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五更杀戮
    普通人的世界,仅仅也就只是普通人的世界而已!仅此而已!

    张百仁手中拿着困仙绳,站在楼阁上俯视大厅中的众人,满面傲然:“楼兰地图本公子要了,你等若乖乖交出古国地图,跪地投降也就罢了,不然今日便是尔等死期。”

    “混账,欺人太甚!你小子找死!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个爷就掂量一下你有几分本事”老三猛地蹿起身,脚踏栏杆长刀出鞘,欲要将张百仁枭首。

    事到如今,傻子都知道事情无法善了,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撕破面皮好了。

    瞧着劈砍来的弯刀,张百仁眼睛眨也不眨,只听得空气中一阵爆鸣,仿佛小鞭炮一般,困仙绳化为了鞭子,直接落在男子胸口。

    “砰!”仿佛出膛炮弹一般,瞬间将男子击飞,胸口塌陷下去,五脏碎块喷出,眼见着是活不成了。

    一位易骨强者,在张百仁手中撑不过一个照面就死了,不论是军机秘府的人也好,那群黑衣人也罢,俱都愣了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那只是一位七八岁的孩子啊!凭什么有这种力量!

    打量场中众人的表情,蔡炯恍然:“不愧是军机秘府的督尉,以前还以为这小子走了后门,如今看来是我心眼太小了,即便是我亲自出手,也未必有这小子做得好!”

    “小子,你找死!”黑袍人炸了锅,瞬间拿出弯刀向着张百仁劈砍而来。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站着,看向了军机秘府众人:“都杀了吧!”

    “出手!”蔡炯一声令下,客栈外几百军机秘府侍卫瞬间冲了进来!

    “所有人敢擅自出手,就地格杀!”张百仁看向远处蠢蠢欲动的群豪,眼中带着一抹冷光。

    一边说着,张百仁手中长鞭挥舞,所过之处必然一声炸响,一位黑衣人霎时间殒命!

    “杀!”此时一旁围观的人群中突然跳出一群面带黑纱的汉子,向着军机秘府侍卫偷袭而去。

    张百仁冷冷一笑,收了困仙绳,腰间长剑出鞘。

    困仙绳可怕,是因为绝对实力的压制。但如果张百仁选,他一定会说自己的剑比困仙绳更可怕。

    剑出时间似乎陷入了凝固,流动缓慢起来,陷仙剑意纵横,长剑轻轻划过了众位黑衣人的脖子。

    面对着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张百仁基本上是碾压的优势,对方连还手都做不到,肉身与灵魂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剑意斩断,眼睁睁的看着长剑刺入了自己的咽喉。

    一路走下,张百仁出剑、收剑,仿佛是一个优雅的贵族,动作毫不慌乱。

    黑衣人大部分都是易筋强者,也仅仅只是处于初级阶段的易骨强者,易变得骨头可以以个位数来数,距离突破音爆差的太远。

    突破音爆,第一个要素就是你的身子能够承受得住音速爆破带来的伤害。第二个要素就是你要有突破音速的力量。第三个要素就是技巧!

    不错,并不是说你易骨大成就能突破音速,突破音速是一种武技运用。

    这也是门阀世家的底蕴所在。

    正规军一般来说都可以绝对碾压野路子的家伙。

    大堂中陆陆续续有上百位面带黑纱之人跳了出来,加入场中,一场混战就此开始。

    这些汉子有黑衣人提前安排接应之人,大战突起打军机秘府一个措手不及。还有一些是不明就里,被那些‘托’给带动了情绪之后,也跟着作死,自己主动跳了出来。

    都是一群利欲熏心,被宝物迷昏了脑袋的人。

    也不去想想,即便你有机会夺取了地图,你如何应付日后各大势力的追杀?

