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四十六章 城南张家
    草长莺飞二月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其实感觉在乐虎国际国际中,把“江枫渔火对愁眠”改成‘江船渔火对独眠’更有格调。

    再次来到了涿郡大地,北地已然开始衍生出了丝丝生机,张百仁能感觉到大地中死阴之气开始退去,寒坼大地开始复苏,暖阳之气逐渐升腾。

    “涿郡到了!”铁军走入张百仁房间:“小子,你赶紧下船吧,我等还要出关,前往突厥、契丹、韦室贸易。”

    即便是契丹与大隋关系紧张,但大隋的商队在契丹之中依旧颇受欢迎,并不受战乱影响。

    走私的铁器、丝绸、盐巴,都是塞外贵族的喜爱之物,走一遭便是几十倍的利润。

    感受着熟悉的气机,张百仁看了看铁军:“贺兰家族,我记住了!”

    说完后张百仁在身上翻了翻,一块腰牌递给了铁军:“别的地界不敢说,在涿郡这个地方,就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情,只要你没有宰了涿郡侯的儿子,即便是谋反叛徒,我也能替你摆平。”

    一边说着张百仁转身向着船舱外走去:“若是遇见事情,便拿腰牌去城南最大的庄园找我!”

    “口气这么大?”铁军看着手中的腰牌一愣,腰牌很简单,整个腰牌为黑铁色,看起来颇为雅致。

    腰牌做工精细,正面简单的雕刻了一个张字,后面两行小字剑意冲天,仅仅是看到便觉得心神颤抖,一把利剑悬浮于自己头顶,随时都会斩落下来。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早回头”

    铁军摸着哪一行小字,却犹若火烧一般立即缩回手指,仿佛被针猛然扎了一下。

    “没听说涿郡有这股势力?好大的口气,居然除了杀涿郡侯儿子的事情外都能摆平!”铁军看着腰牌,眼中满是凝重。

    这般剑意化入木雕之中,木雕本身已经化为了一把法器。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铁军对着伙计道:“去打探一下,涿郡城南最大的张氏庄园。”

    “是!”伙计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不多时,便见伙计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铁军急切道:“可有消息?”

    “岂止有消息,简直是太有名了,涿郡中人就没有不知道张氏庄园的”伙计气喘吁吁道:“张氏庄园背景惊天动地,涿郡侯与大将军鱼俱罗也要卖其面子,没有人知道张氏庄园的主人是谁,但却知道张氏庄园绝对不简单,忌讳莫测!”

    “有这么邪乎?”铁军一愣。

    “小人打探消息的都是最底层人物,上层人物估计知道那庄园的主人”伙计苦笑:“不过听人说,张氏庄园换主人的那一天,整个涿郡所有权贵都来了!大小官员却连庄园主人面子都没见到!据说当日乃是鱼俱罗大将军的亲传弟子宋老生亲自做迎客,接待了涿郡的群雄!涿郡方圆百里大小绿林投上拜帖,全都被庄园主人扫落,这庄园主人太神秘了。”

    铁军拿着手中的腰牌,忽然觉得这腰牌沉甸甸,似乎有千斤重,将自己的手臂都要压断。

    挥挥手打发了伙计,铁军猛地端起腰牌放到自己眼前,眼中闪过一抹炙热:“这块腰牌值钱了!千金不换啊!涿郡乃是出关要道之一,以往经常被出关的守卫刁难,这回倒要试试腰牌的力量,看看腰牌的主人有没有那么邪乎。”

    商队在涿郡略作修整,补充了补给之后,贺兰家族的商队继续启程,弃了水路开始走陆路马车,一行人几十辆马车,浩浩荡荡来到了涿郡城门前。

    “哟,这不是贺兰家的车队吗?这肥羊又来了!”城门上的小将瞧着远处浩浩荡荡的车队,顿时露出了喜色:“这回又能大赚一笔了。”

