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五十三章 齐聚
    正阳之力,乃是太阳高悬九天,气势正盛之时,张百仁要做的便是在这个时候吸纳太阳之力,基本上整个白天都能无时不刻的吸纳太阳之力。

    随着一缕太阳之力入体,体内的三阳火符更加活跃,与太阳间感应紧密了不知道增加了多少。

    张百仁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在沐浴阳光之力,接纳着来自于太阳的能量。

    单单站在院子里,张百仁就仿佛成为了中心,似乎是院子里最亮的灯泡,整个人散发着无法言述的气质,阳光、生机、美好。

    张丽华站在一边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张百仁轻轻一笑:“面粉炸好了?”

    “已经好了”张丽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小先生似乎与之前不一样了。”

    “是吗?我倒是没有觉得!”张百仁转了转腰肢,张丽华道:“主母已经等候小先生吃早饭了。”

    张百仁笑笑:“不是早就和你们说了么,你们尽管先吃,不用等我。”

    说完后拿起衣衫,随着张丽华走入大厅,却见桌子上摆着鸡蛋、牛奶、米粥、咸菜、包子,张母坐在大厅中,漫不经心的看着外面景色,双目有些失神。

    “娘,孩儿让您久等了!”张百仁对着张母一礼。

    “废话那么多,快点坐下吃饭吧。男孩不练好本事,以后怎么养活一家人?”张母看着张百仁:“你要好好读书,虽然修行武道很重要,但功课却不能落下。”

    “自从习武之后,孩儿只觉得脑袋清明,比往日里好用了许多,娘不必挂怀!”张百仁道。

    “那就好!”张母转移话题,与张百仁拉扯一些家常,母子二人分开,张百仁看向张丽华:“炸面呢?”

    张丽华起身道:“随我来!”

    二人一路行走,来到了后厨之中。

    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所有仆役都被赶出去干活了。

    一大堆油炸面堆在地上,仿佛是一座小山,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碾碎的花生、大豆。

    “真不知道小先生要这么多油炸面做什么”张丽华翻翻白眼。

    油炸面的保质期极长,基本上一年没有问题。

    此去楼兰古国,若是被困在其中,张百仁可没地方哭去。

    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啊!

    多少盗墓贼都因为一时不慎被困死在墓地中,理论上来说,楼兰古国也是一个地下坟墓,埋葬着楼兰几十万人口。

    “你不是想知道后院那么多东西怎么消失不见的吗?”张百仁看着张丽华,眼中带着笑容:“瞪大眼睛。”

    说完话只见张百仁一伸手,袖子里狂风卷起,仿佛是蕴含了一个龙卷,地上的油炸面瞬间消失不见。

    “这……”张丽华扑过来摸着张百仁的袖子:“怎么可能,妾身一定是看花了眼,这么小的一个袖子,如何装得下那么多油炸面。”

    张百仁任凭张丽华摸索,过了一会才拽回手臂:“走咯!”

    二人说笑着回到前院,回到书房中,张百仁轻轻一叹;“丽华,我又要远行一趟,再回来估计要年关了。”

    “这么久?”张丽华一愣。

    张百仁点点头:“你与母亲在家小心一些,若有事直接去城里招呼一声,大将军自然会为你做主。还有,道功记得一定要静下心来,好生修炼。我此行塞外,素闻塞外多有玄奇秘术,正要瞧瞧能否为你寻来武道典籍。我曾听人说天竺瑜伽之术男女皆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正说着,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只听得侍卫道:“大人,门外来了一个和尚,自号:法明,说是与大人有交情,所以特来求见。”

    “法明?这和尚居然没死?还敢蹦出来溜达,我该说他胆大,还是说他傻!”张百仁摇摇头,法明在龙门客栈凭借残躯居然逃得一命,也实属难得,有些真本事。

    “请他去大厅”张百仁看了张丽华一眼:“我去看看法明。”

    “小先生,你怎么与和尚勾结上了,若被道门知道,估计会着恼”张丽华拉住张百仁袖子叮嘱了一声。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就你话多,莫非当我傻啊!我与那法明和尚泛泛之交,不过是为了夺宝罢了!事情一了日后自然没有来往。”

    说着话张百仁来到大堂,法明和尚面如金纸的站在大堂中看着大厅上的牌匾,剑意冲天震慑鬼神,仿佛要将人直接一剑劈了。

    “哟,你这和尚居然没死,倒是命大”张百仁走入大堂打趣道。

    法明和尚苦笑:“亏得和尚身上带着佛家大德高僧舍利,方才能关键时刻激发秘术逃得一命,不然早就埋葬在黄沙之下,成为枯骨了。”

    “倒是小先生,风采更胜往昔,仿佛修炼了我佛宗大日如来不动根本经一般,整个人充满了太阳的气机”法明和尚看着张百仁,露出了惊叹之色:“小先生道功又有进境啊。”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到是和尚你,怎么伤了元气?”张百仁看着法明面如金纸的面孔。

    “还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被破之后,贸然发动秘术留下来的后遗症”法明苦笑:“不知小先生可曾找到楼兰古国遗址。”

    “遗址找到了,正寻思什么时候上路。”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着法明:“咱们白跑了,还要前往西域在走一遭,那楼兰古国遗址就在敦煌。”

    法明闻言一愣,没有多说。

    别说古国在敦煌,就是在天竺,他也要去啊。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水母:“你来的不是时候,我这庄园已经被人盯上了,再加上你这么个累赘,到时候有的麻烦。”

    正说着,门外再次有人通秉:“大人,有人递上大人腰牌,说是纳兰家族的领队前来拜访。”

    “铁军!”张百仁如今只送出一块腰牌,除了铁军还能有谁。

    看了看法明和尚,也没有叫其回避,而是开口道:“正好有事找他,叫他进来吧。”

    不多时,有侍卫领着铁军走了进来。

    走在庄园的小路上,铁军心中心惊胆颤,这一路行来那一道道强悍的气机无时不刻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别做出什么过头的事情。

    “龙潭虎穴”这是铁军此时的想法,行走在庄园中,只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至极。

    “见过小先生”来到大堂,看着仿佛沐浴神光的张百仁,铁军霎时间松了一口气,暗中监视的目光纷纷退去,叫铁军忐忑的心放松了不少,总归看到熟人了不是?

    “原来是铁护卫,还请上座吧”张百仁微微一笑。

    铁军闻言坐下,看着对面的和尚,却是微微一愣,随即不动声色道:“小人这次前来,乃是为了答谢庄主令牌相助之恩,出关涿郡之时,少了不少麻烦。”

    张百仁闻言心中一动:“你出关了?”

    “和庄主分别后就出关了。”

    “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张百仁不着痕迹道。

    “先生不知,纳兰家有专门与塞外打交道的队伍,须知我等在塞外人生地不熟可不好走,而且纳兰家商队遍布天下,西域不过是其中一只罢了”铁军道。

    张百仁闻言放下茶盏:“你们回来的倒是时候,不知何时返回敦煌?”

    “等明日大小姐到了,便会返回敦煌”铁军道。

    张百仁闻言哈哈大笑:“铁护卫,你可要在稍带我一程,上次敦煌还有事情尚未办完,这次还要厚着脸搭乘顺风船啊。”

    “大人要去敦煌?好说!好说!小人一定会为大人准备妥当!”铁军闻言露出喜色。