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三十七章 突厥援兵
    空气阵阵爆鸣,张百仁与四人交锋,院子里卷起阵阵罡风。

    “小子,咱们兄弟没得罪你吧!”大头领面色阴沉,长刀弯弯,兄弟四人居然组成了一个玄妙阵法,或者说兄弟四人配合的亲密无间,将张百仁给团团围住。

    兄弟四人虽然配合得好,但张百仁困仙绳本身就相当于半步见神不坏武者,再加上张百仁的战斗意识,岂是区区四个易骨强者可以抵抗的?

    不得不说这兄弟五人确实厉害,法明和尚金身未破之前,不晓得修炼境界如何,但眼前这兄弟五人有三位步入了易骨境界,剩下的两位即便没有步入易骨境界,也相差不远了,绝对是在易筋境界中最顶尖的那批人。

    “你们兄弟几个虽然没有得罪我,但却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边防地图不是你们能染指的,交出边防地图,或许可以饶尔等一命!”张百仁话语森然,鞭子仿佛灵蛇般,瞬间打在了老四的手腕上。

    只听得咔嚓一声,老四手腕软绵绵的垂落下来,骨头被一鞭子抽断,唯有筋、皮连着,才没有叫手腕断掉。

    张百仁面带冷笑,困仙绳一卷,缠住了地上的弯刀,电光火石之间送入了老四的喉咙之中。

    血花喷溅,张百仁瞬间抽身后退,脚踏罡斗,困仙绳挡开了周身的一道道风刃,仿佛是强硬的弹弓一般,瞬间将砍到困仙绳上的青锋弹了回去。

    “点子扎手,我先带着地图撤退!”老大一声惊呼,再张百仁诧异的目光中,整个人钻入了地里。

    大地完好,只是略微的松散,看不出半点异样。

    老大趁机离去,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下来。

    此时其中一人连忙开口:“阁下莫要动手,莫要下杀手!”

    “理由!”张百仁仰着脖子,面无表情的瞧着眼前三人。

    “地图不在老大身上,在屋子里!”其中一人道。

    “拿出来!”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断掉手的老四匆忙跑进屋子,不多时拿出一卷枯黄兽皮跑出来:“就在这里!”

    “唰!”

    困仙绳一卷,将地图拿了过来,在空中一抖瞬间散开,果真是涿郡边防地图无疑。

    张百仁将地图拿在手中,缓缓卷起绑在背后,转身就要离去。

    见到张百仁转身,三人松了一口气。

    “崩!”

    “崩!”

    “崩!”

    电光闪烁,张百仁手中神机弩震动,三个草原汉子捂着喉咙,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在不断喷血,箭矢穿喉而过。

    “你……”三人指着张百仁,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

    瞧着三人的样子,张百仁冷冷一笑:“一群蠢货,童言无信晓不晓得!”

    说完后张百仁缓步迈出,走出了后院,自己目标如今已经达成,算是完成了任务。

    “大人!”蔡炯见到张百仁走来,脸上带着笑容:“大人,恕下官无能为力,太子命令违背不得!”

    “晓得!边防地图已经找到了,你们速速离去吧!”张百仁点点头。

    “多谢大人体谅”蔡炯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瞧着一群人披星戴月的离去卷起的烟尘,张百仁轻轻一叹,本来打算提醒一声蔡炯,太子熬不过今年,但想想还是算了,若改变了历史,那该如何是好?

