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丢失的边防地图
    涿郡侯府

    “砰!”

    “砰!”

    “砰!”

    一阵阵摔砸东西的声音响起,只听得涿郡侯怒斥道:“废物!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要尔等何用!”

    张百仁与鱼俱罗才走入侯府,就已经听到大厅中传来阵阵乒乓声音,涿郡侯暴怒之声传来。

    “这老东西好大的火气,看来事情不简单啊”鱼俱罗走在前面,眼睛微微眯起。

    “哟,侯爷这是在玩哪一出?”鱼俱罗与张百仁走入大厅,大堂中满是瓷器碎片,一群侍卫低着头不语。

    “将军与小先生来了”涿郡侯点点头,对着侍卫喝骂道:“还不快去找线索,愣在这里做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鱼俱罗坐在大厅中,拿起案几上的糕点毫不客气。

    “边防图纸弄丢了!”涿郡侯面色难看。

    鱼俱罗吃东西的动作顿住,脸上的轻松瞬间退去,凝固在脸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鱼俱罗犹自不敢置信。

    “边防图纸丢失了”涿郡侯猛地一拍桌子,随即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呼!”鱼俱罗深吸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糕点:“见神不坏出手了?”

    “这群废物!若是见神不坏出手,这群家伙早就死了!而且见神不坏强者气场那么大,怎么可能会被蒙蔽过去?不知是谁,居然使了下三烂的手段点了迷香,所有人都昏了过去”涿郡侯咬牙切齿:“若是真刀真枪做过一场,我侯府即便守卫力量挡不住见神不坏,但也可以将其逼退,谁曾想到居然是府中一个不通武道的奴仆盗走了边防图!”

    正是因为奴仆身份地位低下,众人才不会有任何怀疑、防备。

    “迷香!你这群手下也真够废柴的了!”鱼俱罗面色阴沉。

    怪不得之前涿郡侯发那么大火气,若是换了鱼俱罗,杀人的心都有了。

    边防图是什么?

    整个涿郡地界的所有河段、强弱都在其中,甚至于涿郡军队驻扎、布置也都在其中。一旦被外族拿到手,大隋涿郡边防犹若是灯下看花。

    “还不快找!将消息压制住,暗地里找!封锁涿郡所有边关路卡”鱼俱罗面色阴沉下来:“千万不能叫河图出了涿郡。”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侯爷可曾问过土地?本地神祗为何不出手阻止?区区一个凡人,土地想要阻止应该很简单吧。”

    “此事不能问鬼神,一旦问了鬼神,便会被天宫知晓。天宫知晓,陛下也就知晓了!”涿郡侯连连摇头。

    张百仁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叫陛下知晓,总好过让边防图纸落入外族手中。”

    “小先生说得是这个道理!要本将军说,此事理应问鬼神!质问鬼神为何不提醒”鱼俱罗话语中满是霸道:“干脆直接将责任推到天宫的身上,这黑锅叫天宫替咱们背了。”

    涿郡挠了挠耳朵:“倒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不过咱们先去现场看看,将军瞧瞧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鱼俱罗能说不吗?

    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已经结成了利益联盟,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抛弃自己的战友。

    一行人一路上走走停停,穿过一道道楼阁假山,进入了一条条密道,然后左右弯折,来到了一座楼阁之中。

    入眼看去,楼阁中墙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书架,一卷卷案宗摆放其上,差不多有三层小楼那么高,一颗颗夜明珠伴随着大红蜡烛燃烧的亮如白昼。

    “就是这里”涿郡侯苦恼的抓了抓脸。

    张百仁放眼打量,过了许久后才摇摇头:“此地风水设计很好,保密也很到位,但为何偏偏一个普通仆役居然能走进来?迷香再厉害,但是那一层层机关怎么破开?”

    “倒是这个理!”鱼俱罗摇摇头:“靠着迷香迷倒侍卫可以解释得通,但这一层层机关,对方如何解开的?”

