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一十六章 叛徒
    不管这功法是谁留下来的,还是自己一个人看了安全些!

    当然了,或许这也仅仅只是宗门为了保护传承的一种方法而已,日后宗门中若发生灭顶之灾,门下弟子逃出去也有东山再起之机。金顶观中未必没有这神通的存留。

    张百仁还真说对了,金顶观确实是有存本,不过早就被束之高阁了,上至阳神真人,下至普通门人,根本就没有一个能修炼的。

    阳神真人道功虽然深厚,可以法天象地,但这三阳大法还真无法入门,不是阳神真人笨,而是自家肉身留不住太阳的力量!

    太阳之力无形无相,充斥在大千域内,呼吸间都有太阳之力相随。

    但肉身有漏,阳神真人可以调动、干涉太阳之力,但却没有办法将太阳之力留在体内。

    就像是人吃饭可以消化吸收,你要是吞了一颗玻璃球,能吸收吗?

    这玻璃球就可以比作是太阳之力。

    从第一缕紫气到完全日上三竿,大概有一个时辰多一点的时间。

    回到家中张百仁也没有多说,细细钻研着三阳大法。

    是夜,张百仁在月光下拿出玉佩,果真不见了字体,甚至于投影都不见了。

    “有些意思”张百仁笑了笑,等待第二日天边放光之时,张百仁看着熟睡中的张丽华,起身穿衣来到院子盘坐,对着天边的紫光开始吞吐,一缕神性流转,捕捉锁住天际浩荡紫气,只见紫气被神性驯服后,融入张百仁气机,居然抱团落入了丹田之中,沉入溺水的海洋之内,仿佛一缕紫色的太阳照亮了整个丹田。

    “有效果!”张百仁眼睛一亮。

    万事开头难,只要能留住第一缕紫气,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只要张百仁吞吐了空气中的紫气,丹田中的紫光便会自动将紫气吸纳,融为一体,揉入张百仁的气机,成为属于张百仁的力量,在丹田中翻滚。

    刚柔并济,阴阳相生。

    溺水之气此时居然在滋养着浩荡的紫色光团。

    张百仁眼角带着笑容,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

    溺水就是溺水,有人说九命写错了,神话传说中的是弱水……九命只想说你看的是我写的乐虎国际国际,不是神话传说。溺水,取自沉溺之意,意为万物不浮,沉溺其中。

    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张百仁站起身,左右打量一番,张母还没有起床,张丽华一袭白衣呆呆的站在窗前看着自己。

    瞧见张百仁转过身呲牙一笑,张丽华吓了一跳:“小先生醒了。”

    “嘘!”张百仁压低嗓子:“别叫我娘知道,他若是知道我修道,非要打死我不可。”

    张丽华摇了摇头,关上窗子走入屋子里。

    张百仁感受着体内的一团紫光,确实有无穷的生机蕴含其中,只是自己吸纳的紫气太少,这所谓的无穷仅仅虚有其表而已。

    什么时候自己的三阳大法练成,到时候便可真的生机无穷。

    当然了,这都是道经上说的,张百仁不过是好奇,想着实验一番罢了。

    如今实验一番效果还不错。

    涿郡码头

    张百仁这边选择良辰吉日搬家,李阀的人已经暗中来到了涿郡。

    “咦!好熟悉的气机,这小子虽然极力隐藏,但却不知其气机在本座眼中犹若浩荡烈日,我纯阳道观若是没有制衡门下叛逃弟子的手段,也不配作为当世数一数二的大宗门”纯阳道观的修士眼中杀机闪烁:“尓敢叛逃,就怪不得贫道心狠手辣了。”

    说完后道人聚散无形,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运河码头,本来正要出手,但瞧着那一群暗中拥簇的侍卫,顿时眉头皱起。

    “码头上人多杂乱,误伤群众不好!朝廷那边会借机找上门来。被这小子趁乱溜了,也是麻烦的很,等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在下手”道人心中暗自沉思。

