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五十章 朝廷局势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木桶,张百仁顿时惊呆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时间倒流回溯,张百仁本来想着在水桶中拿出地图研究一番,可谁知道居然出现了变故,只见兽皮遇见水桶里的清水后,仿佛变成一块大海绵,几个呼吸间所有的水都被吸得一干二净。

    手中的兽皮开始沉重起来,但却没有任何变化。

    “狗血!这也太狗血了吧!”张百仁猛然站起身穿好衣服,将地图平铺在地面上,瞧着不远处的池塘,猛然运转真水玉章,只见一道水柱自池塘中飞出,落在了地图上,被地图源源不断吸收,随着吸纳着池塘之水,再张百仁怪异的目光中,地图居然开始自动膨胀。一幅生动的三维立体地图出现在张百仁的眼前,以前各种线条消失,全都化为了立体图形,地图足足膨胀了十几倍,覆盖了整个屋子。

    张百仁终于见到地图的全貌了,眼睛看着地图,一条条复杂的线路俱都被张百仁烙入脑海。

    许久过后,张百仁手掌一伸,地图中的水汽被吸出来,再次回复原来大小,被张百仁卷起拿在手中:“太狗血了!本以为水火刺激乃是乐虎国际国际中的桥段,已经烂大街了,不曾想居然是真的。”

    “楼兰古国所在我大概已知百分之八九十,剩下的还需当地向导带路”张百仁收起兽皮,走入了院子。

    “小先生,涿郡侯与大将军有请!”张丽华道。

    “他们有什么事情?”张百仁抓了抓耳朵,起身走出去:“在家等我!”

    张百仁坐着马车,摇摇晃晃向着涿郡城中赶去,一路上张百仁能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道道窥视目光,却不加以理会,只是继续摇摇晃晃的赶路。

    大将军庄园

    张百仁下了马车走进去,此时鱼俱罗与涿郡侯愁眉苦脸的坐在大厅中。

    “二位大人这是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张百仁走入大厅,脸上满是好奇,能叫二人这幅样子的时候可不多见。

    “你小子不知道,这回麻烦大了,那群门阀与方仙道已经开始动手了!”鱼俱罗道。

    “什么意思?”张百仁面色豁然一变。

    “今日找你来,是给你提个醒,大隋已经开始风波涌动,随着运河的开工,好多人都坐不住了”鱼俱罗慢慢端起茶盏:“陛下前些日子自江都启程,临行前江都居然闹出了造反之事。”

    “造反?”张百仁一愣,如今大隋国力正是鼎盛之时,比之秦皇汉武都未必会逊色,那个二货敢在这个时候造反?

    “造反是假,暗中算计是真!”涿郡侯低垂着眼眉:“你小子不懂,哪里有人造反,当地地方官员必然倒霉,给人背了黑锅。涿郡郡丞被陛下免职下了诏狱,谁知道陛下才刚刚走,那新上任的官员就开始将屠刀对准了神祗。”

    “什么意思”张百仁摸着下巴,瞬间心中升起了阴谋论。

    “江都太守王弘,血统出自于琅琊王氏”涿郡侯道:“琅琊王氏这是在向朝廷表达自己不满呢。”

    张百仁越听越迷糊,这都那和那啊!

    鱼俱罗道:“简单来说,江都靠近琅琊王家,一直被琅琊王家把持,太守便是那王弘。”

    说一下,不知道隋朝时候江都是洲还是郡,资料没找到,我就随便写写了,大家不要较真。

    “王弘这厮也不知道如何行事,居然将脏水直接泼在了郡丞的身上,不给人反应已经将郡丞罪名定下,铁证如山,根本就不给郡丞开口的机会。于是陛下雷霆大怒,责罚郡丞入了牢狱,又另立新的郡丞”鱼俱罗道:“郡丞乃是朝廷制衡王家,安插在江都的钉子,陛下虽然憋屈,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办了郡丞。”

    “陛下走后,新任郡丞如何是地头蛇王家的对手,很快就被王家压得喘不过气,然后王家便动手清缴本地神祗!”涿郡侯在一边插了一句:“这些神祗也是,整日里胡作非为,惹出了民怨。王家打着朝廷旗号清剿神祗,惹得当地无数百姓欢呼,此事朝廷也无法发作,陛下在龙舟上摔了不知多少的盘子,但却拿不住把柄!这些神祗心黑的很,王家将神祗罪名公告天下,陛下想要发难都做不到。”

    听闻此言,张百仁眉头皱起,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王家这次是想要玩大的,彻底清洗了江都的神祗,改天换地!我若所料不错,如今江都早就是邪神遍地开花,各家道观纷纷传道,五斗米教的影响力无处不在”鱼俱罗深吸一口气。

    张百仁一只手掌敲打着桌子:“陛下素来英明神武,自诩为功盖秦皇汉武,必然不会咽下这口气!”

    杨广确实是一个骄傲的人,想要功盖秦皇汉武。

    秦始皇修建了一条长城,他便开凿了水渠。

    汉武帝驱赶了匈奴,他便要三征高丽。

    大隋当时国力确实是鼎盛至极,不弱于汉朝与大秦。

    正是因为大隋太过于强盛,才使得杨广穷兵黔武,若不是三征高丽,大隋未必会灭亡,不是未必,是没有人能叫其灭亡。

    可惜了,若无三征纵使有门阀威胁,大隋依旧稳如泰山,可惜一盘好棋被杨广这个臭棋篓子给下坏了。

    神道乃朝廷的权柄象征,是朝廷镇压人间修士的力量所在,弹压天下修士的底气。如今江都的王家居然敢对神祗动手,可见暗流到了什么程度。

    蚕食!

    这是世家门阀的一贯手段,慢慢蚕食!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茶盏:“好手段!活该那些神祗作恶多端,糟了报应!自诩为成神便可高人一等,将百姓当成是蝼蚁,这回被王家拿住把柄,遭了报应。”

    “此事按理说与我关系不大,不知二位大人找我前来,与我说这些作甚!”张百仁好奇道。

    “非我二人召唤你,而是娘娘召唤你”鱼俱罗对着偏殿道:“萧家兄弟,你们都出来吧!”

    话语落下,却见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双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小先生,咱们可又见面了!”骁龙笑眯眯的抱拳一礼。

    “是啊,又见面了”张百仁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

    “小先生居然又长高了一些”骁虎在一边打趣道。

    张百仁闻言面色一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们兄弟怎么在这里?”张百仁奇怪道。

    萧家兄弟落座,骁龙道:“之前我们兄弟来过一次,不过小先生不在,我等这是第二次来。”

    “娘娘请小先生去江都走一遭,毕竟江都的情况先生想必也有所了解”骁虎道。

    张百仁摇摇头:“我如今事情多得很,忙的前脚贴后脚,哪里有时间去江都,这不我最近正要去敦煌寻宝。”

    瞧着萧家兄弟二人面色闪烁,似乎有话要说,鱼俱罗道:“行了,你们三个回去说吧,今日请小先生过来,无非是想和小先生提醒一下,你既然踏入玉液还丹门槛,还是早早步入阳神境界的好,如今天下波流涌动,意外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

    张百仁点点头:“有劳将军挂碍,小子不过是觉得底蕴不足,还需积累一番。”

    张百仁心里叫苦,阳神对于他来说轻车路熟,但因为四道剑胎拦路,迟迟迈不过那道门槛。

    那里是他不想突破,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突破。

    玉液还丹阳神大道,他太想突破了,只可惜四道剑胎的修炼任重而道远。

    “天下能面对阳神大道而止步的,唯小先生一人而已”涿郡侯夸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