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二十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时间悠悠,不过是三五日,见不到张百仁的影子,城中权贵逐渐消停了下来。

    张百仁骑着毛驴,从城南出门向着小村庄赶去,自己拿了两件宝物,地火与太阳引力虽然被张百仁斩断,但张百仁还是不放心,非要再去查验一番不可,毕竟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出差错,那可是关乎着无数人的性命!

    晃晃悠悠的骑着毛驴来到山下,将毛驴拴好之后,张百仁穿过小道,来到了山顶。

    钻入山洞中,困仙绳瞬间没入地下,过了许久后不见热度传来,心中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场危机确实是解了!”

    “嗯?”张百仁刚刚走出山洞,便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打量着山林:“太安静了。”

    急促的短笛声音响起,山下传来阵阵狼嚎以及毛驴的悲惨嚎叫之声。

    张百仁面色一变,攥住了腰间的剑柄,虽然练成了剑气如丝,但这种时候还是长剑好用一些。

    哀嚎不过短短持续了几秒钟,便已经消失不见,接着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自下方慢慢接近。

    狼!

    入眼的全是狼!

    密密麻麻不知凡几。

    张百仁头皮发麻,这么多狼除非是突破音速的武者,不然没有人能逃出去。

    “嗖”

    张百仁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三两步之间窜上了树,手中困仙绳带着呼啸,仿佛鞭子一般向着狼群抽去。

    “砰!”

    雪花喷溅,一只狼口中喷血倒飞出去,狼头裂开。

    铜头豆腐腰,狼的头最坚硬不过。

    “不知何人与我为难”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周边的树林。

    “张百仁,你杀了咱们的人,还屡次坏咱们大事,这回可算是将你逮住了”密林中传来一阵阴测测的笑声,带着浓郁的外族口音。

    “突厥!拓跋愚,你这老家伙还没死啊!”张百仁瞳孔紧缩,自己宰了拓跋愚的飞天蜈蚣,这老东西肯和自己善罢甘休才怪呢。

    “是呀!老夫当然还没死,你这小子不夭折,老夫怎么会死去”拓跋愚骑着一只奇怪的异兽走了出来,所过之处群狼瞬间让开道路。

    麻烦了!

    这是此时张百仁的念头!

    这满山群狼,别说是他,就算易骨大成武者再此,也要被咬掉一块肉。

    “小子,说说吧!你想怎么死!被我的人杀死,还是打算被狼吃掉”拓跋愚远远的停住脚步,随着一声呼啸,道道音爆响起,五个草原汉子满身奇异服饰的站在了拓跋愚身边。

    “五位易骨强者,再加上群狼!草原好大的手笔,不知阁下身边这些易骨强者距离大成还有多少距离”张百仁抚摸着下巴,任凭群狼嘶吼,上不了树又有什么用?

    “虽然不是易骨大成强者,但也差不了多远”拓跋愚冷冷一笑。

    “不知这家伙死了,突厥会不会心疼,尔等不是在草原折腾寻找上古遗迹吗?怎么来到关内了”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

    “莫要废话,你小子剑道有些天赋,被你钻研出了一些门道。老夫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之辈,可以叫你将一身本事流传下去”拓跋愚不紧不慢道。

    “麻烦!”张百仁叹了一声。

    “你想要我的修炼法诀,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取来,不过上次的飞天蜈蚣味道真不错,炮制成药酒可治愈百病,本公子特意为你留了一壶”张百仁挑拨着拓跋愚的神经。

    “你小子自讨苦吃”拓跋愚摆摆手,身边一位武者拿出弓箭,瞄准了张百仁。

    “你们怎么会有这玩意,混账东西!”看着那突厥武士弯弓搭箭,张百仁一阵头皮发麻,下面是狼群,上面有箭矢盯着,草原蛮子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居然不给自己任何机会。

    “铛”

    箭矢带着爆鸣,空气颤抖,树干摇摆、震动。

    一人粗的树干居然被一箭射穿,要不是张百仁感觉手掌发麻,极力收回手掌,只怕已经被钉在了树上。

    “算你狠!”张百仁手脚麻利的往上爬。

    此时五位突厥壮汉齐齐弯弓搭箭,拓跋愚面带嘲讽:“小子,你跑不掉!别做梦了!就问你交不交出剑诀!”