    “大人,咱们是去找个地方歇息,还是直接去寻找施法之人?”侍卫恭敬道。

    “先找一家客栈休息,这一路舟车劳顿,贫道精气神都不在巅峰状态,明日先去看看三阳火符的埋葬之地,再去找那施法之人也不迟”道人面色苍白,脸上满是倦容。

    金顶观的弃徒寻了一个客栈休息,张百仁搬家大业已经开始,一行人伴随浩浩荡荡车队搬迁入城南庄园,顿时叫城南庄园热闹了许多。

    五十多位牵机营高手帮忙搬家,东西并不多,十辆马车已经装好。

    将张母与张丽华打发上了马车提前去城中安顿,张百仁站在院子中,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眼中多了一抹怀念。

    “百仁,你们全家搬去城里,这房子卖不卖啊”有村中的汉子露出心动之色。

    “不卖!”张百仁摇摇头。

    “百仁,房子没有人住,就容易老坏,修缮起来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你还不如卖给我算了”汉子嘿嘿一笑。

    张百仁笑了笑:“大叔,我不差钱!”

    一句话顿时叫那汉子满脸尴尬,陪着一顿傻笑。

    见到屋子里的贵重之物都搬完,张百仁锁上了大门:“日后还需找个伙计来看着才是。”

    张百仁骑上毛驴,出了村子向着山中走去。

    来到山脚下,将毛驴拴住,起身向着山中攀爬,瞧着脚下的鸡笼陷阱,张百仁慢慢蹲下身子,眼中满是回忆。

    就是这鸡笼、陷阱陪伴自己与母亲度过了三年艰苦的日子。

    当然了,从韦室的地盘搬回来后,山头虽然不是那个山头,但打野味的毛病张百仁还是没有戒掉。

    “我该走咯,这笼子、机关都应该过拆掉,免得误伤到这些助我度过难关的朋友”张百仁摸着肚子,自己走了不要紧,手脚一定要收拾干净,若叫这些野鸡、兔子白白死掉,那可是罪孽了。

    收了地上的鸡笼,带回去日后也留个念想。

    不过还不等张百仁将所有猎物收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山林中响起,惹得无数鸟雀尽散。

    “人数不少啊!什么人?”张百仁面带怪异之色。

    将地上的机关、笼子放好,张百仁纵身一跃跳上了枝桠,向着远处眺望,如今正是死寂寒冬,树上落叶掉得一干二净,张百仁虽然看不清远处细致之处,但也能看个大概。

    “这么多人,腰间还带着钢刀,莫非是谁犯事了?不过这些人气血旺盛的很,虽然不知境界,但绝不是好惹之辈”张百仁有心离去,但想到小村庄就在山脚下,这伙人若是官府众人倒也罢了,一旦是剪径的强盗,小村庄必然难逃毒手。

    “还是跟上去看看吧!”张百仁远远的坠着,只见这伙人一路疾驰,居然来到了一处山洞,领头之人一袭青衣:“你们留在外面守着,贫道带着机关兽入山洞内一查究竟。”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里还有山洞”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

    就在张百仁心存疑惑之际,忽然间天空中无数火球弥漫,干枯的树林中卷起滔滔大火。大火仿佛突然出现,瞬间将无数汉子包裹其中。

    “啊!”

    只听得一声声惨叫,无数的人影在地上翻滚打爬,有易骨强者激灵的很,居然破开火势冲了出去。即便如此此时周身肌肤血肉淋漓,满是伤痕。

    “大人,敌袭!”侍卫喊了一声。

    “本官又不是瞎子!”山洞中传来一阵阴沉之声,看着大火中翻滚的人影,男子面色阴沉道:“都说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没想到金顶观也是口是心非假仁假义之辈。”

    男子周身冰寒之气四溢,所过之处大火瞬间扑灭。

    看着空荡的树林,男子面色阴沉:“可是金顶观的哪位师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