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七章 在炼龙珠,风云咆哮
    寒风呼啸,关内虽然不是北方,但却接近北方。天气很冷,几乎与北方没有什么差别。

    尤其是在这个没有温室效应的时代,更是冷得吓人,张百仁有一次亲眼看到同村的大叔将耳朵冻掉之后,就赶紧给自己弄了一顶狐狸皮帽子。

    建国之后九几年的时候天气有多冷?在九命的老家确实是有人在冬天将耳朵冻掉了!

    不过最近二十多年天气变暖,那种冷天气一去不复返了!

    所谓耳朵冻掉,并不是真的冻掉了,而是耳朵被冻结之后,不小心用力一揉,稍微力大一些就和冰碴一般,立即裂开断裂。

    今人不懂古人的冷,白天不懂夜的黑。

    一望无际辽阔的塞外草原,张百仁在茫茫北风中驱赶着羊群,坐在了一处土丘下背着北风,一双眼睛看向枯黄的草地。

    “真冷!好在我有熊皮”张百仁将自己裹得更严实一些。

    已经成为了大地主,还要自己亲自放羊,有人说张百仁不会享受,其实张百仁很享受这种北风呼啸的日子,整个人缩在虎皮中观看天地间的能量变迁,对于术法神通的领悟大有好处。

    “混元一点”张百仁目光散开,瞳孔扩散,陷入了沉思之中,不断推演着祖龙的记忆神通。

    “如今有时间,正好祭炼一番龙珠,彻底将龙珠祭炼完毕,对我的帮助也更大一些”张百仁念头围绕着龙珠不断渗透,熟悉着龙珠的每一寸结构。

    若是叫鱼俱罗等天下武者知道张百仁居然有祖龙龙珠这种东西,估计要将张百仁脑袋刨开寻找一番。

    龙珠呈现淡紫色,表面凹凸不平,并非是那种想象中的圆润无比,而是坑坑洼洼形成一种莫名的图案、符文,带有一种玄妙的韵律。

    张百仁念头沉浸在龙珠中,不断整理龙珠中的记忆碎片,观看着祖龙的一生,叫自己的念头不断渗透入龙珠中,留下自己魂魄的烙印、气机,然后最终才能将龙珠掌控。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步太难,祖龙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古董,龙珠中的威能、隐秘浩瀚无边,根本就不是此时的张百仁可以窥视的,不过初步祭炼还可以尝试。

    一股若有若无的威严扩散,山中鸟兽一片寂静,远处的羊群不敢乱跑,张百仁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紫光,圣洁无比。

    龙族得天独厚,天生可以号令风、雨、雷、电之力,并且以四种力量为核心,衍生出种种术法神通,张百仁虽然不是龙族,但借鉴观摩也大有益处。

    龙族之所以为天下群妖之首,天下生灵之首,有两种原因。

    第一种便是龙族的强悍肉身,此乃血脉之力。龙族得天独厚只要不断精粹血脉的纯度,肉身便会不断发生蜕变。

    鱼跃龙门便是这般,随着血脉之力的不断进化,会发生质的蜕变,由普通鲤鱼蜕变为神龙。

    龙珠便是龙族掌控术法的根源,亦或者称之为术法本源。龙珠乃是龙族的灵魂之力。血脉之力代表的是肉身,龙珠代表的便是灵魂。

    塞北晴朗天空不知何时开始风云突变,寒冷的北风更加狂躁,不知道自何处推来了乌黑的云朵,覆压了方圆几十里的大地。

    “怪哉!怪哉!怎么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贫道测算这一个月内都是风雨和畅,为何会有云雨?”鱼俱罗的中军大帐外,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仰头看着铺天盖地气势汹汹的黑云,黑云中裹挟着令人发指的含水量,水汽浓郁得令人砸舌。