    回过头看着大厅中目光闪烁,各色各样的眼神,张百仁转身走入后院,开了屋门铺开楼兰古国地图细细打量。

    地图是黑色的,或者说是棕黑色,上面写着晦涩难懂的文字。

    至少关内人看起来奇奇怪怪的文字,张百仁以前懂一点点,勉强认得一些。

    蜡烛燃尽,张百仁收起案几上地图,转过身瞧着自家的床榻,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老板娘,嗤笑了一声。

    此时老板娘衣衫不整,似乎被某个无良人糟蹋了一般。

    老板娘肌肤白腻,容颜靓丽,身材凹凸有型,自己若是成年,到可以考虑糟蹋一番。

    “看什么看,在看挖下你的狗眼!”老板娘眼睛喷火。

    张百仁卷起地图,缓步来到老板娘身边,瞧着红唇上的点点软腻之光,张百仁缓缓弯下腰,热气喷到了老板娘的脸上。

    “小流氓,你小子想要干什么!”老板娘眼底隐藏着一抹慌乱。

    “老板娘,咱们并无冲突,一切只因楼兰古国地图罢了!寻找楼兰古国之事,非我一个人能做到,咱们可以合作双赢,又何必刀兵相向”张百仁抬起头,老板娘的脸当真细腻,看不到丝毫毛孔。

    老板娘闭上眼睛不说话,张百仁讨了个没趣,缓缓卷起地图,把玩着真水钵。

    自从上次自己山洞玉簪发出那一击之后,真水钵似乎受到了‘干扰’,里面的空间波荡、荡漾,叫张百仁看到了一丝丝玄妙的变换。

    这一丝丝玄妙的变换、规律、轨迹,亦可以称之为道!

    可以称之为大道,可以称之为天道!

    空间便是平面的波动,然后固定罢了!

    张百仁有预感,在继续钻研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突破,找到突破点,窥视到那一丝丝空间之力的秘密。

    空间之力确实是玄妙,非常人可以触及,甚至于世人口中的‘阳神’真人也难以触及,要不是张百仁的阳神经过时空之力极致的淬炼,沾染了时空属性,不知不觉中居然带有一丝丝时间与空间的痕迹,绝对无法察觉到那股玄妙波动的。

    张百仁的阳神在穿越时空中被‘点燃’被时空之力点燃、压缩、淬炼。

    有,本来就是有。无,本来就是无。

    张百仁的阳神就是有,经过时空蒸发淬炼,留下了最本源,精粹到无法想象的一丝丝神性!

    或者说此时张百仁的这一缕阳神精粹不能称之为阳神,应该称之为神性才对。

    正是这一缕神性,才叫张百仁以如今的境界便可以触及到空间之力。

    魂魄是魂魄,不过是张百仁来到大唐时空自动衍生而出的魂魄,而那一缕神性隐藏在魂魄深处,似乎存在于另外一方时空。

    一缕神性微不可查,几乎不可得见。

    张百仁抚摸真水钵,参悟着空间之力,自古以来便流传壶中洞天、袖里乾坤的传说,这些传说并非毫无依据,只不过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壶中洞天成为了传说,至于为何失去了传承,无人得知。

    “舍不得这一钵溺水,没得选择只能自己研究空间之术了”张百仁嘀咕一声。

    老板娘躺在床上,眼角斜视着张百仁,见到这混账小流氓终于不再来戏弄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只希望尽快熬到天亮,叫这混账小子知道老娘的厉害!

    对于张百仁的困仙绳,老板娘忌惮万分,自己自从修行以来,还从未见过有东西能叫自己束手无策的!看来世间果真奇人异士无数,日后不可小觑天下群雄。

    迷迷糊糊中,女掌柜逐渐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几更天,眼见着天边似乎逐渐泛白,一阵急促脚步声自门外走来。

    “砰!”

    “砰!”

    “砰!”

    “小施主快快开门,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法明和尚在外面急促的喊了一声。

    “发生了什么?”张百仁半睡半醒间一个激灵,瞬间背上剑囊,收好地图打开屋门。

    “突厥人来了!”法明和尚脸上满是焦急。

    “突厥人来了?多少?”张百仁道。

    “百人!”法明道。

    “区区百人,不足为惧!打不过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张百仁不以为然。

    “可是贫僧还听到了阵阵狼哭鬼嚎!”法明苦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