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将军!死棋!
    昨晚其实张百仁也有些没睡好,他也想帮杨广收拾这烂摊子,但杨广此人似乎有些刚愎自用,这种人想要和他讲道理是说不清的,什时候真的栽了大跟头,就知道乖字怎么写了。

    杨广开运河未必会造成多大灾难,说实话,开运河其实就和现代在工地打工的人一样,只要吃得饱、睡得好,会累死人吗?

    累虽然累,但至少混个温饱,要知道在古时候想要吃饱相当不易,而杨广此举可谓是一举数得。

    可惜了,杨广政策没错,但轮到手下的人执行之时,却出了大问题。

    门阀世家的影响力再次突出体现出来!

    “如何收拾眼下的烂摊子,我不管门阀世家怎么搞,杨广怎么做,我一定要叫那些流民吃饱,世家盘根错节动不得,那就直接将军好了!”张百仁穿着衣衫,心中打定主意直接将军死棋撕破面皮,就算是再大代价都值得!几十万条人命啊,张百仁如何坐视不理?

    “考虑的如何了?”张百仁穿好衣衫,看着站在窗边的汉子。

    “大人当真不怕被我牵连?”汉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本督尉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张百仁整理着衣袖。

    “在下熊力宝,见过大人”汉子单膝跪倒在地,表示效忠。

    张百仁看着熊力宝,双手上前将其扶起来:“壮士快快请起吧。”

    “日后就跟在本督尉身边做一个亲卫吧”张百仁看着熊力宝。

    “是”熊力宝恭敬道。

    “吱呀”一声,张百仁打开大门,领着熊力宝走下楼阁,大堂中军机秘府的众侍卫正在吃早饭。见到张百仁走下楼阁,俱都是一愣,今个小先生怎么起得这般早?

    待看到张百仁身后跟着一位威武大汉后,众人一阵愕然,各各面露警惕之色,下意识攥住了腰间的弯刀。

    “莫非大人被贼人胁迫了?”

    想到昨晚官差查看驿站,众侍卫俱都心中齐齐一惊。

    感受到大厅中紧张的气氛,熊力宝头皮发麻,此时张百仁一旦改口,自己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诸位莫要紧张,这位熊力宝,日后大家都是兄弟,咱们在同一个大锅里混饭吃,莫要吓到人家!”张百仁把玩着真水钵,坐在风雨雷电身边。

    “见过各位兄台”熊力宝一礼。

    骁龙一愣,连忙上前:“既然大人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是一家人,日后理应多多关照。”

    “就是!就是!”左丘无忌也凑了过来。

    张百仁拿起包子啃了一口:“骁龙,昨晚叫你准备好的衣服呢?快给熊力宝换上。”

    “大人等等,下官这就去拿”骁龙向着后院走去。

    众人热热闹闹的吃完早饭,瞧着身穿军机秘府衣服的熊力宝,果真人靠衣裳马靠鞍,端的多了几分威武霸道。

    “不错,兄弟们休息一会,今个咱们可是有大动作”张百仁起身走回屋子里,提笔开始书写密信。

    过了许久,才将写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书信用蜜蜡打好,对着骁龙摆摆手。

    “大人,有什么吩咐?”骁龙恭敬道。

    “这份密信送入宫中,一定要亲手交给娘娘,这趟你亲自去”张百仁郑重道。

    骁龙闻言顿时笑容收敛,知道书信内容必然非同寻常,不然不会叫自己亲自走一遭:“大人放心就是。”

    张百仁摆摆手,骁龙起身而去。

    “大人,咱们该如何行事?”熊力宝开口。

    “如何行事?自然选择直接破局!本官唯一能做到的便是逼迫门阀将粮食交出来,叫役夫吃饱肚子,大大增加存活机率,仅此而已!”张百仁无奈一叹。

    又写了一份书信递给左丘无忌,叫其交给杨素,张百仁坐在驿站中喝着茶水。

    洛阳城中

    杨素看着手中的书信,眉头皱起。

    封德彝面带恭敬之色站在一边。

    左丘无忌坐在大厅中喝着茶水。

    “张督尉可有什么吩咐要交代?”杨素看着左丘无忌。

    左丘无忌摇摇头:“大人,督尉只说等候大人回话。”

    杨素在大厅中走了一圈,许久后才道:“口说无凭,缺乏证据,朝堂之上一个不好反而会惹火烧身,本官唯一能做的便是在粮草调拨之事上相助其一臂之力,剩下的事情只怕无能为力了,陛下对我心有顾忌,未必会听信我一家之言。门阀之人最是狡诈,朝堂上一个不好反而会叫老夫吃刮落,此事不可冒险,告诉小先生将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就是了。”

    “是,下官回去交代一番”左丘无忌恭敬离去。

    见到左丘无忌走远,封德彝看着杨素阴沉的面孔,试探着开口:“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门阀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欺君犯上,在运河上做手脚,此事只凭一家之言,陛下不会与门阀撕破面皮,反而会将本官置于风口浪尖”杨素将书信递给封德彝。

    封德彝仔细的看了一会,随即倒吸一口凉气:“这些门阀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玩偷天换日的伎俩。”

    “哼,天下间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杨素冷冷一笑:“就等小先生那边发难,本官这里顺水推舟助其一臂之力。有些事虽不能挑明,但却足以叫门阀世家知道忌惮,大出血一次。”

    杨素闭上眼睛:“你派人亲自去北地调查一番。”

    “下官尊令”封德彝转身便走。

    永安宫

    萧皇后看着手中的书信,面色阴沉下来,声音冷厉仿佛在愤怒咆哮的凤凰:“这些门阀好大的胆子。”

    骁龙不语,只是低头看着脚尖。

    “书信里面的内容可属实?”萧皇后将书信递给了骁龙。

    骁龙看了一会,眉头皱起:“此事未必属实,乃是熊力宝一家之言,口说无凭,没有真凭实据若贸然找上各大世家,只怕会被反咬一口。”

    “派人去查”萧皇后将书信收起:“没有证据的事情给陛下看,陛下说不得要斥责本宫一顿,对本宫执掌军机秘府意见更大,此事还是稳妥一些为好。”

    洛阳城到西苑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下午骁龙与左丘无忌已经回转。

    听着二人的密报,张百仁抚摸真水钵,闭上眼睛摆摆手,开始陷入沉思。

    骁龙、左丘无忌见此躬身退下,张百仁把玩着真水钵,眼睛眯起:“想要辩证真伪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开仓放粮,只要知道西苑有多少粮食,便可知熊力宝所言真伪。”

    其实张百仁心中已经认定了熊力宝所言为真,毕竟抓捕流民充作役夫乃是自己亲眼所见。

    不过此事自己相信不行啊,你要叫陛下相信!叫满朝文武相信!然后才能堵上门阀的嘴,叫当今天子有借口和门阀发难。

    而且杨广采取的策略是削弱门阀,如今门阀尚未削弱,即便是自己所奏皆为真实,只怕也会被其压下来视作不见。日后秋后算账,免得将门阀逼急了惹出什么大乱子。

    张百仁一瞬间想到很多,前因后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件事即便是真的又能如何?估计杨广也会将其当成假的处理,避免门阀狗急跳墙。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将军,西苑粮库没有粮食,此事自然大白于天下,到要看你门阀慌不慌,会不会运来粮食堵住陛下的嘴”张百仁冷笑。

    杨广顾忌门阀,门阀何尝不顾忌杨广!那么多见神不坏强者,天下兵马都在杨广手中,这可不是玩笑。

    尤其如今鱼俱罗的突破,更是叫朝廷彻底压过了门阀一头。

    “将军!”张百仁猛地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