    “你这老东西倒是识相,居然识得本公子剑诀是好东西”张百仁测算了一下双方的距离,早就出了自家剑丝的范畴。

    “有本事你自己来我身前取”张百仁手中困仙绳飞出,缠绕住远处的大树,然后猛地一拉,在空中飘荡,惹得群狼咆哮,不断蹿起向着张百仁咬来。

    “追!这绳索是个宝物!”拓跋愚露出心动之色。

    瞧着突厥六人在狼群中追赶,与自己不断拉近,张百仁一边逃窜,眼中带着阵阵冷光:“拿弓箭吓唬人,叫你尝尝神机弩的厉害。”

    “嗖”

    张百仁再次跳跃了一棵树干之后,不知自何处拿出装填好的神机弩,面带冷光的瞧着身后追赶而至的六人。

    “不好!”

    “快跑!”

    “他娘的,神机弩!”

    突厥六人组吓了一跳,转身便逃。

    说来也奇怪,拓跋愚坐下异兽比之武者的速度还要快了三分,远远将三位武者抛在后面。

    “嗖”

    “嗖”

    “嗖”

    机弩迸射之音响起,犹若是夺命之音。

    “啊!”

    声声惨叫刺激着众人的心魄,血液喷溅,箭矢贯穿了两位武士的前胸,浓郁的血腥味惹得群狼一阵躁动。

    易骨强者的性命就是小强,已经被神机弩穿胸而过,却依旧没有半点反应,除了配合性的惨叫一声,速速不减,一个呼吸已经出了弩箭的射程。

    “神机弩!”拓跋愚眼中满是怒火。

    “咔嚓!”

    “咔嚓!”

    二人折断了箭矢,将箭杆拔出来,一捧热血喷溅,惹得附近狼群虎视眈眈。

    “哼”拓跋愚冷冷一哼,手中短笛一阵阵吹动,只见群狼疯了一般,居然对着张百仁所在的树干就是一阵堆积。

    小山一般群狼堆积,向着张百仁扑了过来。

    “这样也可以?”张百仁一愣,动物的智慧果真无穷尽。

    “好手段”

    张百仁迅速用困仙绳牵扯着自己跳开,群狼紧追不舍,逼得张百仁不断跳跃。

    “这般下去可不是办法”张百仁心中一叹,看着身下不断堆积的群狼,几个呼吸就逼迫的自己不得不再次跳开。再次跳跃之时自树干上折断一些带有枯叶的干枯树枝,拿出怀中火折子。

    古时候人智慧是无穷的,尤其是火折子的发明,乃刚刚灭亡不久的南北朝时期,一位宫女发明了火折子,专门用来留作火种做饭的。

    经过道家手段处置一番,火折子可比普通人用的耐用的多,尤其是对于使用火类术法的道人,更是有大用。

    经过加入道家特殊炼制的物品,正常一个火折子能保持半年的时间。

    张百仁拿出火折子随风一摇,只见火焰燃起,然后背对着突厥人点燃了手中的枯枝。

    瞧着下方狼嚎不断,堆积成小山一般的狼群,张百仁手中一把枯枝瞬间扔了下去。

    “不要!”

    后方的拓跋愚惊得魂飞魄散。

    毛发之类的最容易引燃,火焰落下瞬间在北风中呼啸而起,除了几个激灵的野狼见机不妙立即跑开,剩下的野狼一声声哀嚎中化为了火球在丛林中打滚,丛林化作了火海,火焰乱窜,无数的野狼在沙土中翻滚。

    疼痛刺激了神经,群狼此时似乎虫被控制的状态中醒来,黑了呼啦丑八怪一般向着突厥一行人反噬而去。

    “快跑!”顾不得张百仁,见到群狼向着自己一行人扑来,拓跋愚二话不说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