    张百仁若在此地,必然会认出此人就是当年自己入关之时,抢了白云道士灵药赠送的守将。

    “兄弟们,准备干活!”小将一声欢呼,城楼上一片喜庆。

    众位士兵狼嚎一般,欢天喜地的跑下城楼开始等候。

    “娘的,这是将咱们当成肥羊了!而且还是每年都能宰几次的肥羊!”贺兰家的管家看到这一幕脸顿时黑了下来。

    铁军面色也是不好看,但却没得选择,天高皇帝远,贺兰家族虽然在关内实力不错,但触手也难以伸到涿郡,破财免灾是少不了。

    “王将军!”管家强颜欢笑的走上前,笑得比哭都难看,行了一记大礼。

    “呦呵,李茂……你这次又随着商队出关啊!”王将军目光热切的看着李茂,也就是贺兰家的管家:“出关的规矩你应该知道,朝廷为了防止铁、盐流出塞外……。”

    “懂!老夫懂得!”老管家苦笑着对身后伙计道:“去将孝敬端来。”

    不多时有伙计端来了一个红色托盘,上面盖着红绸布。

    “这些银钱是孝敬将军的,还请将军开了情面”李茂苦笑。

    “老管家太客气了”王将军毫不客气的收了宝物,然后拍着老管家肩膀:“虽然收了银钱,但规矩却不能废,该有的检查绝对要有,你应该知道规矩。”

    “知道!知道!还请将军查验!”李茂苦笑。

    瞧着众位士兵冲向了车队,在车里扣扣索索,明目张胆的将贺兰家一些货物‘藏’在怀中,众人苦笑,却不敢说。

    对于这一幕,铁军习以为常。兵痞、兵痞,要喂饱了才行。破财免灾罢了!不过那货物被翻弄得乱七八糟,有上好瓷器破裂,这群兵痞动起手来毫不小心,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看到这一幕,铁军一步上前,摸着手中的腰牌,对着王将军一礼:“将军,小人这里有一件物品要给将军鉴赏一番。”

    “嗯?”将军顿时眼睛亮了:“还有什么好玩意?快拿来给本将军瞧瞧。”

    李茂愕然的看着铁军,不知道这小子玩的哪一出。

    铁军面带恭敬的递过腰牌,将军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手如针扎一般,腰牌差点坠落。

    要不是知道铁军没有做手脚,王将军都以为对方故意算计自己,叫自己出丑。

    “张?”

    那家的腰牌?

    王将军面带不解,将腰牌翻过来,看着那股锋锐的剑意,脑海中霎时间闪过张百仁两军阵前斗将的身影,那般锋锐无匹的剑意,绝对没有人可以冒充。

    “城南张家?”王将军面带疑惑的看着铁军。

    铁军闻言心中一松,对方知道城南张家就好,就怕对方不知道!

    “大人好眼力”铁军恭维一声。

    “哪来的?”瞧着哪一行似乎刺入灵魂深处的小字,一把利剑在切割着自己的灵魂,王将军将令牌翻了过去,移开目光。

    “一位小公子送的!”

    “小公子?”王将军似笑非笑的看着铁军:“贺兰家倒是可以,居然和城南张家车上关系。”

    说完后将军对着身边的偏将道:“二六,将宝物退回去。”

    亲卫二话不说,红色托盘端出来,递向了老管家。

    “大人,当不得!这是孝敬给大人的!哪里有收回的道理!”李茂吓了一跳,兵痞不收你礼物,只有两种原因。

    第一种便是你给得少了。第二种便是想要将你这条商队吞下。

    不管是那一条,贺兰家都吃罪不起。

    “你们这些兔崽子,查看货物的时候手脚干净点,别乱动心思!莫要碰坏了货物”王将军对着远处喊了一声,才回过头看着李茂:“贺兰家有这种关系,怎么不早说?咱们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得一家人了。”

    “既然是一家人,这钱财本将军怎么会收下!”王将军摇摇头。

    铁军见到这一幕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张家的力量果真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