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看你不顺眼
    瞧着气势汹汹的皇莆议,张百仁手中困仙绳猛地一拽,地上李喜泽血肉模糊猛然间抛飞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如果说之前是皮外伤的话,那么这一下子就能要了这狗官半条命。

    示威一般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张百仁拖拽着李喜泽继续在地上飞奔,卷起阵阵烟尘。

    “大胆!本官叫你住手!”皇莆议怒喝一声,看着周边的卫兵,怒叱一声:“站着干什么,给本官将这无法无天的小子拦截下来。”

    面对着尚书右丞,校尉等人不敢怠慢,纷纷排成队伍,终于将张百仁逼退。

    张百仁收了困仙绳,松开地上的李喜泽,卫兵连忙上去将李喜泽扶住,擦拭脸上血渍,涂抹金疮药。

    “张百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朝廷命官出手,擅闯粮仓重地,便是将你的脑袋砍十次,都不够砍的!”皇莆议眼中杀机缭绕,张百仁简直是一点不懂规矩,大家混官场最重要的是规矩!就算有灭门之仇,也不会私下动手。

    “啪”困仙绳甩了一个响亮的鞭花,在皇莆议耳边炸响,几根发丝飘落。

    “皇莆大人欲要何为?”张百仁骑在马上,一双眼睛俯视着皇莆议。

    双方品级虽分高下,但所统属的部门却不一样,是以皇莆议虽然品级比张百仁大,但张百仁若是不肯卖面子,皇莆议也没办法。

    “你为何打伤李喜泽大人!”皇莆议面色阴沉。

    “看他不顺眼罢了!怎么,大人有意见!”张百仁看了一眼昏过去的李喜泽,嘴角微微翘起,脸上满是桀骜,少年得志的表情尽数写在脸上。

    “哼,目无王法,不知纲纪!你就等着陛下问罪吧!”见到张百仁凶焰滔天,皇莆议心有顾忌,不敢叫人将其拿下,只是怒斥道:“李喜泽的事情本官不说,我且问你,谁给权利叫你调动粮仓粮食的!谁给你权利叫你擅动运河粮仓储备的。”

    “当然是本督尉自己”张百仁满面傲然的骑在马上,缓步来回走动:“皇莆大人,你可别将大家都当成傻子,门阀世家那些小把戏可以瞒得过陛下,却瞒不过本官,不知今日西苑粮食搬空之后,你身后的门阀如何与当今天子交代。”

    皇莆议闻言面色狂变,过了许久才冷冷一哼:“黄毛小儿,满口胡诌,本官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正说着,骁龙等军机秘府侍卫再次回转,张百仁摆摆手:“装车!将这些粮食都给我装走。”

    见到张百仁还要继续搬运粮食,皇莆议顿时恼怒:“都给本官住手!”

    张百仁摆摆手,示意手下人马继续装着粮食。

    “大胆!尔等居然敢劫掠粮仓,今日本官要将尔等就地正法”皇莆议眼中闪过杀机,粮仓重地,张百仁这一招确实是够狠,直接将军。将粮仓的底细暴漏出来,大白于天下,到时候有自己背后之人忙的。

    这种事情皇莆议岂能坐视不理,如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

    顾不得鱼俱罗与萧皇后,自先将这小子弄死了再说!

    “来人,此等乱党冒充军机秘府侍卫,竟然敢劫掠粮仓,给本官将其就地正法”皇莆议怒喝。

    校尉等一干人俱都是面带苦笑,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无妄之灾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皇莆议是尚书右丞不好惹,但那小子如此年幼,不将皇莆议看在眼中,想来也非简单之辈。

    “陛下圣旨再此,本督尉奉命监督运河之事,尔等谁敢动手”张百仁手中举着圣旨,至于说圣旨里面的内容是真是假,对于粮仓校尉等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得是自己等人多了一个推拒皇莆议命令的理由。

