道楼阁,来到后院清净之地,恭敬道:“三叔公。”

    “你小子今个怎么有时间来老夫这里”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材健硕的老者缓步走出来,眼中满是从容,充满了书卷气息。

    “三叔公,洛阳那边有消息传来,似乎底子兜不住了!”王家家主递上手书。

    三叔公接过后眉毛簇起:“军机秘府还真是麻烦得很,当年军机秘府初建之时,就应该斩断其手脚,如今军机秘府做大,咱们做起事来束手束脚。”

    “那张百仁?”王氏家主迟疑道:“毕竟是军机秘府督尉,一旦惨死必然叫人察觉到关窍。”

    “此事交给李阀,李昞这老小子整日里上蹦下跳的,这件事交给李家!”三叔公冷冷一笑:“我王家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要杨广不插手进来,咱们就相安无事,李阀如今动作频繁,不断暗中联络各大家族,显然是起了心思,想要改换江山,这种事情那有那么容易!如今鱼俱罗突破至高武道,想要改换山河,少不得流血!不论是谁坐上那位置,对我王家来说影响都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