    张百仁下手毫不留情,此时的蔡炯与大头领打成一团,双方难分上轩轾,打得难分难解。

    不过两位首领力量差不多,下面的小喽啰却不行了。面对着配合无间的军机秘府侍卫,小喽啰逐渐不支,慢慢败下阵来,开始不断后退。被军机秘府的侍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张百仁甩了甩长剑上的鲜血,见到军机秘府占据上风,开始袖手旁观站在一边观战。只见蔡炯与那大头领打的难分难解,双方你来我往之间刀光剑影流转。

    到了这个境界,所谓的剑术比得就是反应速度,谁的反应速度快,谁就可以占据上风。

    毫无疑问,二人都是易骨强者,而且近乎于易骨大成的武者,差距并不是很大!

    蔡炯虽然能压制着大头领一头,但短时间内却无法将其拿下。

    此时军机秘府的侍卫也开始出现损伤,张百仁冷冷一笑,自背后掏出一把神机弩。

    “崩!”

    “崩!”

    “崩!”

    弓如霹雳弦惊,客栈中仿佛响起了阵阵惊雷。

    好头领,不愧是扛把子存在,张百仁三只弩箭迸射,居然在关键时刻被大头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挡下。

    箭矢是挡住了,但周防御却露出破绽,被蔡炯瞬间抓住机会,一刀砍再了大头领的腿上。

    血光喷溅,一条大腿分离,大头领跌倒在地。

    没有人去关注大头领,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张百仁,盯住了张百仁手中的弓弩。

    神机弩,必须要墨家大师亲自出手,一年也就几把的数量!

    这可是稀缺货色,杀伤力与威慑力号称可以逼退见神不坏强者。

    张百仁收起弓弩,缓步迈出来到楼下。

    大堂中血液弥漫,怪不得掌柜不肯叫众人在大堂中大打出手,此时地面青砖印染成血红色,踩着血水,张百仁来到黑袍头领前。

    “大人居然还有这种稀罕物!”蔡炯讶然。

    “先解决了战斗再说”张百仁看着蔡炯。

    “是!”蔡炯出手,场中瞬间卷起阵阵腥风血雨,杀的黑袍人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张百仁抚摸剑柄,看向黑袍头领用弯刀支撑起身子,气喘吁吁的背靠桌子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怒火:“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

    “英雄?”张百仁嚼嚼着这个词语:“什么是英雄?你等盗匪为害一方,也配称之为英雄?也配我与尔等讲道义?”

    “你……你所作所为乃是小人途径,老子不服!老子即便是输了,也绝对不服!”大头领怒斥道。

    “小人?我今年七岁,本来也不是大人!至于说你服不服,关我何事?我只要地图而已,你服或者不服,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乖乖的交出地图,饶你一命也未尝可知!”张百仁嗤笑一声,气得黑袍人一口逆血喷出,说不出话。

    “都给我住手,尔等缴械不杀!”蔡炯高声道。

    听着蔡炯的话,场中黑袍人一阵犹豫,眼见大势已去,纷纷扔掉兵器,束手就擒任凭侍卫用特制牛筋将自己给捆绑起来。

    场中局势得到控制,那些身穿普通武士衣袍之人清醒过来,看着虎视眈眈的官差,顿时一阵哭嚎:“大人,小的知错了!小人一时之间蒙了猪油,还请大人赎罪啊!”

    几十位武林豪客跪倒在地,不断高呼。

    “捆起来”蔡炯不耐烦道。

    “如何了?”蔡炯来到张百仁身前。

    “地图应该就在此人身上”张百仁看着统领宽大的黑袍。

    “放了我兄弟,不然老夫就撕了这古国地图”大头领从背后掏出一张怪异的皮子,皮子黑黝黝,很薄,折叠在一起被其拿在手中,此时作势愈发。

    “这便是楼兰古国地图?”张百仁没有反应,好奇的看着那皮子。

    “不错,就是地图!赶紧放我兄弟离去!”大头领身下一滩血渍在不断扩大,瞧得人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