    “我说浮云老道,你到底行不行啊!”鱼俱罗从大帐中走出来,站在浮云的身边,仰头看着翻江倒海一般气势汹汹的黑云,露出了怪笑之色。

    “大将军,贫道别的不敢吹,这观阴晴风雨之术,老道几十年实践,还从未出过差错,这般风雨汇聚想来是有人在做法!”浮云老道气的吹胡子瞪眼。面对着鱼俱罗这位上司的嘲讽,涉及到自家的专业之时,即便是知道讨不到好处,但也不容人质疑自己的权威,顿时恼怒起来:“大将军莫要担心,别看这黑云凶猛,但贫道昨晚观测晚霞之时,今日无有雪雨,将军放心就是了。”

    “若是有风雪呢?”鱼俱罗瞧着道人。

    道人摸了摸下巴:“那便是有人做法。”

    “切!”鱼俱罗一撇嘴,翻了个白眼:“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稳赢啊。”

    察觉到鱼俱罗嘲讽的目光,浮云顿时急了:“大将军,贫道说的是真的。”

    “那你可能看到是何人做法?那个方向?”鱼俱罗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浮云。

    浮云气结,简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阳神真人都做不到一眼看出对方在何处做法,他距离阳神早着呢!十万八千里不止。

    浮云闷闷的闭上嘴,大将军看着天空滚动阴云:“风雪好啊,瑞雪兆丰年,去年那些门阀暗中作乱,居然导致北地大旱,今年若能大雪将大地雨水蓄足,来年或许可以解了北地的状况。”

    说到这里,鱼俱罗转过头看向了道士:“你这老道不会也参与其中了吧!”

    “此事有伤天和,贫道过不去自己心中魔障,如何敢行这等大逆不道之事,此事是贫道失职,没有发现对方动作,还请将军责罚”浮云苦笑。

    “哼,我看你是故意视作不见,你虽然没有动作,你身后的道观未必没有动作,大家都乐得其见是不是!”鱼俱罗冷声道。

    浮云沉默,没有开口辩驳。

    “都是一群混账,可恨本将军没有呼风唤雨之能,不然岂会有你等作乱的机会”鱼俱罗郁闷道。

    他纵使是打破了见神不坏的门槛又能如何?

    呼风唤雨之术和他的职业南辕北辙。

    道家很多事情武者办不到,武者的事情道家修士也同样办不到,二者存在目的是为了互补。

    如今很多道观都认识到了自家的短板,纷纷开始改变风格,门下蓄养护法弟子。

    所谓护法弟子修炼的便是武道,专门用来护持山门,防止被人打上山屠了宗门的打手!

    “本将军去转转!”说完后不给浮云开口的机会,鱼俱罗身形已经消失在狂风之中。

    出了城池,鱼俱罗肆意狂奔,比之北风还要快无数倍,空中留下道道残影,音爆滚滚。

    “咦?”涿郡侯站起身,出大厅看着天空中翻江倒海般的云朵:“若不是没有感受到龙族的气机,本官还会以为龙族出手。”

    “昨日还风浪气清,怎么今个就忽然改天换日了”涿郡侯抚摸着下巴,露出疑惑之色。

    一场突如其来的阴云,犹若翻江倒海般的浪潮,瞬间席卷涿郡地界几十里方圆。

    无数民众看着天空中黑压压的云朵,眼中露出了期盼、渴求之色。

    有男子将木柴备好,开始准备未来几天的柴火。

    “百仁怎么还不回来!”张母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中翻滚的黑云,不断来回走动,眼中露出阵阵不安。

    “夫人莫要担忧,或许是公子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没准将军又请他喝酒去了”张丽华在一边安慰了一句,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浪潮般咆哮的黑云浪潮,眼中闪过一抹恐惧。

    大隋

    钦天监

    摘星楼

    一位身穿官服的男子手中拿出一个球形的物体,上面道道符文雕刻,星斗伟力流转。

    “速去禀告娘娘,涿郡方向有人在做法更改天时!好强的力量!不知是那家高手。”

    南天师道

    一位道袍男子看向了北方:“何人胆敢违逆天数!北地理应大旱才是?”

    ps:加一更,求一下订阅吧……有能力的同学可以花一毛钱订阅一下,没能力的不强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