    “混账!”皇莆议气的咬牙切齿,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单凭着自家身后几十个家丁,显然不是军机秘府侍卫对手,一旦动手只能自取其辱。

    “你敢假传圣旨!来人,还不快快动手”皇莆议此时是真的动了杀机,假传圣旨这句话都冒出来了。

    一干卫兵做了缩头鸟,不搀和两党斗阵。

    就在这时,晕过去的李喜泽逐渐清醒,第一眼就看到了尚书右丞皇莆议,猛地扑过去哭嚎:“皇莆大人,这小子太嚣张了,你可要为下官做主啊。”

    皇莆议面色铁青,做主?做主个屁,现在这小子翻天了,根本就不遵法纪,没有一点敬畏之心,如何做主?

    “来人,将李大人扶下去休息,赶紧送入朝中找个郎中,本官这就入宫面圣,参这小子一本,叫其吃不了兜着走。”

    皇莆议见到无法压制张百仁,顿时心中火气狂涌,起身策马向着皇宫而去。

    “快搬!将所有粮食都搬走!不过打这老小子一顿罢了,又没有出人命,顶多是罚俸降官”张百仁脸上没有丝毫担忧,策马来到李喜泽身前,瞧着血肉模糊的李喜泽,笑容纯净无比:“李大人感觉如何?下官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叫你长长记性罢了!党派斗阵也好,门阀世家博弈也罢,都不是没底线的!居然想着叫几十万人陪葬,本督尉决不答应!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再有下次就直接打断你四肢,折断你的第五肢,叫你断子绝孙知道厉害。”

    “竖子……竖子……”在这个读书人把持天下的世界,何曾出现张百仁这种粗鲁之辈?根本就不顾半点官场规矩,肆无忌惮的行凶,嚣张跋扈到了极点。

    说到底还是拳头大了就有理,江山也是靠着拳头打下来的!文人顶多玩玩嘴皮子、笔杆子,始皇早就看穿了一切,所以才敢焚书坑儒,叫儒家之人彻底老实下来。

    不过到了汉武帝之时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再次叫儒家开始大兴,然后儒家之人又开始壮大。

    当然了,对于当朝统治者来说,道家鬼神之说影响太过于深厚,即便是道家也有治国策略,但如何及得上儒家让人放心?

    别的不说,你总不能叫道人一边做官一边装神弄鬼吧?

    鬼神与国运之间有大纠葛,不管墨家还是其余几家,只可以作为朝堂正统之辅助,唯有儒家适合朝堂。

    首先儒家没有哪些鬼神、乱七八糟的东西,其次儒家都是统治者的传声筒,儒家没节操,没有宗教色彩,这才是最主要的。

    “啪”张百仁一鞭子落在了李喜泽身上,打的李喜泽皮开肉绽,一声惨叫。

    “老东西,以后学乖点!居然敢拿几十万人命为棋子,端的狠辣!对你这种不知生命为何物的畜生,杀了你都不解恨!”见到李喜泽翻白眼,张百仁策马离去。

    半日功夫,西苑粮仓被搬运一空。

    如今天子不在洛阳,三月份才会自江都回转,现在才接近二月份,这些家伙想要告状还需前往江都才行。

    不过说起来也并不远,江都距离此地若走水路,再加上墨家的机关术,其实也就几个时辰的路,并不算很远。

    “大人果真是厉害,瞧着这狗官被大人打的血肉模糊,下官倍感舒畅,大人当真厉害”熊力宝在一边扛着粮食称赞。

    张百仁眯起眼睛:“现在不过开胃小菜罢了,估计那些门阀世家已经恨死我了!本来不想在修为没有大成之前和世家为敌,但如今由不得我,这几十万条人命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埋骨运河!这些门阀太毒辣,日后打交道还需小心才是。”

    张百仁不断提醒自己。

    ps:老书申公豹传承今天完结,欢迎大家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