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一十三章 三阳火符的来历
    骁龙骁虎乃萧皇后本家亲戚,而且还是很近的那种亲戚,不然绝不敢这般玩笑一样开口。

    见到萧家兄弟退下,萧皇后靓丽的眼中带着一抹杀机:“运河关乎重大,本宫决不允许任何人暗中插手破坏,传杨素进来。”

    塞外草原,道人坐在张百仁对面,口中不断念诵着经文,张百仁木剑挥舞,演练着一套普普通通的剑法,倒看不出什么出彩之处。

    “我说小子,老道这些经文你记下来了没有啊”道人念诵完毕,一双眼睛看着演练剑法的张百仁,露出无奈之色。

    “当然记下来了,要不然我亲自背给你听听”张百仁不缓不急,木剑向着道人的身前一送,唬得道人立即退开,面色严肃道:“你小子剑意太霸道,若是给人扎上,会死人的!”

    “道长来塞北做什么,莫非就为了给本公子传道?”张百仁收起木剑,这几日与道人逐渐熟悉,反倒是觉得这道人还不错。

    道人闻言面色阴沉:“贫道北来,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找一个人罢了!”

    “找人?莫非是找我?”张百仁整理了一下衣衫。

    “不是找你,找到你乃是意外惊喜”道人面色阴沉,咬牙切齿道:“为了追拿一个叛徒!”

    “叛徒?”张百仁一愣:“你们纯阳道观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居然惹得人家叛逃出走?”

    叛徒的名声落在哪里都不好听,即便三国时期强如吕布,不也是被名声所累?

    “我纯阳道观有一件宝物,唤作是三阳火符。这叛徒不知是受到谁的蛊惑唆使,居然打伤了看守宝物的叔公,夺取三阳火符下山了!”道人眼中怒火在升腾,任何组织、门派都无法容忍叛徒的存在。

    张百仁似乎有些明白了:“三阳火符有何妙用?”

    “知道这北地大旱吗?”道人略带愧疚道。

    “莫非北地大旱就是三阳火符造成的?”张百仁惊呼,影响几万里的方圆,这宝物绝对非同小可。

    “三阳火符乃是我纯阳道观开派祖师当年无意中得来的至宝!”道人瞧见张百仁乌溜溜的眼睛中满是好奇之色,笑了笑道:“与你说说倒也无妨。”

    “知道太阳吗?”道人开口。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这不是废话嘛!太阳就悬浮在头顶,就算白痴也识得。

    道人低声道:“上古时期,有神兽金乌横空,这金乌乃是先天神祗,强横无比!以太阳为老巢!”

    “然后呢?三阳火符与金乌有什么关系吗?”张百仁露出八卦之色,按照道人透漏出的信息,这三阳火符绝对了不得啊。

    道人压低嗓子道:“这你就不明白了,那三足金乌虽然强大,但大地上也不是没有别的神兽,三足金乌也不是大地上强者的对手。于是那三足金乌潜入太阳中心,在太阳的心核上击落了一个小小的渣滓,在以秘法祭炼,加持了金乌的神禁!”

    “道士,莫不是在吹牛吧!三足金乌我听过,确实是有这种神兽,但太阳心核上的渣滓???太阳的力量可不是吹得,三足金乌就算再厉害,也靠近不得太阳心核啊,更别说带出渣滓”张百仁嗤之以鼻,太阳心核那是阳神这人都不敢涉足之地。

    “你小子听听就好,总之这三阳火符很厉害,若不能将三阳火符拔出来,北地之人的灾厄就一日不得解脱”道人愁眉苦脸道:“这么大罪过尽数归于我纯阳道观,叫人怎生消受得起。”

    张百仁无语:“你既然知道是三阳火符惹的祸,那你赶快将三阳火符收回去不就完了,还在那里和我啰嗦什么!”

    “你小子懂什么,三阳火符已经被那叛徒打入了地心之中,莫说是我,就算当世任何高手来此,也休想将其引出来!”道人哭丧着脸。

    “哦?找这么说三阳火符取不出来?这北地之人要继续遭殃了!”张百仁眉毛一挑,北地乃是自家老巢、大本营,若是叫三阳火符继续祸害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没错,取不出来了!为今之计只能想尽办法找到那叛徒,夺取了其手中的寒玉。这寒玉乃是我家祖师专门为了压制三阳火符自极北之地挖来的宝物,只要利用墨家机关将寒玉投入地底,镇压了三阳火符,此事便算是成了”道人面孔都在抽搐,这是赔本的买卖啊,不论是三阳火符也好,寒玉也罢,都叫道观大出血。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那你为什么不用墨家机关将三阳火符与寒玉在拽出来?”

    “你不懂!”道人摇摇头:“三阳火符上引太阳,下沟地脉,已经成了气候,若擅自取出来必会火惹得天雷勾地火,地脉爆发的!”

    所谓的地脉爆发,无非火山喷发罢了!后果确实是挺严重的。

    “如今二月将近,还有三个月开春耕种,老道士可曾找到叛徒?。”

    “临行前请老神棍替我算了一卦,测定涿郡就是那混账来临之处,所以老道来到涿郡等候,不曾想居然遇见了你!”道人一脸的感慨。

    一座大船上,看着北地民不聊生景象,身穿官服站在甲板上的道人面露慈悲之色:“唉,这一切皆因为贫道而起,但为了贫道的长生大计,只能委屈尔等了,等贫道成了长生神位,再来泽被北地的众生!”

    说完后道人收回目光,走回了船舱“地图可曾标注好了?”

    “启禀大人,地图已经标注好了,当日暴风雪范围皆在这地图上做了标注”有侍卫恭敬的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卷地图。

    道人看着地图,过了一会才道:“那些奇门中人有什么说的?”

    “有奇门大师当日观看天象,似乎那暴风雪是从涿郡开始酝酿,然后向着周边之地发酵蔓延”侍卫道。

    “涿郡!”道人闻言拿出朱红色的笔墨将其圈画出来:“那咱们就去涿郡!涿郡的探子对于当日暴风雪有什么描述?可曾在城中发现金顶观道人踪迹?”

    “大人稍后”侍卫起身在一堆文件中翻找,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大人,据说是在城南开始发现异象。”

    “城南?城南范围太笼统,可否能详细一些?”道人眉头蹙起,略带不满道。

    侍卫摇摇头:“探子说了,当时暴风雪忽然汇聚,虽然是凛冬,但却没有人敢出阴神,生怕被动荡的天地之力反噬,只能确定在涿郡的城南。”

    “城南?”道人眉头皱起,过了一会才道:“那就去涿郡的城南,不知是何等人物居然可以你改天时地利,贫道心中佩服得很,很想会会他!吩咐涿郡的兄弟们做好准备,预备好刀剑!”

    “是!”侍卫应了一声:“大人,鱼俱罗就在涿郡……。”

    “速战速决,斩了那道人,夺取宝物之后,咱们就立即撤退,出了涿郡的地盘,鱼俱罗又能说什么?”道人不满道。

    “大人使得北地大旱,可千万莫要露出了痕迹,不然我李家都要被大人牵连,叫鱼俱罗记恨上!”侍卫苦笑。

    “你怕什么!”道人翻翻白眼:“听人说你们李家也找到一处上古遗迹,以李家的底蕴,突破见神不坏,踏入至道门槛并不难。”

    “但好歹鱼俱罗也是第一个突破的人,双方没有利益冲突,能免去冲突就免去冲突。说实话,在鱼俱罗之前,谁知道上古留下的天才地宝居然可以助人突破至高武道!”侍卫摸着鼻子。

    “涿郡侯府的安插布置可曾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