    “莫非墨家高手搀和其中了?”涿郡侯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不像是吧!墨家兼爱非攻,没有理由做这种事情!”涿郡侯摇摇头。

    “叫土地、夜游神出来一问便知,省的咱们在这里瞎猜”张百仁打量着楼阁里面的书籍,露出些许好奇之色。

    这里面的案卷、书籍都绝对是整个涿郡的秘密宗卷。

    不过涿郡侯不开口,张百仁也不好擅动。

    “好,那本官就召集神祗前来,一问究竟!”涿郡侯咬着牙齿,攥紧拳头。

    “不用问了,此地有风水大阵笼罩,神祗也进不来的”鱼俱罗进入密室后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忽然说话叫人心中一惊。

    “那……”涿郡侯面露为难之色。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没有人知道运河边防图纸丢失,除了那个盗走图纸的人外!”鱼俱罗在楼阁中走了一圈,上下楼梯到处打量:“当然了,还有那些镇守此地的侍卫!”

    “现在怎么办?”涿郡侯面色颓然。

    “郡侯不如派人暗中盯梢,一旦发现有人传出阵图失窃之事,便立即顺藤摸瓜,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传出流言的源头,自然可以找到盗走边防地图之人”张百仁揉着下巴。

    “这倒是个好办,所有听到流言的人全部抓起来,然后严刑拷打!”涿郡侯眼睛放光。

    “边防图纸既然已经丢失,那就急不得一时!本将军的意思是,咱们眼下最为紧要的是赶紧调动边防,打乱之前的布置,免得给某些人可乘之机”鱼俱罗缓缓道。

    “对对对,大将军一言惊醒梦中人,理应这么做!”涿郡侯连连点头。

    “这里有个脚印”鱼俱罗忽然开口,看着眼前的楼阁横梁。

    “哪里?”涿郡侯顺着楼梯蹬上去,张百仁紧随其后,瞧着纤尘不染的横梁,露出疑惑之色。

    “你们不到本将军的境界自然看不到,拿纸笔来!”鱼俱罗道。

    涿郡侯闻言快速跳下楼阁,拿起笔墨纸砚跑了上来。

    鱼俱罗拿着笔墨在横梁上一阵涂抹,控制之力妙到了巅峰,不多时一只栩栩如生的脚印出现在横梁上。

    “看此脚印,盗贼应该身高五尺左右,脚印偏前,证明此人体态轻盈,左侧的线条模糊,证明……”张百仁啰里吧嗦一大通,叫鱼俱罗与涿郡侯频频侧目,顿时刮目相看。

    “我说小先生,神了啊!你可莫要蒙骗我,区区一个脚印就能看出这么多?”涿郡侯的脸上满是不信。

    按照张百仁的说法,此人身高、体重、肢体习惯等等都已经出来了,在找起人来肯定简单得多。

    “你不懂,这东西隔行如隔山”张百仁摇了摇头,随即一愣:“之前侯爷不是说你家奴仆盗窃的宝物吗?你家奴仆如何上得来横梁?”

    “不是我家奴仆盗取了宝物,而是那奴仆点了迷香”涿郡侯摇摇头,家门不幸啊,谁家没有几个别人安插的探子呢?

    “这样一来倒也解释的通了”张百仁瞧着涿郡侯:“侯爷找到那个仆役,自然可以找到同党。”

    涿郡侯翻翻白眼:“本官又不是白痴,那仆人已经死掉了,被同党杀人灭口了。”

    张百仁闻言无语:“可曾找仵作验尸?”

    涿郡侯摇摇头:“家丑不可外扬,已经将那仆役火化了。”

    张百仁无语的低下头,很想一剑将涿郡侯劈死!

    每个人的地位不同,考虑的事情也就不一样。

    “算了,先更改边防,免得给塞外之人可乘之机”鱼俱罗无奈一叹,转身走出了楼阁。

    ps:唔,下个月尽量多加更,这几天忙不过来,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